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30〈序品 1〉:「譬如穿井,已見濕泥,喜慶自歡,無復憂患。」(CBETA, T25, no. 1509, p. 280, c22-23)

如人挖井,已經可以見到濕的泥土,歡喜自樂,不再有得不到水的憂患。

論義是在詮釋,戒法是善知識,戒會世世跟隨我們,不相遠離,讓我們心得安穩。

這比喻在《大智度論》卷15是通於布施、持戒、忍辱,具足三者能得福德安樂。

然不同的是,論云:譬如穿井已見濕泥,轉加增進,必望得水。而且還多一鑽火喻,鑽木若已得見冒煙,倍復力勵,必望得火。意思是説,若能增進用功,則更得殊勝的禪定、智慧。(CBETA, T25, no. 1509, p. 172, b6-11)

不管是學習戒法,或加上布施和忍辱,這些善法除了令自得福德之外,更重要的是它能世世相隨如善知識,引導你莫誤入歧途。這可以理解為,若習學善法已經成為慣性,它將牽引你世世不離三寶,不棄解脫道。

當然,如果挖井半途而廢,則好像發心持戒或修習善法後,忘失初心,也就無法感得大福德了。

為什麼説有善法福德能令心安穩呢?因為這些善業,是別人搶不走的。而當自己遇到生命考驗的時候,你閉上眼睛,憶念著自己曾經修過的善業,我們就不會擔心會墮落惡趣。

能夠不墮惡趣,又能世世繼續修習善法,內心自然安穩慶喜。

我們經常要反思:我持戒和修善法的心,有沒有像挖井那樣一鼓作氣,還是做做停停呢?戒是善的習慣性,我們有沒有經常憶念自己在持戒呢?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