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這一天,一層潔白的雪,使街道更加的寧靜。恰逢星期日,是羅切斯特高岩佛學社的例行共修日。

清晨佛友們來到我的家。大家一起禪修之後,照例跟著開印師父的CD做七個次第的懺悔。很久前的一天我們曾經一同聽了開印師父講的《懺悔的意義》,大家都認同師父講的懺悔是很重要的修行功課。此後我們每次禪修之後,都會跟著師父的CD做懺悔。今天的懺悔功課結束後,會長提出了一個與慚悔有關的問題,我們都覺得有必要重新再從頭聽一遍師父講的《懺悔的意義》。陽光透過前廳的大窗照在背上暖洋洋的,令身體非常的舒適,禪修後心情也非常寧靜,我們面對佛像坐成一排,恭聽《懺悔的意義》。這個CD我已經聽過至少4次,每次聽完都有更深一步的體會。這次聽講師父有一句話在我心裡產生很深的警覺,那就是“慚愧心不容易保持”。

我很努力地去想:慚愧心不容易保持嗎?怎樣才能把慚愧心保持久一點呢?

首先我試圖分辨什麼時候生起的是慚愧心,什麼時候生起的是無慚無愧的心。容易分辨的是有憂俱的心都是無慚無愧的。沒有憂俱的心就比較難分辨。這個問題整天纏繞在心裡。晚上包餃子的時候我突然問這時候的心是慚愧的還是無慚無愧的?沒有喜俱也沒有憂俱,是捨俱。我還是答不上來,沒有想什麼很機械地一粒一粒地包餃子,這時候心是怎麼樣的呢?我轉念想,我對這些食物表達一下感謝會如何呢,感到過年有餃子吃是很令人滿足的事情。歡喜則油然而生。是啊!當我感到歡喜和知足時心裡是有慚愧的。相比之下剛才麻木不仁地包餃子時的心,其實是無慚愧的。如果對周圍的事物沒有感恩,經常處於目中無物的狀態,對它們的存在想都不想,覺得它們應該待在那裡為我服務,這其實是無慚無愧的心。這個發現令我大開眼界。我試著去感恩我接觸到的每一件東西。我的床單、桌子甚至衣服掛鉤,腳下的木板地。想不到在我心裡不存在的許多東西都鮮活了起來。因為要感受它們的存在,動作也會相應地慢下來。就這樣快樂的心情保持了許久。

如果我保持此念:我要以感恩心面對我周遭的萬事萬物。我不要以為他們為我存在時理所當然,我並不具德行值得如此的恩惠。這樣慚愧心就有了。

我感恩開印師父的開示、感恩同參道友們的精進互動。願將此心得與大家分享。願我們的心都常在慚愧之中。

文/靜修寫於大年初一
201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