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融冰之旅

七天的慈心禪,彷彿經歷一場心靈的融冰之旅,心中滿是感恩與喜悅!日復一日,慈心作意,感覺心在慈光的照拂下,春暖冰消,終究體驗到心的纖細、透明、柔軟、平靜和欣悅。這樣的心地品質,對照未修慈心禪之前的心境,我突然警覺到:如果沒有自覺性地將正念及慈心帶到生活觸境中,我們是如何不經意地讓敵意及瞋恚爬上心頭!

修習慈心,是先以自己作為培育慈心的對象,因為我們最愛的人,其實是自己,所以這是最容易轉起慈念的所緣。這個以「愛己」為出發點,然後擴大為「愛他」——對敬愛所緣、中庸者、怨敵…乃至十方無量眾生散發慈愛的禪法,在修習過程中,我體會到,當心與慈俱保持正念之時,其實相應於六波羅蜜的培育。因為在「願自己及眾生快樂」的善念下,我們願意隨緣盡心地去幫助別人,力行財施、法施、無畏施,即是培育「布施波羅蜜」;我們會心甘情願地持守自護及護他的善法,過著自我節制的道德生活,即是培育「持戒波羅蜜」;即使受到不合理的對待,我們寧願安忍,也不忍心去傷害別人,即是培育「忍辱波羅蜜」;為了常住慈念,心必須不放逸地保持正知正念,依「四正斷」精勤地斷除惡法增長慈心,即是培育「精進波羅蜜」;在對有情眾生散發慈愛進入慈心三昧至第三禪,再轉修其他禪法至第四禪,乃至四無色禪,即是培育「禪定波羅蜜」;由於無私地希望眾生幸福快樂的願力,我們會自我策勵,遠離愚癡無智的行徑,透過慈心三昧令心平靜專一,進而觀察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無常、苦、無我的生命實相,捨離我執,並成為眾生樂活的泉源,即是培育「智慧波羅蜜」;透過修習慈念轉起七覺支,則能導向究竟解脫。

佛陀非常讚歎修習慈心的功德,也鼓勵比丘們多修習慈心。在雜阿含經中,佛陀曾如是開示:「若一個人早、中、晚各以三百釜的食物惠施眾生,其功德遠遠不及對於一切眾生修習慈心,即使他修習慈心的時間,僅如擠牛奶般短暫。」原來,布施飲食功德雖大,也只能暫時幫人紓解饑渴,讓自己獲得短暫的布施樂;而修習慈愛心,卻能提昇自己心念的品質及能量,培育六波羅蜜,自安樂、亦安樂他,導向究竟離苦、體證涅槃。

對苦境的強烈敵視與抗拒,背後其實蘊藏著一顆渴望離苦的心。我心如此,他人亦然。是冤、是親,並無定數,端看如何對待與用心。在修習對怨敵散發慈心的當下,我發現怨敵和親人並無分別,俱是堪憐的受苦心靈,俱是值得祝福的有緣人。數十年的人生洗禮,我深刻體會,以瞋報瞋,只會為彼此帶來更深沉的痛苦和敵意,這絕不是愛自己的好方法。針鋒相對的那一刻,總要有人懂得先退一步。修習慈心,就是要培養自己樂意退讓的柔軟及心量。生命境界的轉圜,也許就在這一念之間。

有研究指出,心念具有驚人的力量,不同的心念,會產生不同的腦波及能量。有內觀經驗的人,會同意這樣的觀點,也明白修心護念的重要性。心長期專致於慈愛的意念,將轉去心的不善傾向,改變瞋恚的習氣反應。就像在一池濁水中源源不絕注入清水,必將淡化原來的不淨,乃至完全淨化水質;修習慈心,經常為心靈注入慈愛的活水,也可以稀釋潛蟄在內心的敵意、瞋恚等不淨情緒。雖然,根深蒂固的瞋恚結,必須證三果之後,才能徹底斷除;但是,心念轉向了,生命的界面亦將隨之轉變。這個「願我及眾生」沒有敵意、沒有瞋恚、沒有痛苦、保持快樂的慈心禪——從和自己和解開始,學習寬恕自己、慈愛自己,然後擴展到和整個世界和解,學習寬恕怨敵、平等慈愛一切眾生。體驗過內心無瞋的清涼與喜樂,那種微笑從內心深處綻放開來的感覺,你會確信,修習慈念,必將復育曾被瞋怒之火燒得傷痕累累的心田!只要持之以恆,殷勤修習,這片稚嫩的慈心苗圃,終將開滿馨香的慈愛之花!

在此,感謝開印法師、如智法師的禪修指導,感謝高雄朝元寺提供道場護持,感謝高雄正信佛青會、淨心文教基金會熱心促成此次因緣。沒有以上善士慈悲利他的胸懷,我們是不可能得到這些利益及體驗的。

文/張碧華
2008/11/12
(載自http://www.kyba.org.tw/board/showbbs.asp?bd=1&id=98&totable=1

相關活動心得分享:
高雄朝元寺慈心禪七心得分享——李琳香
高雄朝元寺慈心禪七心得分享——宗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