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如果懂得思維,經義其實可以聯想出非常多角度的詮釋。不是只有義理層面的教法,僧團倫理方面的教育也是值得學習的。
 
就像《雜阿含108經》的內容,我就曾經用幾種角度來看待這部經的啟示。這次比較站在修學解脫道的角度,來分享經文大意。
 
這部經的主角是西方比丘,他們向佛陀告辭,佛陀叫他們也要向舍利弗辭別,因而出現不同情節的開展。
 
舍利弗為了勉勵這些比丘們,所以一連問了四個問題,也提供了四個答案。看似在提醒他們,實際上就是要他們把佛陀尊貴且核心精華的教法,銘記在心。
 
四問四答,白話如下:
 
第1問:佛陀為何要説法?教導的教義主要有哪一些?
第1答:佛陀只說調伏欲貪。(契經通常舉欲貪,來代表一切煩惱)
 
第2問:從那裡去調伏欲貪呢?
第2答:佛陀祇有說從五蘊上去調伏欲貪。
 
第3問:欲貪有什麽過患?為何佛陀要說從五蘊去調伏欲貪?
第3答:如果對於五蘊的欲貪不斷,當五蘊有變異的時候,內心就會有憂悲、苦惱產生。
 
第4問:斷除欲貪有什麼利益,佛陀要説於五蘊的欲貪要斷除?
第4答:若於五蘊的欲貪斷除了,當五蘊有變異的時候,內心就不會産生憂悲、苦惱。
 
這四問四答,很明顯的是從果推因,來説明佛陀的教法核心。若搭配四聖諦來理解:
 
從果推因:即是知苦斷集,慕滅修道。
 
後代的論師將四諦分成兩重因果,苦集是世間因果,滅道是出世間因果。知道果的真實內涵,就要從因去下手,才能體驗到這當中的道理。
 
從上述的經義來看,調伏欲貪,是修行者的大目標。而欲達此目標,必須從五蘊下手。
 
有情的身心是生滅法,必然有生老病死,假如我們染著這個五蘊身心,認為它是我所能主宰與控制的話,這就表示我們對於五蘊有欲貪。
 
一旦有了欲貪,就很難見到五蘊的過患,也因此,當五蘊在變異、敗壞的時候,我們自然會產生憂悲、苦惱。這自然就説明是沒有調伏欲貪的結果。
 
反面的話,即是可以調伏欲貪。
 
此外,修學解脫道,由因生果來説的話,我們需要先遍知苦,而我們的五蘊本身就是苦。要滅除這個苦,就要探索它的集,也就是煩惱和業力。但煩惱和業力,該如何對治呢?這必然又要談到修道了。
 
因此,從修道的角度來說,苦、集、道三諦是在前面的,那修道的每一念當中,又必須念念朝向於解脫涅槃,由此才闡明所謂的滅諦。滅諦是涅槃,是心的所趣向(方向),也是終極目標。
 
經文之總結部分,舍利弗從善因得善果的角度,來彰顯善惡必然的決定正見。他說:修習善法,現世安樂,未來也一定生於善處,故而佛陀稱歎和教導善法,修習梵行,由此必能獲得究竟苦邊,解脫自在。
 
這樣看起來,學佛者的功課,真的是要好好的如實觀察與了知自己的五蘊身心。離開身心而尋找解脫,只是夢想、幻想而已。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