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禪林住持開印比丘於七月四日至六日,一連三天下午三時至五時於禪林開示「契經及其註釋書的研讀方法」專題講演。出席者有山上的住眾及有興趣的佛友們。

阿闍梨第一天先介紹南傳尼柯耶和北傳阿含的文獻史。依呂澂、印順導師等的研究,肯定相應修多羅部份最原始的,并解釋契經是上契諸佛理,下契眾生之機。還比較南北傳契經的總頌、本母的次第等,依此架構知道原始阿含的本母。

第二天則介紹南傳及北傳的論書包括註、疏、鈔等的不同。也解釋最古老的註釋屬第一綫資料,包括南傳的「分別論」,北方上座部的「法蘊足論」、「舍利弗阿毘曇」等珍貴的文獻。第二綫的有佛滅九百年,覺音論師的《清淨道論》和五部的註釋。北傳的有《瑜伽師地論》、《成實論》等。而跨於第一和第二綫之間的,約佛滅五百年間有《大毗婆娑論》、《大智度論》等。這些都能讓我們依它去理解契經的甚深法義。阿闍梨也較鼓勵同學以這些佛滅不久的大德們的詮釋來閱讀契經,免得以自己的見解去研讀。

第三天是實習時間,阿闍梨要同學依先前發出的二分講義來學習報告:(一)自己依文解義,(二)依南傳註釋,(三)依北傳論書的解讀作報告。內容為解讀「何義經」及「法句經372偈」。阿闍梨以發問、反問、追問、引導等方式讓同學們發表,過程中有擔心、不安、愉快、法喜的感受,但從中卻學習到很多,比如「何義經」中的歡悅Pāmojja是微弱的喜Piti,有歡悅為足處才會有喜。“如實知見”在註釋中定位在七清淨道次第中,度疑清淨後的幼嫩觀,初觀者成就才開始如實知見。如此精準的說明,真是太棒了!這種學習幫助同學在有心深入經藏時,有效地閱讀原典、領會法義,真是不一樣的課程。善哉!

文/淨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