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寒冬感恩節之際,開印法師來美國新澤西州北部的同凈蘭若,傳授慈心禪三。與會同修,極為法喜,期盼師父能早日再來。於是,在同浄蘭若和高岩佛學社共同護持安排下,在此春暖花開之際,開印師父又從馬來西亞沙巴的寂靜禪林住持之地,前來蘭若,傳授從佛世以來代代傳承的佛隨念法門。尤其令同修們欣喜的是,素有“囚犯救星”的慈悲睿智、風趣幽默的寂靜禪林長老開照法師,也將聯袂而來。長老去年十二月,也曾在蘭若開示“十福業”,極受歡迎愛戴。

雖然本次禪七是四月份的10至17日,正是美國最忙的報稅季節,依然有三十餘名學員踴躍報名參加。來到蘭若,發現長老還特別不遠萬里,攜帶了一尊通體潔白、朴素莊嚴的佛像,供我們修學之用,感動之餘,更添法喜!

一、佛隨念法門
佛隨念,印度語爲Buddhanusati,古譯爲“念佛”,玄奘三藏新譯爲“佛隨念”。隨念(anusati)是跟隨所指定的對象而數數起念。佛隨念是以隨念於本師釋迦佛世尊的功德而起念。修行方法是以名招德,在了解佛陀的功德之後,才能從隨念佛的功德中,產生歡喜心、恭敬心、信心,使心清凈、輕安,透過持續隨念佛功德的方法而修定。

佛的功德,無量無邊,但佛自記説,可以如來十號——諸佛通號——以含攝之。南傳的傳承,是如此贊頌:
Iti pi so bhagavā arahaṃ sammā-saṃbuddho vijjācaraṇa-saṃpanno sugato lokavidū anuttaro purisadamma-sārathī satthā-devamanussānaṃ buddho bhagavāti

此段巴利文,華語譯文是:彼世尊亦即是應供,正遍知,名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若依龍樹菩薩《大智度論》,無上士、調御丈夫二者合爲一號,另加“如來”(Tathāgata)一號在前,亦總為十號。北傳《阿經含》、《解脫道論》等亦如是説。

《解脫道論》(行門品第八之二)對“云何念佛,何修、何相、何味、何處、何功德,云何修行?”,做如下解答:

佛者,世尊自然無師,於未聞法正覺正諦,能知一切得力自在,此谓爲佛。念佛、世尊、正遍知 菩提功德,念、随念、念持、念不忘、念根、念力、正念,此谓念佛。心住不亂此谓修,令起佛功德爲相,恭敬爲味,增長信为處。
若人欲念佛,其可恭敬如佛像处。云何修行?初坐禅人,往寂寂处攝心不亂。以不亂心,念如来、世尊、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於是彼者到一切功德彼岸。
(於“何功德”之解答,請閱下一節)

主法師父開印法師先逐一授以如上每一佛號的修法,并引《大智度論》等經論,詳解每一佛號之意涵,最後教導將十號貫通的修法。這種教法,傳授初學,沒有照顧學員個別進度,而重在保證每一學員學到此一法門完整的次第,日後可自己用功,用心良深。

法師特別指出,修學時,以念誦印度文爲佳,因為每一名號,都有多項含義,華語的翻譯,不能全部涵蓋。如arahaṃ有五義:1)遠離一切惡,2)破一切煩惱,3)永斷生死輪迴,4)值得人天供養,5)沒有秘密惡行;華譯僅翻其中第四項“應(供)”。

此中的關鍵,初借眼識來取相,但要轉向意門(第六識)來修止,而離於前五識,並且於所緣佛像,要視以爲真,如印順導師《成佛之道》偈頌所說:“念佛由意念,真佛非像佛;觀相而持心,善識於方便。”

