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美國聖地牙哥北區林淑芳、歐陽平、張昭月、許俊昭等數十位宗教界人士,邀請正在海外巡迴說法的馬來西亞開印法師在Rancho Bernardo Holiday Inn的會議廳舉辦了《開印比丘書法交流》活動。同時應邀參加的還有聖地牙哥書畫界人士伍卓凡、吳偉、李克恭等。

開印法師雖出生于馬來西亞,年屆弱冠即獻身沙門,但對中華傳統文化卻推崇備至,少年時代即受中國嶺南畫派啟蒙。法師在潛沉佛法的同時,對中國書法、繪畫、詩詞、茶道和篆刻等多方面也有著深入的研習和探討。歷經二十年余,雖然法師目前年僅四十多歲,但已積累了深厚的漢學功底。

在書法方面,法師不僅精研唐楷,更旁及篆、隸、行、草各體。篆學吳昌碩,魏碑臨寫張猛龍及龍門二十品,隸書學乙瑛、張遷、禮器等,行草則深得王羲之、黃山谷、米芾之筆意,近年來更是對秦漢簡帛情有獨鍾。

在充滿茶香和禪樂的寧靜中,書藝交流開始。開印法師在電子螢幕上展示了曾在臺灣《百福莊嚴書藝展》上廣受好評的作品數十幅,並對重點作品進行講解,闡述創作體會。法師還向到會的聖地牙哥書畫家們贈送了法師的書法作品集《百福莊嚴開印法師書藝集》,法師的藝術傑作和才華使與會者為之欣賞和欽佩。

在大家的熱情邀請下,聖地牙哥中華美術研究會會長、著名書畫家伍卓凡先生首先揮毫,在四尺整宣上書寫了早年得意詩作“風吹楊柳雨飛聲”七言絕句,伍先生縱情奔放的行草筆法得到了法師和與會者的一致贊許。為了湊趣,李克恭也書寫了一幅唐詩五言絕句,李的行書似乎意在追求一種飄逸的感覺。

接著,開印法師上場表演書藝,只見法師氣定神閑,左手背後,右手執筆,同樣行草筆法,但見筆墨酣暢、法度嚴禁,在運筆揮灑之間雖然不免流露米、黃的筆墨意趣,但更為突出的卻是法師的那份禪定、那份肅穆。法師書後落款簽名章元,我想“章元”既是法師的名號,或許也是“莊嚴”的諧音吧。

開印法師曾經書寫的經文有句“無慧者無定,無定者無慧,”法師揮灑筆墨的那份禪定,不正是印證了評論家們所說法師“不以書法為書法,更融佛法于書法,藉以收攝身心”的無上追求嗎?法師自己也說過“凝斂心神,頗能淡然而處寂,古道照顏色。”
法師換了一幅新宣,突然一手抓起雙筆,飽蘸濃墨,一改行書的輕快流暢,用凝重、緩慢的筆法,寫出了“百”字濃重的一橫,細觀法師,的確有種筆力千斤、力透紙背之感,須臾,一幅充滿古意的漢隸“百福莊嚴”四個大字便躍然紙上。大廳爆發出一陣掌聲,參加書藝交流的各界人士不禁為法師的精湛書藝所折服。

現場揮毫結束,伍卓凡先生髮言談了個人感想,他首先讚揚開印法師書藝精湛,不愧為優秀的書法家。同時又說“有文人書法家,也有畫家書法家。文人書法家講求法度,畫家則更傾向於任意揮灑、無拘無束。”

書法交流活動結束了,在返回的路上,筆者深感不虛此行,通過書法家的現場交流,深感受益匪淺,從法師的“禪心墨韻”中,也的確得到不少有益的啟迪。

文 / 李克恭
2012年2月27日

伍卓凡先生作畫

伍卓凡、李克恭先生揮毫

開印法師和書法家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