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的親疏,不一定由血源來分別的,很多事實證明,當我們自身有災難現前時,會果敢拉我們一把,或甚至於願意犧牲生命來拯救我們的,你才會真實看到,人心的親切感。

佛法的善知識或同參道友,其實也是凡人,我們怎麼可能要求別人對我們忠誠百分呢?換個角度說,我們對朋友也能做得到忠誠滿分嗎?所以,人與人之間親疏之別,要在共患難時才能見到真情,從世間法來說它是有一定的意義。

在這個疫情爆發的期間,看到一些新聞報導,有的人民反應政府一定要將病患資料公諸於世,好讓我們做安全的防範。不過,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一般人如果知道了鄰居或者是親人染上了肺炎之後,他們會作何感想?又會採取什麼行動?假如病患就是我的話,當我知道周邊的人都對自己提昇防禦之心,請問我是否也會有情何以堪的無奈呢?我們是不是都能做到將心比心呢?

當我們還沒有體證到無我的時候,在習學無我的觀念中,還是會有自性執。你說學佛的人不會害怕病患,這是真的嗎?假如我們做不到完全無我,肯定的我們還是會非常害怕。因為這個病情並不單純,它能夠腐蝕一個人的肺部,破壞所有的免疫系統等等。即使輕症得到好轉,終身也會受到肺炎的影響,餘生能活多久,暫時還沒有人知曉。

在這一種莫名的恐懼氛圍之下,人與人的親疏自然就容易分別了。如果從將心比心的角度,若別人非常不幸的,或者是太大意的,或者是不在乎的,而感染到肺炎之後,我們就不應該落井下石,或者是認為他們死有餘故。在未經歷病魔考驗的時候,無明的眾生都是不會感到害怕的,一旦真的侵蝕到我們的生命防線時,每位得病者都必然會產生懼怕。

雖然我們不一定能夠勇敢到陪伴病患度過剩下的歲月,但是我們要將心比心,希望用自己真誠的自保防禦,引導身邊的人,要注意社區感染,要安全第一,減少國家的困境。用這些善意、善行為來祝願病患者能安穩地度過這病魔的考驗,並希望解葯早日面世。

我們只是凡夫俗子,沒有能力尋找解藥,只能做到自保以及關懷身邊的人,這樣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我們不必太在意身邊人親疏的分別,因為當我們走到最後一刻的時候,其實真正最忠誠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業力,還有就是我們皈依的三寶。

假如我們用心去體悟無我的觀念,雖然在人間可以善結人緣,可以愛護所有身邊的人,但是我們要有自覺,再親的人都不能陪伴我們一起離開世間的。來的時候是孤獨的,去的時候也相同。

看透了人心的親疏之別,不要受到太大的打擊,因為這很多人都會經歷到的。只要你銘記著佛陀教導無我的精神,在緣起的世間,儘自己最大的力量幫助別人,至於別人對自己如何,那已是不重要的事了。

這次疫情爆發,我想大家應該會更加清楚人際的變化。朋友、親人丶同事、同學等等區塊的移動,雖然説變動移動是遲早的問題,只要我們心力堅強,你自然會明白,變化才是永遠的不變。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