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31.
果報心是善或不善,決定於其所緣是可喜或不可喜。那又該如何判斷所緣的可喜不可喜性?垃圾對人類來說是不可喜所緣,但是對蒼蠅來說是可喜所緣;一支設計典雅的筆,看在眼裡是可喜所緣,但是用它來扎手心就成了不可喜所緣,那麼垃圾和這支筆到底是可喜或不可喜所緣?

答31.
果報心的善與不善,是否完全取決於所緣的可喜或不可喜,不同論師有不同的解說。有情的業感果報心,及其對所緣的心理反應(速行) 也會各有不同。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見、所聞等的一切所緣,說與異熟有關可以理解,但不能說今生的一切所緣、局面都是過去業已經決定(宿命論),更不能說一切外在所緣、物質有所謂本質上的決定好壞或善惡。

記得帕奧禪師曾舉過一個例子告訴我,他說:譬如某人手中拿著一顆珠寶,顏色可愛,我們的看了也覺得很舒服,會說好、好、好。但如果把它拿來碰撞到我們的眼睛時,我們會說痛、痛、痛。請問:這外在的珠寶,您說它是好是壞?是善所緣還是不善所緣?如果說這珠寶(色、觸所緣)本質上有所謂的絕對的好,或絕對善,那無論是看見時或碰觸到時都應該只有一種絕對性的異熟轉起,不能改變。

帕奧禪師還告訴我,這問題不同論師有不同的看法,不是那麼絕對。而菩提比丘在《阿毗達摩概要精解》所引的註解,也只是其中一種。

問32.
如果我們一見垃圾就感到不可喜,生起的是不善果報心,是否因為這不可喜印象在領受、推度階段隨即成就之故?甚麼時候這不可喜的感受從不善果報心轉為不善速行心?

答32.
前段問題,已答如上。
後段,這裡再稍加解說。以眼門等為始的不可喜所緣所引發的一連串後續反應,如身的苦受,在確定(意門轉向心)的一剎那間由於不如理作意而生起了一串的不善速行(例如瞋),若是之後仍不覺知,此不善速行將重複無數次的再生起、消滅,又再再生起、消滅…,隔數日、隔數年之後,久而久之終成習氣。如此,對此「垃圾」就不再是單純的果報心問題,已是加諸個人厭惡情緒在內的心理反應了。

問33.
我們一生中的一切際遇,是否都和過去所曾造的業脫不了關係?沒有一件事情可能是「完全新創」的嗎?

答33.
不是完全一致(一、常),也不是完全創新(異、斷),緣起即不一不異,不常不斷。

問34.
打妄想屬掉舉,是不善心。若所想的內容是良善的,也是不善心嗎?

答34.
想一些法義時,可能因為在反求諸己的省思與調伏力量轉起了善心。也可能與某些觀點與自己意見、志向或是預設立場不吻合時而起瞋,甚或以為自己獨具慧眼而起慢。對一個未見真實法的人而言,法是概念,不一定有療效威力。

問35.
當察覺自己在掉舉而馬上提醒自己反觀當下心態,這一念自我提醒即是善心了,對嗎?

答35.
是的,這一瞬間的覺醒即是覺(菩提),是具慧的善心。

問36.
A正在和B談話,但 B盡說些無意義的話,A不想聽卻又不便走開。這時A只是保持微笑看著B,心中卻在專注默唸Buddho或慈經,請問這是善心嗎?

答36.
若以善心默念當然是善。問題是:若起微弱的瞋心在規避正事、躲避問題而故作念誦時可能有瞋,當下那就不一定是善心了。如果他是一位有經驗的禪修者,在這種情況下不如提起正念、念知,試以對方為所緣而修慈、修悲,或直修觀智等,更為妥當。

問37.
記得法師曾舉例說一個腹中的胎兒在結生時本是六根具足的,但因母親懷孕期間遭遇打擊導致情緒極之不穩定,影響到胎兒生理產生變化,而成了同性戀者。印象中法師說這種情況下產生色法變化屬「時節生色」?如果母親吃錯食物導致胎兒瞎眼,那也是時節生色嗎?

答37.
胎中受害,也可能與業感有關。色法上的變化廣說與業、心、食、時節都有關連。母親懷胎時,若錯服某些食品或藥物導致胎兒受害,或男性轉為女性化等前兆,與食物及時節生色有關。原意可參考拙著《死亡與再生》(p18-21)。

問38.
請問基因是業生色,還是時節生色?

答38.
由於業與異熟的關係,欲界的某人 / 動物投生到某個家庭 / 父母,因此一般人很容易誤解以為是業生色。其實,業生色是過去臨終速行所決定,而基因乃源自於父母—投生之後的外在時節,且是一代傳一代的繁殖下去(中間也會慢慢改變),業生色則有的在一生的某個時段裡結束,最遲命終之前結束,並不會繁殖到下一代。帕奧禪師說,這項理論在其後來出版的《趣向涅槃之道》鉅著中已有敘述。

問39.
請問我們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一切所緣,以及所生起的果報心,是否都是過去業(過去世及今生所造的業)成熟之故?

答39.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見、所聞等的一切所緣,說與異熟有關可以理解,但不能說今生的一切所緣、局面都是過去業已經決定(宿命論),更不能說一切外在所緣、物質有所謂本質上的決定好壞或善惡。

記得帕奧禪師曾舉過一個例子告訴我,他說:譬如某人手中拿著一顆珠寶,顏色可愛,我們的看了也覺得很舒服,會說好、好、好。但如果把它拿來碰撞到我們的眼睛時,我們會說痛、痛、痛。請問:這外在的珠寶,您說它是好是壞?是善所緣還是不善所緣?如果說這珠寶(色、觸所緣)本質上有所謂的絕對的好,或絕對善,那無論是看見時或碰觸到時都應該只有一種絕對性的異熟轉起,不能改 變。

帕奧禪師還告訴我,這問題不同論師有不同的看法,不是那麼絕對。而菩提比丘在《阿毗達摩概要精解》所引的註解,也只是其中一種。

問40.
請問如理作意的操作是在確定心裏面的作意心所,還是在確定心之後?

答40.
如理作意,在南傳阿毗達磨 / 註釋書的結構上都說始於確定心(即意門轉向心),但真正發生具慧心所等善心力用的還是在速行裡。當年請示帕奧禪師的問答,開仁法師有附錄在他《如理作意》書裡,可資參考。

上一頁  佛法問答 21~30                         

下一頁  佛法問答 4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