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21.
在《法集論》當中似乎認為意根也可以是色法?那麼意根到底是名法還是色法,或者是两者都可以成為意根呢?

答21.
你說的《法集論》,是否第一心生起品裡(p11)的第17條?對此hadaya,《法集論註》缺註。hadaya,一般可指心臟、心念。七論時代,是否已經視hadaya為心臟,值得探討。

但據所見,在巴利註釋及《清淨道論》說22根裡的意根,或12處裡的意處,應該只是名法,非色。例如:(vism 483):「意處及法處的一部分是屬於『名』所攝,其他的諸處屬於『色』所攝,所以十二處只是『名』與『色』而已。…意處,有善、不善、異熟、唯作識的不同,所以有89種或121種區別。」;(vism 493):「意根(89心)的作用,是把俱生諸(心所)法置於自己的勢力之下。」

問22.
在閱讀Pa-Auk Sayadaw ‘s “The workings of Kamma” 第204頁至229頁講到﹕Achievement & Failure (Sampatti & vipatti ) ,有分四種:gati ,upadhi , kala , payoga。第205頁的註腳有提到好像是《分別論》?
這些名相請師父告知中文名相、出處及理解相關義理的資料。

答22.
來函問及四種「成就」(sampatti)的中譯名相、出處及相關資料,大概的答覆如下:
第一、中譯名相:
趣成就(gati-sampatti)
依成就(upadhi-sampatti)
時成就(kAla-sampatti)
加行成就(payoga-sampatti)

第二、出處:
出處的關鍵詞:知因緣業報──「從處所、從原因」(Thānaso hetuso),是從說明如來「十力」的第二力中來。
Thānaso 從道理、從處所,
hetuso 從原因。

例如中部第70的《獅子吼大經》(M.1.170)引用,如說如來十力中的第二力時:「復次,舍利弗!如來如實知過去、未來、現在諸業之報,是從處所、從原因。舍利弗!如來如實知過去、未來、現在之因果業報,是從處所、從原因,是如來之如來力也,依其力如來得無上牛王之地位,於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覺音《中部註》(2.29)認為:
從處所、從原因:即從緣及從其因。此中,異熟的「處所」是趣、依、時及加行。「原因」為業。(Thānaso hetusoti paccayato ceva hetuto ca. tattha gati-upadhi-kāla-payogā vipākassa ṭhānaṃ. Kammaṃ hetu.)

此外,根源於《分別論註》第810(vibha. 439)【智[分別]】的詳細解說,如:「具諸惡業使趣成就等[善的異熟] 已被阻擋,不能成熟。」是依阿毗達磨的方法。(反之,由於具諸惡業而趣壞失等,使之成熟)

(imassa pana Jāňāssa vitthāra-kathā“atthekaccāni pāpakāni kamma samādānāni gati-sampatti paṭibāLhāni na vipaccantī”ti-ādinā (vibha. 810) nayena abhidhamme āgatā-yeva.)

samādānāni 獲得、拿、遵守、接受
paṭibāLhāni 阻擋、排除
vipaccantI 使果熟

「從處所、從原因」(ThAnaso hetuso),依「阿毗達磨」(abhidhamma)的方法(nayena)即如《分別論註》(VbhaA. 439)中說的,依善、不善各分四種。

《分別論註》(VbhaA. 439):
1.趣成就(gati-sampatti):完成者趣向天及人世間。
2.依成就(upadhi-sampatti):成功、繁榮的個性。
3.時成就(kāla-sampatti):從已決定是善王、善人,為時完成。
4.加行成就(payoga-sampatti):正加行。

1.趣壞失(gati-vipattī):壞失者趣向四惡趣。
2.依壞失(upadhi-vipattī):卑劣、下賤的個性。
3.時壞失(kāla-vipattī):從已決定是惡王、惡人,為時壞失。
4.加行壞失(payoga-vipattī):邪加行。

Thānaso hetuso,也在其他巴利註釋、疏鈔裡見著,內容大致相同。

第三、相關資料:
《雜阿含684經》:
如來於過去、未來、現在,業法受、因事報如實知,是名第二如來力。如來、應、等正覺成就此力,得先佛最勝處智,能轉梵輪,於大眾中作師子吼而吼。
(CBETA, T02, no. 99, p. 186, c19-22)

《增壹阿含經》卷42〈46 結禁品〉:
復次,如來處所,知他眾生因緣、處所,受其果報。
(CBETA, T02, no. 125, p. 776, b18-19)

問23.
《清淨道論》底本頁碼103,(性行的原因):
「此等有情依宿因決定而有貪增盛、嗔增盛、……….若人在作業的剎那貪強而無貪弱…….」英文版把『作業』作rebirth-producing kamma。

結生為人時他的令生業應該是善速行心,為什麼會是貪強而無貪弱呢?應如何解讀這一部份呢?

