有好多次去外面講課,雖然已經看了很多遍,備好了課,也不覺得緊張,不過很奇怪的,半夜都會突然醒轉,可能因為內心想要準備更多的典故或者是一些世尊的法語等等;有時候我會在半夜突然張開眼睛,想到一句話,就趕快起來把它記下。出來講課,希望給大家帶來更多的這種佛法的體會,無形中內心都會有一些潛在的這種思維在運作。

因此,我覺得一個道場的執事,或者是師長,大家不容易看到他們辛苦的那一面,特別是內心裡無形的負擔,大家是看不到的。

你當了一個道場的負責人,上上下下什麼事都要請問方丈、住持,是最不輕鬆的。除了要佛法、戒律的教導之外,還要兼顧很多世俗的、生活上的,環境、居士的,要照顧的面向是很多的。所以在這種環境修學,要非常的珍惜,非常的感恩的。

以前我當學生的時候,對院長、師長很多決策,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又不敢當面講,就在週記中寫,院長回復的比我寫的還多。那時不太清楚一個學生提意見,為什麼院長要花那麼多時間來解釋,當自己當了師長要帶領新人的時候,就體會到內心這種無形的期許或者是壓力,自然地就會比下面的人來得多的。很多東西是很難想像的,除非你去經歷,去經歷了你就會知道。總之,大家多多地體諒一下師長的這種辛苦。

有很多事情,世間上的這種因果、事相的事情,不可能每一個決定,每一句話都能夠讓所有人滿意的。除非有像佛陀那樣的能力「以一音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由此可知,我們若想講一個觀念,講一個方法,就能夠適應所有眾生,那是很困難的。

我們還不斷地在聖道上學習,只是說慢慢資歷比較深了,當了師長。改天到你們年輕一輩接上來的時候,就會明白「哦,原來以前師父他們那麼不容易!」

以前在福嚴,院長就曾教導我們一個很好的觀念。他說:「你們現在是當學生,但是要觀察師長們的做法跟決策,否則的話,以後萬一哪天長輩不在了,突然要調你去當這個管理層的話,你會措手不及的。」

他說:「你在福嚴當學生的時候,不要認為把自己學生的工作做好就行了,這樣是學不到多少東西的。你在當學生的時候,就要去觀察當執事、當師長、當院長他們是怎麼樣一個決策下來,下面的人是怎麼樣的一個動盪、起伏。你如果能夠觀察,以後你當師長,就比較能夠攝受人心。」這些話,我印象很深刻。

那時候我是一個比較多問題的學生,看到同學們有什麼反應,或者是說對師長有什麼樣子的看法,我就會私底下跟院長分享我的意見。然後,他就會根據具體情況,再給大家補充說明原由或理念。所以,跟師長有這種良性的互動,自己在這個過程裡面學習到很多。

為人師長如果懂得觀察當學生的感受,真的有教到他一些基礎的話,他畢業後還是會懷念這個老師,對不對?

我們很多的師長,很多優秀的師長,就像大家在這裡生活與學習,應該要多多觀察與學習他們的一些很好的優點。能夠有這樣的師長要求大家,其實是很好的,大家要珍惜。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11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