二、修佛隨念的功德
對於修佛隨念的功德,《解脫道論》(行門品第八之二)謂有十八種:
若修行念佛,成得十八功德:信增長,念增長,慧增長,恭敬增長,功德增長,多歡喜,堪任苦行,離於怖畏於受恶法,得生慚愧,常與師共住,心樂佛地,行向善趣最後醍醐。(按:醍醐即涅槃義。文中所列不足十八項,但原文如此。)

如上説,佛隨念亦可令“慧增長”。開印法師解釋説,這是因為佛隨念要求觀相隨念的同時用心體會勝解如來功德,故能開發慧根、慧力;而佛德無涯,淺者見淺,深者見深,永無止境。因此這一法門,信、智並重,無“有信無智長愚癡”之弊,也可糾“有智無信增邪見”之偏;善學者,信、進、念、定、慧五根可得平衡開展。以此爲基,堪爲道器:或進修解脫道,直取涅盤城;或深入菩薩行,廣學諸善法,緣佛無量功德,皆可如願隨順成就。

開印法師特別強調的是,修佛隨念功德雖多,但就實而論,并不能涵蓋一切。其特勝之處,是容易對三寶生起信心、恭敬心、遠離怖畏,非常穩健,可爲學佛打下堅實的基礎,對信行人尤為適宜。佛陀教導種種法門,原是為了適應種種根性,若一法即可囊括一切,則何必辛苦說法四十九年,開演如此眾多法門?故學佛人,菩薩發心,“法門無量誓願學”,須廣修眾方便,方能度己度人,莫自誤於“一師一道一法”之偏狹知見。

至若一生行惡,臨死能至心念佛者,亦得救濟,譬如:“船中百枚大石,因船故不得沒。人雖有本惡,一時念佛,用是不入泥犁(地獄)中,便生天上。”(《那先比丘經•卷下》)
概括言之,依諸經論,念佛主要意義有三:1)不墮三惡道,2)死後可生天,3)決定向三菩提(正覺)。

三、佛隨念的傳承
除了教導具體禪修方法,在每晚的佛法開示中,開印法師以“云何是念佛——依《大智度論》為主的古老念佛法門”為題,對如來十號、佛隨念的方法和修行功德,做了深入講解,并旁引其它經論,對念佛法門的歷史演變,做了深入介紹。

此念佛法門,在中國的傳承,自唐宋以來,漸成中國特色,而相沿至今。本次禪七,師父所開示的,則是古印度自佛陀時代即有的古老傳承,可從《阿含經》、《解脫道論》、《大智度論》、《瑜伽師地論》,或《南傳大藏經》、《清淨道論》等諸經論中,得到印證。
這一古老傳承,可上溯自佛陀時代。如《雜阿含經》中,即有記載佛陀大弟子中論議第一的摩诃迦旃延尊者爲诸比丘開示佛隨念:

謂聖弟子念如来、應、等正覺 所行法凈,如来、應、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聖弟子念如来、應(、等正覺)所行法故,離貪欲覺、離瞋恚覺、離害覺。如是聖弟子 出染著心。何等为染著心?謂五欲功德;於此五欲功德離貪、恚、癡,安住正念正智,乘於直道,修習念佛,正向涅槃。是名 如来、應、等正覺 所知所見 説第一出苦處 升於勝處,一乘道凈於眾生,離苦惱,滅憂悲,得如實法。(《雜阿含550經》)

上座部傳承偏重於念佛功德,對佛色身相好,僅作為初步專註一心於佛功德的所緣,待得止定,“得魚忘荃”,其相自泯。而大乘念佛法門,則強調佛之色身相好,也是佛之功德成就所感,故亦須觀想明晰。此為古老上座部與後起大乘念佛法門之差別。

此佛隨念原本亦是一種修禪定的法門,南傳的《清淨道論》即將佛隨念与慈心禪、不淨觀、死隨念併列爲四護衛禪之一,也是修止禪的四十業處之一。本次所教導的方法,即包含了禪定在內。惟因佛隨念所緣爲佛十號所含攝的無量佛功德,屬真實法,非概念法,故不能得安止定,而只能達到欲界最高的進行定(爲色界初禪安止定的邊緣)。