答23.
葉均譯「作業的剎那」(kammāyUhanakkhaNe),即kammA業-AyUhana努力、積聚、增進(=集諦)-khaNe剎那,或譯作「業集的剎那」,有情依據的宿因來決定(pubba-hetu-niyamena)今世的性行,宿因即過去業的聚集,過去聚集的善、不善業終成今世性行(苦諦/果)的因。

這裡的kammāyUhanakkhaNe(聚集業的剎那)與集諦、行蘊的思有關。平日的造業(集諦、行蘊),在臨終時成為或重、或數習的令生業(rebirth)。若把前世的令生業當作是因,今世的性行就是果了。這裡的業只能當平日造業的聚集義解,不必然是令生業。法護論師《清淨道論大疏鈔》說到業、業相及趣相時,如是說:
「業相,是由於思在業聚集之剎那的關係而予存在。」(Kammanimittaṃ kammāyUhanakkhaNe cetanāya paccayabhUtaṃ deyyadhammādi.)

AyUhana就有努力、集聚的意思。往昔所造的串習業,到了臨終時累積了一定的數量或力道才予連結的總合──業、業相等。臨終的不善業,不應成為今生善趣的結生因。英譯本把「作業」譯為rebirth-producing kamma,如函所指,感覺會更難解。下面的一些資料,供大家參考:
1.《分別論》(Vbh 361)談到「什麼是貪」時,[業的]聚集者(AyUhanI齷齪者)就在其中,與渴愛(taNhā)並列。
2.《南傳彌蘭王問經》「難問.第一品.第三提婆達多之出家」(108)也有一例,談到世尊知見提婆達多聚集了(AyUhitvā)無數的業將墮入地獄。
下來的AyUhana,更是廣攝一切與集諦、行蘊的泛說。
3.AyUhana在《清淨道論》及巴利註釋書裡,特別說明它與四聖諦的「集諦」或五蘊的「行蘊(思)」的深切關係,如《巴英詞典》所引及譯出的《清淨道論》資料(以下為底本頁碼):
103(作(聚集)業的剎那),
212(增進=集諦),
462(行蘊=發動組合的作用),
579(努力為行)
580「思即是有」,是說在努力之後的思為(業)有。

問24.
《清淨道論》底本頁碼113頁 四十業處依所緣的分類法。什麼叫做『自性法所緣』、『相所緣』及『不可說所緣』?

答24.
1.自性法所緣(sabhāva-dhammārammanāni):所緣為真實法,具自性。

2.相所緣(nimittārammanāni):所緣是概念,有相。
3. 不可說所緣(na vattabbārammanāni):所緣也是概念,但不一定是相,想是另設分類的原因吧。例如無色空無邊處定,所緣是因遍禪的色相粉碎之後而轉起,沒有色相,但仍是概念的一種。又如悲無量心除見悲愍有情的苦,也以聞聲而轉起悲(聞聲救苦),也同樣沒有相。

Vattabba 有適合被告知的意思。不可說所緣(na vattabbārammanāni)在巴利三藏出現不多,僅見於律藏復註、《清淨道論》及其大疏鈔等,還有中部《有明大經註》談到無所有處的所緣時也出現過一次。

有關所緣,請參考《阿毗達摩概要精解》129之圖表。四梵住的所緣也依概念,請見vism 320:「四梵住的所緣是依概念法(paJJatti-dhamma-vasena)的一個或多個有情為所緣,但獲得近行、定生定時可以增長。」

問25.
《清淨道論》底本頁碼129 十種安止善巧(1)令事物清淨﹕
『如果內外的物不清潔時,則于生起的諸心與心所中的智也不清淨;……….若以不淨的智而思惟于諸行,則諸行也不明了的,………若以極淨的智思惟諸行,則對諸行很明了,….』

這「智」指什麼?因為在講如何依這十種善巧進入安止,為什麼又談思惟諸行呢,那不是在修觀了嗎?

