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打開臉書時,收到20多年前一同就讀福嚴佛學院之老同學的交友請求,當然二話不説,就加他為臉書朋友了。

大概沒多久,他就用訊息跟我互動,彼此問候近況。其中,他提到一件事,此事應該也是想要讓我作為參考的,想一想也挺有意思的。

近年,他認識了一位研究自律神經方面的退休醫師。由於希望這位醫師給予他身體狀況的一些引導與改善的效用,所以認識之後,他們就常用網絡傳送改變飲食的圖文,來進行遠距離的治療療程。

在這過程中,這位醫師觀察到一件事,但卻跟同學説,等到見面時再當面講比較清楚。

於是,一個多月後,到了他診所驗收成果時,醫師坦白説道:

從你每天傳送的資料來看,你每次都將檔案製作的太完美,這是「超龜毛」的個性,並不是好現象,長期下來會有「自律神經方面」的問題發生。而自律神經的症狀,又跟憂鬱症的狀態頗為相似,有些醫師甚至還會當成憂鬱症來醫治。

話説了之後,醫師就建議這位同學:

事情可以就好,不用凡事要求圓滿,

殘缺也很美。

我對於同學上述的分享,內心也有一些收穫。

能力較差的人,或者是觀察力較弱的人,他本來就不要求自己完美,所以當然所表現的一切,也自然是擁有非常多的缺陷。這沒有什麼缺陷美可言,只是自己的懶惰懈怠的習性難改而已。所以這種人,不在我的討論範圍之內。

而能力好的人,通常都是完美主義者居多,只是每個人的表現形態與地方不同,有的人比較明顯,有些人卻藏在內心。

在做特定的事情時,能力好的人,他一定會有很多事前和事後的規劃,而且所有的步驟、人選、場地、進度、品質等等,他都事先要有一個頭緒。所以當還沒有進行事項的討論時,他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

又或者,別人做不好的部分,他總是從後面追隨盯著要給予修正與補充。總之,整個過程,他比誰都還要疲累,因為他從頭到尾都精神緊繃,不曾放鬆。

又或是像寫一本書,或整理一本講義,或準備一場演講,他都要非常的謹慎。在進行的整個過程,一個逗號的錯誤,一個顏色的不調和,一個動作的不完美,可能都讓他產生巨大的不愉快。但是他往往忘記了,其實事情已圓滿了八九成,剩下那一二成的不完美,也無傷大雅。然而,可能就因為這一點點的缺陷,讓他內心長久不安。

在修行的角度來說,不可能有一件事情是完美無缺的。我們要去審查缺陷的地方,到底在全體當中,它所居的位置是重要,還是不重要的?假如是可有可無的缺失,我們應該要抽離自我意識的控制,去接受他展現出成功的部分。

要求完美的個性,跟自律神經有直接的關係,我是相信和贊同的。所以,自從學習佛法之後,更要有自覺力的提昇,不必刻意去讓他有缺陷,可是保有無常無我的智慧。只要盡了力,用了心,而且對自他都有利益的話,不妨就把它當著是完美,讓自己的歲月增加些許笑點,讓自己的生命多些喜悅。試一試,就知道有沒有道理了。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