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佛法感覺親切跟好樂,這都源自於過去世我們跟三寶結過很深的緣。

我的家鄉在馬來西亞的東馬,八十年代的時候還沒有僧團,僧眾很稀有,當時那裡應該算是佛法的邊地。

我十四歲開始接觸佛教,年紀還很小,每次看到出家人,就會很歡喜。若說一年能夠見到一兩位法師,內心就開心的不得了。

我向來很珍惜能夠聞法的機會。法師一到,就什麼事都放下,有空就到寺廟裡面去找師父。

後來到吉隆坡讀書,平常要上課,為了聽法,禮拜天很早起床,約5點多就必須出門,因為要轉兩趟車才能到聞法的道場聽《成佛之道》。(注1)

我深深覺得,如果有這個好樂佛法的心,無論色身變得怎麼樣,對三寶的信念都是會越來越增強,而不會給任何考驗打倒。

佛法的信心非常的無形,要懂得製造善緣讓自己不斷成長,這對修道是很重要的。如果不懂得製造善緣,讓自己在有限的生命中持續增上的話,錯過了今生,未來我們就不一定相遇了;相遇也未必認識。

在佛法道上,有緣能夠一起共學佛法,都是法的伴侶。雖然經典上不斷提醒我們,個人的路要自己走,但是,在這個因緣環境下,還是可以結很多善緣的。

就像我2006年第一次到美國,就是我研究所畢業的那一年,那時候仁俊長老還很健康,他非常嚴格,大家都很怕他。可是,我們在同淨蘭若,他非常疼愛我們這些年輕法師,甚至希望我們留在美國發展。

因此,在佛法道上要用功。你用功的話,自然這些善緣就會貼過來,會靠近我們。

 

注1:這就是吉隆坡的鶴鳴寺,講授《成佛之道》的老師是傳聞法師。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