四、長老的叮嚀
每天上午午齋前的半個小時,是開照長老的開示時間。本次長老的開示,有兩個主題:“佛隨念的四個階段”和“正念正知”,以配合禪修的進程。雖然主題如此嚴肅,但長老實在是一位一流的演說家,舉重若輕,以其一貫風趣幽默的風格,將法乳流注到每位學員的身心之中,輕鬆愉快而寓教於樂,苦口婆心但絕不拖泥帶水,循循善誘又步步緊逼;那些讀來似乎平淡無奇的經句,一經長老解說,立即就鮮活起來,法力亦隨之展現。故聽長老開示,學員們無不如癡如醉,如沐春風,如灌醍醐。

長老引用如下印順導師的論述,特別強調指出正念是修行的關鍵:
佛法的一切功德,都通過正念而進入;正念是打開佛法寶藏的鎖匙,非布施等事相功德可比。(印順導師《佛在人間》頁226)。
而正知,則可分爲四個層次:有益正知、適宜正知、業處正知、無癡正知。
正念是因,正知是果。佛子莫於果上妄求,唯盡本份,在因地用功。以正見爲先導,護持凈戒,修習 念、随念、念持、念不忘、念根、念力、正念,如此次第輾轉增上,必得正念成就;正念成就,必得正定,入於聖道,如八正道、七覺支之法次法所說。

長老開示說法,概不錄音,亦不許作筆記,而是要學員用心諦聽。以前每每為此感到遺憾,因為長老的精彩開示,不能通過錄音分享給更多的人。現在終於明白,長老在開示時,他的身心完全融入了與聽眾的互動之中;聽眾的反應,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可能影響到他下一句要說什麼,完全是在因人因地因時因緣的當下,當機對境而演說,所以才格外的生動,格外的精彩。若聽眾在作筆記,課堂就不會有這種效果了;人若不在現場,只聽錄音,恐不對機,效果就要打折扣。不知長老是否同意?

因此之故,長老開示的詳細內容,在此就不便報告了。讀者有心,將來還是儘量親臨道場,聆聽受教,定當聞而法喜,謂不我欺也。

五、同修的反饋
兩位師父以其對教理的通達、禪修的精深、學識的淵博、睿智的洞察、同體的大悲行、慈和的攝受力,以及教學的靈活善巧、語言的風趣生動,令學員們嘆未曾有。兩位師父的默契配合,用一位學員的話説,也是“雙劍合璧”——可以“所向披靡”,能夠讓我們這些剛強難調的眾生,心悅誠服,虔心受教。

有的學員説,透過兩位師父的言傳身教,使她理解了佛陀十個名號的涵義,不再只是抽象的概念,所觀想的佛陀的形象因此清晰生動起來,也不再遙遠而模糊——連蘭若內的所有佛像,似乎都活起來了——信根於是在內心悄然萌生。

一位學佛四十年的學員,已是白髮蒼蒼,感歎這是收穫最大的一次。當心在一片光明中融入佛陀的功德大海時,那種感動,無以言表。
一位學員説,學佛以來,多仰賴義理的概念作用與信仰的朦朧感召,但兩者之間,總覺中間有一道隔膜阻擋。是佛隨念,將它們熔鑄一體,誘發出新的能量,驅散了層層的煩惱。

有一位學員説,過去也曾參加種種禪修、法會,都是那麽緊張嚴肅,甚至拜佛一次數百拜,一把老骨頭拜得腰酸腿軟。沒有想到,學佛禪修,還可以這麽様輕鬆愉快,但收穫反而是最大、最多的。

總之,大家都對兩位師父七天中的悉心教誨,感恩無限,都期盼着能儘快再能聆聽師父教誨。有兩位來自加州不同地方的同修,各代表其本地團體,爭請師父光臨,至誠懇切之狀,令人動容。

六、結語
結七那天早上,開照長老爲我們朗誦了夜裡剛作的散文詩《佛隨念》:“弟子們對佛的永恆懷念/ 佛像才出現在眼前/ 再次的喚醒,別忘了修佛隨念/ 依佛為所緣緣/為了別讓心,離佛太遠/……/ 心緣佛德即叫著佛隨念/ 佛像只是一個起點/ 關鍵即一念接一念來體驗/……/ 明記所緣這一點/ 信心即刻建立在眼前/ 正定隨時會呈現/智慧隨影在每一天/……/ 生生世世都會與佛有緣/ 欲獲得對三寶淨信不變/ 當修佛隨念!”

