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32〈序品 1〉:「如慈母愛子,子雖沒在廁溷,懃求拯拔,不以為惡。」(CBETA, T25, no. 1509, p. 302, c9-10)

如慈祥的母親疼愛孩子,孩子雖然掉落在糞坑,她依然勤求救援,不以糞阬為厭惡處。

論義是在描述諸佛的大悲心,徹入骨髓,不以世界的好醜或善惡,隨其所應的度化因緣,而去教化該處的衆生。(CBETA, T25, no. 1509, p. 302, c8-10)

這讓我憶念起釋尊的慈悲,想想我們這個五濁惡世,天災人禍從未間斷,假如不是釋尊的因緣,我想我們就無法接觸到正法了,難怪釋尊在《阿彌陀經》受到十方佛之讚歎。

當然,只要證悟無我或空性的聖人,他們的慈悲都是沒有界限的,端視其於世間的時間之長短,而有差別而已。

真正的慈悲,就如上述的譬喻所言那樣,不管衆生處於什麼樣的惡劣環境,或難以調伏的根性,在聖者的眼中,都是會盡全力去幫助眾生的,即使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相反的,未斷除煩惱的人,才會處處先考慮自己的生命安危,做了這一些工作,到底有什麼利益可言等等。這一些由我見滋生的問題,將阻止我們對眾生破除界限,施予無有期限的慈愛。

有因緣能結識一些身體有缺陷,或內心有創傷的人,你就會明白:原來五蘊身心雖説是苦聚,但真正的身苦心苦,很多衆生比我們是嚴重好幾倍的,故而大家要珍惜和善用這一期生命的因緣,盡力的止惡修善,讓聖者們別那麽辛苦。  

我們經常要反思:我們經常都以為自己的付出和犧牲最大,試問對於護持正法、護念衆生,我們到底又盡了幾分力呢?無我的慈悲,我可否想過去用心體會嗎?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