答25.
法護論師《清淨道論大疏鈔》說:
「『不淨的智』等,即指修觀與修止[時] 的『智不清晰』(JāNe avisade)整體上如同軟弱有病。」(JāNe avisade vipassanābhāvanā viya samādhibhāvanā paridubbalā hotIti dassetuM “aparisuddhena JāNenā”ti-ādi vuttaM.)
JāNe avisade不潔白、不明亮 Pure, white; clear, manifest
paridubbalā整體軟弱、有病Weak

問26.
愛好執著修行雖也是不善心,但我明白這是必經階段過程(總比執著吃喝玩樂有用)。雖嚮往出家,現知因緣不足,經師父的偈句提醒,已完全放下。會隨順因緣的用功努力修行,不製造自他煩惱。畢竟是:在那裡修都不過是要設法去掉這個【我】而已。沒別的了。

答26. 
初機學佛或偏形式,或重理論,一旦進入堂奧之人應更懂得體貼與自己周邊的人,於內於外的一切眾生(身心)省思再省思,減少執取(少貪),也不跳避(少瞋),而是當下承擔的大勇、大智與慈悲。

問27. 
請問前五識是否可以同時生起?如果不可以為什麼?

答27. 
按印度佛教的學說,無論是毗曇、瑜伽行派等似無五識「同時生起」之說。

理論上講,不能「同時生起」是因為五識之一的心及心所在轉起時(例如眼識),其所緣(目標)只限一境(例如色塵),不共其他(例如聲、香…等),心與心所是同生、同滅、同所緣及同依處,同一軌則故。

現實上,我們每一看、每一聽…都是極速的更換眼門、耳門…等的心路軌道,何其迅速?難察,不表示同時。

問28. 
南傳的世尊、阿羅漢與北傳的釋迦牟尼佛之異?北傳的釋迦牟尼佛最後是入涅槃或者會再來輪回?既當來下生佛是嗎?

答28. 
南傳佛教的佛陀觀,可分為初期佛教、分別說系及銅鍱部大寺派的幾種詮釋,但皆未說佛入滅後會再回來。佛陀與阿羅漢皆已斷盡無明,以無明故而有行、識等,沒有無明根源則不會再轉起輪迴了。

北傳佛教的佛陀觀更分龐雜,從初期佛教到1600年後期密教的都有,統說它「北傳」,不知是指共於日本、韓國的佛教,還是指近代深受明、清以後富於淨土、咒語色彩的中國佛教?

據知,以為佛陀捨報後再來之說與大眾部及大乘佛教的理想佛陀觀有關,但在漢譯上座部佛教分流之一的說一切有部論著裡,也沒有這種主張。簡而言之,不是中國漢譯裡的每一經、論思想咸認同佛入滅後「再來」之說。

問29. 
阿毘達摩的「智相應」是否純指「業與因果」的特定範疇?一個人對因果毫無概念,純粹出於憐憫心而助人,是否「智不相應」?在助人過程中,他非常之有善巧,使得事情有效處理,接受幫助的人也感到受尊重,這裡頭有「智相應」否?

答29.
若自知孝養父母、恭敬師長(敬施)或憐憫助人(悲施)等是我應該做的事…,可解讀上為「智相應」,因為他已清楚知道自己「為何而為」(動機清楚)。若不知而為(動機不清楚),可能就是「智不相應」。

業的範圍很廣,雖然某人行善卻不知業為何義,但「在助人過程中,他非常之有善巧…」等亦不出業力的範圍,所謂「世間依業而轉,有情依業而轉」。

智(正見、慧根)有五種:自業、禪那、觀、道及果,廣通三界及出世間,詳如「正見增上」中說。

問30.
一個人純粹為了怕沒面子而去行布施,因此過程中心不甘情不願,生起的善心少之又少。請問這項布施還會帶來任何善果報嗎?

答30.
縱使「少之又少」也不容忽視,當然招感的果報也可能「少之又少」。

上一頁  佛法問答 11~20                         

下一頁  佛法問答 3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