這首詩,是將修佛隨念的精要,和盤托出給我們,充滿了凈智,又飽蘸着深情。長老以他那歌唱家也無法比擬的和雅音聲,從心底爲我們誦出,一聲一聲震盪着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門……禪堂里,不知有多少熱淚在悄悄地滑落——那是感恩的淚水,法喜的淚水,決意的淚水,覺醒的淚水——就讓這淚水儘情地流吧,那是滋養慧命的法水。

下午,有信眾驅車來接駕,兩位師父又要風塵僕僕地趕往四百公里的外華盛頓弘法。頂禮,告別,沒有淚水——因為這七天共修佛隨念的因緣,我們堅信,從今而後,乃至生生世世,我們必將在三寶中相見!

附錄: 佛隨念   文/開照比丘  16/04/2011 同淨蘭若

對佛陀的懷念
不只是在佛陀日那一天
也不只是在今年
雖然佛陀已離開人間
弟子們對佛的永恆懷念
佛像才出現在眼前
再次的喚醒,別忘了修佛隨念
依佛為所緣緣
為了別讓心,離佛太遠
憶佛是為了轉念
表示著意願
培育正念
接受世尊的教誡,正智的活在每一天
承認是為了滅苦,真的不愿與惡道結緣
隨念這一起點
轉念就在眼前
轉世也在一瞬間
心緣佛德即叫著佛隨念
佛像只是一個起點
關鍵即一念接一念來體驗
禪緣、業緣、道緣、親依止緣
還可以connect宿世因緣
生生世世還牽連
總會有麼那一天 圓滿心愿
明記所緣這一點
信心即刻建立在眼前
正定隨時會呈現
智慧隨影在每一天

崇高品德的修煉
會與我們連線
福慧有增無減
你我皆能看得見
日后,肯定可以遠離好多好多的危險
生生世世都會與佛有緣
欲獲得對三寶淨信不變
當修佛隨念

龍樹菩薩《大智度論》摘錄:
問曰: 云何是念佛?答曰: 行者一心念佛:得如實智慧,大慈大悲成就,是故言無錯謬,麤細、多少、深淺,皆無不實;皆是實故,名為「多陀阿伽度」。 亦如過去、未來、現在十方諸佛,於眾生中起大悲心,行六波羅蜜,得諸法相,來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中;此佛亦如是——是名「多陀阿伽度」。 如三世十方諸佛,身放大光明,遍照十方,破諸黑闇;心出智慧光明,破眾生無明闇冥;功德、名聞亦遍滿十方,去至涅槃中;此佛亦如是去。以是故亦名「多陀阿伽度」。(《大智度論》釋初品中八念義第三十六之一)

《法句經》心品:
此心隨欲轉,輕躁難捉摸。善哉心調伏,心調得安樂。
此心隨欲轉,微妙極難見。智者防護心,心護得安樂。
心若不安定,又不了正法,信心不堅者,智慧不成就。

《雜阿含110經》:
世尊覺一切法,即以此法調伏弟子,令得安穩、令德無畏,調伏寂靜,究竟涅槃;世尊爲涅槃故,爲弟子說法。

《雜阿含498經》:
(舍利弗白佛言:)“我聞世尊說法,轉轉深,轉轉勝,轉轉上,轉轉妙,我聞世尊說法,知一法即斷一法,知一法即證一法,知一法即修習一法,究竟於法,於大師所得淨信、心得淨:‘世尊是等正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