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幾個師兄蠻照顧我們晚輩的。當我們的內心出現一些修行上的問題,或者是出家久了,有時候會遇到一些瓶頸,師兄都會給我們很多這些禪修經驗的分享,或者是經典上的分享。所以,在僧團裡面有長輩帶領著晚輩,是很重要的。

我記得在《中阿含31經》裡有說,佛陀是把僧團交給舍利弗和目犍連兩位尊者來照顧的。舍利弗生諸梵行,猶如生母,目犍連長養諸梵行,猶如養母,因此在僧團裡面,一定會有類似生母與養母的師長。(注1)

一個比較嚴肅,一個比較柔和,兩個一起配合,幫助僧團安穩地成長。僧團裡面的這種關係是蠻重要的。如果我們大家都是不喜歡長輩們給我們一些經驗的分享的話,會障礙自己的成長。

順此一提,八關齋戒的「齋」字,除了有過午不食的意思,在律典及古譯裡面說,齋另外一個意思叫洗心——把心洗乾淨。所以,持午,主要是要讓我們節制飲食的欲望。佛法這些特定行為的規定,後面都有正面的意義的,要讓我們的生活更加的少欲知足。(注2)

在僧團裡面學習這些,不管是經律論、戒定慧,背後都是有這些用意。知道之後,你對這些佛法的教育會非常的歡喜。

來僧團學習,就是要把這個心洗乾淨。有些地方自己看不到,也洗不乾淨,比如我們的背脊髒了,你看得到嗎?剃頭髮時後面沒有剃乾淨,你看得到嗎?有些地方、有些時候我們是看不到的。如果有同參道友,有師長幫助我們,是不是要很感恩啊?

我們沒有佛陀時代聖弟子們的福德善根深厚,更需要有同參道友,還有師長的護持。所以,慢慢在這些道友的相伴下,自己才能夠走得更加的安穩、清淨。

當然,洗心的過程有時候是煎熬的。但是,洗了之後能夠恢復清淨,心安理得,法身慧命也能夠成長。

修行不是每一天都那麼快樂的,沒有那麼快樂的時候,我們身邊的道友、師長就顯得格外重要了。自己有一些過不去的情緒或者困頓的心境,一定要找師長,或者長輩們談,不要窩在心裡,師長們帶我們散散心,走走山,就消除了這些情緒。總之,我覺得大家能夠和合地在僧團裡面,這個是需要珍惜與感恩的。

 

注1:

(1)《中阿含》《31分別聖諦經》卷7〈舍梨子相應品 3〉(CBETA, T01, no. 26, p. 467, b15-23):「舍梨子比丘廣教、廣示此四聖諦,分別、發露、開仰、施設、顯現、趣向時,令無量人而得於觀,舍梨子比丘能以正見為導御也。目乾連比丘能令立於最上真際,謂究竟漏盡。舍梨子比丘生諸梵行,猶如生母,目連比丘長養諸梵行,猶如養母,是以諸梵行者,應奉事供養恭敬禮拜舍梨子、目乾連比丘。所以者何?舍梨子、目乾連比丘為諸梵行者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

 

對應《中部》(141)(開印法師中譯):

MN 141《諦分別經》:seyyathāpi, bhikkhave, janetā {janetti (sī. pī.)}, evaṃ sāriputto; seyyathāpi jātassa āpādetā, evaṃ moggallāno. sāriputto, bhikkhave, sotāpattiphale vineti, moggallāno uttamatthe. 諸比丘!如是舍利弗猶如生母,如是目犍連猶如已生後的養母。舍利弗教導/引導在須陀洹果裡,目犍連是在最上義。

 

MN 141《諦分別經疏》:Janetāti janako, thero pana ariyāya janayitā. Āpādetāti vaḍḍhetā paribrūhetā. 又「生母」:〔舍利弗〕長者是產生聖者的生產者/父親,「養母」:使增大、增強者。

 

(2)《增壹阿含1經》卷19〈等趣四諦品 27〉:「汝等比丘,當親近舍利弗、目犍連比丘,承事供養。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眾生之父母,以生已長養令大者,目犍連比丘!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與人說法要,成四諦;目犍連比丘與人說法要,成第一義,成無漏行。汝等當親近舍利弗、目犍連比丘。」(CBETA, T02, no. 125, p. 643, b8-14)

 

注2:印順導師著《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p.107):

布薩的原語為:poṣadha, upāvasa, upavāsathaposatha, uposatha等;音譯作逋沙他、褒灑陀、優波婆沙等。玄奘譯義為「長養」,義淨譯義為「長養淨」。《根本薩婆多部律攝》,釋為「長養善法,持自心故」;「增長善法,淨除不善」。與《毘尼母經》的「斷名布薩……清淨名布薩」,大意相同。古代意譯為「齋」最為適當!「洗心曰齋」(A),本為淨化自心的意思。佛法本以「八支具足」為布薩;但布薩源於古制,與斷食有關,所以「不非時食」,在八關齋戒中,受到重視。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in),就說:「齋法以過中不食為體」(B)。佛陀適應時代而成立的布薩制,對信眾來說,是重於禁欲的,淨化自心的精神生活。

(A)《止觀輔行傳弘決》卷2:「韓康伯云:洗心曰齋,防患曰戒。」(CBETA, T46, no. 1912, p. 189, c29)

(B)《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1(大正23,508c)。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