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還很健康的時候,還活得很自在的時候,我們可以很隨意的說:有生必有死,這是自然的法則,任誰也躲不了,安心安然安泰的接受吧!

一旦自己發生突如其來的意外,不管是色身哪一個部分受到傷害,假如嚴重到連肢體要移動都有困難的時候,你會發現,很多內心的脆弱將一一浮現在沒有人的夜晚裡。雖然你可以用很多道理來安撫自己,或用很多經咒來彌補空虛,但是內心的脆弱只有自己知道程度是到哪裡。

我們沒有得到疫情病毒的時候,可以做很多防範,也可以瞭解很多資訊,不管是政治方面、醫療方面、保健方面、健康方面、家庭方面等等。但是我們可有設想過,假如有一天染上病毒的是自己,自己該如何安撫此心呢?

在隔離中心或在醫院,有人陪著、有醫生護士看護的時間比較容易打發,但往往夜深人靜,無有人煙的時刻,你將會發現恐懼是無孔不入的,甚至於一個小小的聲音,隔壁傳來一個小小的呻吟,你可能會聯想到死魔的即將來臨。

在學習成長和解脫的過程,在具備健康、在強壯,或帶有種種準備的物資與心理層面的知識的時候,你覺得自己對死亡是很有把握的,可以做得到很灑脫,但是你可能萬萬也想不到,自己內心脆弱的一面連自己都不曾發現。

假如我們有機會認識到自己脆弱最深刻的一面時,你就會相信佛法所講的,不管你從信願行門、慈悲行門、智慧行門的修學都好,只要一天一天的讓信心增長,道心堅固,出離心、菩提心越來越增強的話,我想這多少對我們面對死亡的恐懼,有極大幫助。

別人來探病,別人的噓寒問暖,雖然可貴,也值得感恩。但是遠遠無法相比三寶給予內心踏實安穩的穩定感。心如果穩定,不怕黑暗和恐懼,不怕生命的中斷,一切交由因緣來決定,隨身心的因緣,可以走多久就走多久,不能走時也就接受因緣,看著它、認識它、明白它,那就不會感到害怕了。

我們的生命其實很短暫,色身其實也很脆弱。平常人要看到身心平安健康並不困難,但在醫院裡你會發現其實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色身有受損,內心的脆弱自然會增長;精神的不安,反過來也會影響色身的躁動。總之色心相依,要和合及和平的相處,實在是難能可貴的。

我們在很健康、精神很好、周邊的因緣也很順利時,千萬不要浪費時間,要好好體驗佛法、修學佛法、看清人生、認識身心等內容。因為我們生不帶來什麼,死時也將什麼都帶不去,能跟隨我們的只是業力。假如我們在這過程當中,不受煩惱業力的影響太大,內心不斷用佛法來安慰自己、安慰身邊的人,我想即使今生沒有辦法現生解脫,也必然會有繼續修行的善緣出現。

我們要將身心奉獻給三寶,因為真理告訴我們的是事實,不是理論。你用真心、用生命體驗幾分,就有幾分的經驗和感悟,留在你的生命當中,別人取之不走,自己也用之不盡。

如果因緣能讓自己認識內心脆弱深層的一面,請不要害怕。佛在雜阿含經的病相應,有許多經典的開示。從中你可以看到佛陀有時去探望病比丘,有些會痊癒,有些還是會死去,這證明了佛陀並不是世間人所想像那般有萬能的不死藥,但佛陀會善用智慧去面對不同的眾生,而給予不同的法藥,安慰他最後的旅程。

有時佛陀會用信增上法門,比如六隨念,讓他在恐懼當中憶念佛法僧等,讓他排除恐懼,深具信心,即使不能解脫,至少能夠於往後留下繼續修行的善緣。有的佛陀開示之後,他還是捨報了,但是因為有佛陀的出現,他在臨終的一刻聽到了正法而安詳的捨報,也得到究竟的解脫。

生命的長短,有時候不必太過奢求。因緣如果盡了,勉強也只有痛苦。但是我們不必糟蹋生命,如果還有因緣挽救,讓自己更珍惜人生,在有生之年奉獻給眾生、奉獻給佛法的話,我想這樣的色身,即便脆弱,也會活得很有意義。

我們不必刻意去尋找脆弱的自心,因為一旦無常考驗來臨的時候,他自然就會呈現在我們的面前。在他來臨之前,我們用功學習佛法,讓自己做好充分的免疫,我想這樣的準備,比起什麼都來得重要及有意義。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4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