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閱讀《大智度論》卷35的時候,其中有一段在談到阿毘達摩的諸門分別時,有提到種種的色法(物質)。其中兩種色和三種色的分類(大正25,324b),印象特別深刻。

兩種色:有色能生福,有色能生罪。意思是有的色法會讓你生起善業,有的色法會讓你生起惡業。這又可以分為內外法。

如果是外法來說挺容易瞭解的。比如你看到喜歡的人,這個色法會讓你產生喜悅、快樂。看到討厭的人會讓你生起苦惱、不安。從佛法來說,如果我們看到善知識,看到佛菩薩,我們會非常的喜悅。相反的,我們看到惡知識,可能會立即遠離,會不喜悅。

也有一種可能,外色是同一個對象。如你看到不同族性的人,一開始也許你會有防範心,不想太過親近,想保持距離的感覺,這就是起不善心。但當你與他熟悉和瞭解之後,你發現他是一個非常淳樸的人,這時候你將會把防範心調改為親和心。所以,外在的色法,它是沒有定性的。

如果從內在的色法來說。有的人會特別喜歡自己的眼睛,討厭自己的嘴巴;喜歡自己的鼻子,討厭自己的耳朵,種種的不同都有可能。所以,為什麼有的行業,比如美容、整形,非常昌盛是有道理的。假如我們不懂得觀察內在的色法,它不過是四大及所造色,你將會被這外形所迷惑,而造作善惡業。

三種色:有的色會讓你生起貪欲、瞋恚、或者是愚癡。看到愛人就會生起貪欲,看到冤家就會生起憎恨,看到沒有交往的人會生起愚癡。相同上面所説的,這種色法也可能是同一個。

比如同一個女人,當你看上眼的時候,你會産生貪欲,很多幻想。然而,當你發現她的脾氣時,你會萌生憎恨。當然,如果她不理睬你的時候,你就生起愚癡(自己盲目的發呆,或者是在鑽牛角尖)。所以,同樣一個色法,在不同的時間點,也可能會使我們產生貪瞋癡三種不同的煩惱。這就是三類色法。

當你能夠從最粗糙的色法去觀察、去瞭解之後,你會發現其實它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我們內心種種善惡心所的生起。因此,我們不要忽視平常我們每天所要面對的色法。你懂得觀察,處處都是累積善業的因緣。相反的,如果沒有這種知見,那煩惱就會不斷的侵襲自心。

另外,還有一類三種色,也挺有意思的。有的色能讓你生起不貪善根、不瞋善根,或不癡善根。

比如我們在修不淨觀的時候,在觀慾望過患的時候,其實這一些觀察方法,它是對我們的不貪善根有滋長作用的。因為凡夫的心都是隨順五欲五蓋的居多,故而在無明與愛染的主導之下,讓貪不善根成長的機會是比較多的。也因此,這種對治法的學習,不容易持續。

然而如果我們學佛之後,希望自己能夠不斷的進步,那你就要有一些方法讓自己在生活中,持續地增長善根才行。

當善根的力量,培養到強過不善根的時候,那這一些覺照力,將會轉換自己的內在色法,所以你看有的人禪修很好,很得力,他的生活、舉止、容貌都會有所改變的;假如禪修之後沒有什麼改變,那就要好好面壁思過了。

從這些阿毘達摩對色法的分類,我們可以得到一種啟示。

就像這一次的疫情,看到有的人毫不在意,有的人提心吊膽等等。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每一個的色法影像都會影響我們的內心,你有審查過這些人,對你到底是增長善業?還是增長惡業?是增長善根?還是增長不善根?假如你懂得反思,這些色法,將有助於你在修行上的進展。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