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28〈序品 1〉:「如坏瓶得火燒熟,能持水不失,亦能令人得度河。」(CBETA, T25, no. 1509, p. 269, b3-4)

古字「坏」,是未經火燒熟之瓶。

像一個經過火燒熟的水瓶,它能盛裝水而不令漏失,也能讓人度過河水。(或許空瓶會浮在水面的意思)

在論書中,這是形容菩薩要有禪定和智慧,才能夠到達彼岸。坏瓶喻禪定,火燒喻智慧,由定慧所得的實相,才能成就佛道。

由這裡我們可以知道,修禪定是蠻重要的,它如渡過河流的工具。但是,這個工具是還沒有經過火燒熟的瓶子,即使你用來渡河,也會沉到水裡,並隨波逐流,沒有辦法渡至彼岸。

所以,具備了工具,還要學習智慧的火焰,用這些智慧的火來燒烤這個工具,讓它堅硬牢固。這樣瓶子夠堅固了,才能盛裝水,或者是把它放在水裡,它就能夠浮起來,而不會被水融化,藉助這樣的力量,才能到達彼岸。

我們學佛的人經常顧此失彼,稍微學習到一些禪定功夫,或者是觀照的方法,就覺得已經能夠得解脫了。但實際上,如果我們的智慧火不足於燒熟這個道具的話,那麽也許我們所使用的還是一個很脆弱的工具,因為一旦你進入這個生死流,方才明白它無法讓你到達彼岸。

徹底而言,實相的智慧,才夠成熟,而實相即是涅槃的智慧。所以,在未證得三解脫門之前,我們都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我們沒有辦法除去我執或我見,那麽真實的智慧就無法生起。因此,修行一定要定慧平等的學習,偏廢其一都不可能有成就的。

由定生慧,如坏瓶經火燒熟,瓶就能盛裝實相水,令度至解脫彼岸。

我們經常要反思:目前我們所學的禪修,信心和方法掌握程度如何了?我們對禪定和智慧的內容,能區分清楚嗎?二者又是如何相互增上?這都該是佛子們好好思維的。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8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