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28〈序品 1〉:「譬如人渴得一掬水則足,不須瓶器持水;若供大眾人民,則須瓶甕持水。」(CBETA, T25, no. 1509, p. 269, b13-15)

如人口渴,得一瓢水就足夠解渴,不需要拿瓶子裝水。如果要供給很多人喝,就需要用瓶罐桶來裝水。

這比喻是用於形容人的心量之大小。有的人在生活的細節上,不容易想到別人的感受,只要自己夠用、夠吃、夠住就好了。

另外,則有一類人,他處理自己的生活細節時,他比較會想到別人;比如,還沒有來吃飯的人,他會想到留飯菜給別人,而不是把吃剩下的給別人。有的人,或在工作上,自己的部分先完成了,他會去關心身邊朋友工作完成的進度,大家都一起完成,才快樂的一起下班。

有時候這也跟個人的職責身份有關。你有多重的責任,你就會有多大應該要關心的人事物。

有些是個性使然,有些是責任在身,很難從外表去審核別人,但我們可以輕易發現自己是有怎麼樣心量的人。

有這些做事的差別,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呢?其實意義蠻大的。要解決一個人的生活問題,其實是比較簡單的。相反的,假如我們要幫助眾生離苦得樂,就會顯得責任重大,壓力不少。當然,這自然就會影響到善業積聚的多或少了。

個人的問題能自己處理,在團體中自然也是好事。不過如果周邊的人都還是問題很多的話,我們其實也很難獲得安樂。所以這種性格,應該可以分別來說明。

重個人或重團體的不同性格,各有優缺點。如果我們把這兩者結合為先後次第的話,就比較可以圓滿的說明。意思是說我們修行人,聞法修行是首要的,就是要先處理個人的問題。

當個人的問題有辦法改善、解決了,我們就要多一份心去照顧我們周邊的人。如果彼此都能夠到達和樂清淨的境地,才是最圓滿的人間淨土。

我們經常要反思:先處理個人的問題,跟自私自利有什麼不同?如果只有照顧別人而忽略自己,又將出現什麼問題?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8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