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剛接觸佛法的時候,就聽到法師們特別強調修行的次第。不管是南北藏傳,都有自己的經論、自己修行經驗的不同開示,當然也就會安立種種的修學次第。

不過,由於眾生的根性有利鈍之別,也有煩惱輕重之別,所以,相應的道理,也就呈現出不一的樣態。有的人好快心急,有的人耐心比較好,都各有不同。因此,真正要能應機施教,其實真的說來容易,做起來難啊!

而且在學習經論的過程當中,我們很容易就會發現前後有出入、有矛盾,不能會通的一些教理行果。當出現這種情況時,就要考驗我們對於修學正道的瞭解之完整性和次第性了。假如你欠缺了這些基礎,也許你就會覺得既然都是佛所說的,怎會出現這些矛盾呢?

從一些教理的不同觀點,我們可以用各種角度來說明,當然最好的就是你明白修學的次第性。這些看似矛盾的理論,它在次第上是應該放到什麼階段來談,如果對此有正確的瞭解,也許把這種矛盾展開來看,它並非真的有矛盾。

像最近香港有個讀書會,在研討《大智度論》一些內容後,發現有兩段論文似有矛盾性?如下:

1.《大智度論》卷15〈序品 1〉:「次,菩薩智慧力,觀瞋恚有種種諸惡,觀忍辱有種種功德,是故能忍結使。」(CBETA, T25, no. 1509, p. 169, b17-19)

2.《大智度論》卷15〈序品 1〉:「復次,菩薩實知諸法相故,不以諸結使為惡,不以功德為妙;是故於結不瞋,功德不愛。以此智力故,能修忍辱。」(CBETA, T25, no. 1509, p. 169, b23-26)

我給他們的回答是:這兩段文並沒有矛盾的。如果我們有《阿含經》的基礎,很容易就能瞭解《大智度論》這兩段文,其實是站在不同的修學階位上説的。

第1段文:我們要瞭解忍辱的功德,還有瞋恚的過患。其實這就是生善止惡的一種動力觀察。如果你能清楚明白所修之法的種種功德,那你就會驅動自己去追求這一些目標。相同的,如果你能徹底看清楚瞋恨心所帶給來的影響、破壞等過失,那你就願意停止自己再造作憎恨的行為,累計苦的因。所以很清楚,這是初學者的修學階段。

第2段文:我們要修學諸法實相的智慧力量。這種智力的修學,它的方法是不再觀察憎恨的過失,還有忍辱的功德。對於結使不討厭,功德不愛著,作平等的觀察。

這種境界,這種智力,其實是從第一階段正分別功德和過失而來的。有了分別善惡的基礎,逐漸趨入止觀的修學時,就要從正分別慢慢提昇到無分別。

從《阿含經》的次第來說,這就是先説端正法,後説正法要。所謂的無分別,其實已經到達三解脫門證空的境界。

不過,從現實的佛教來說,很多人教理不通,也不用心從基礎紥根。所以你會看到有些人一學佛,他就跟你說要平等觀,不要有分別等等。道理是沒有錯的,但是對於自己是否真的有效益,那就只有自己了知了。

總結上述所言,修行是有淺深之別的:

第一,觀功德與過失而努力的修行,就是初學,對善惡判別要堅定。

第二,不觀功德與過失而努力的修行,就是久學,對善惡平等觀察了。(論中的諸法相,即是諸法實相,論亦稱為涅槃,所以能觀實相空性者,已修止觀,能治我法二执了。)

在《大智度論》卷35〈習相應品 3〉,有段文簡單又明瞭,值得好好省思:

「初入佛法,是癡、是慧;轉後深入,癡、慧無異。」(CBETA, T25, no. 1509, p. 321, b3-4)

另外,大家應該有聽過「以福捨罪,以捨捨福」的名句吧?這即是初學和久學之層次區別。

這在《成實論》卷1〈三善品 6〉,即將之區分為初中後三種善的次第:

「又初止惡,中捨福報,後一切捨,是名三善。」(CBETA, T32, no. 1646, p. 243, b13-14)

也同於《筏喻經》著名的經句:

「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學佛、修行不要忽略次第,生活、做事、甚至是防疫、自保也不要忽視次第,否則你會做很多白工,既浪費時間,又浪費體力,並且浪費生命。

止惡生善,可淺可深,說來話長,容後再談。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