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事就像佛法形容的,乃因緣和合而成。

我今生從沒計畫過會離家那麼遠來到北美大陸,也沒有預料到會遇到佛法,可是這比一切我所能夢想的都好。學習佛法的腳印一步步邁開,這不,忙季一過,急忙抓緊把失去的時間補起來;得知開照,開印兩位尊師一起在羅城弘法,心花怒放,真讓自己趕上了。

到的當晚,洪會長親自開車接我們,王岷師姐,曉平師兄不辭辛苦準備了豐盛的晚餐。見到了久違的師父們,一位在揮毫成書,一位在為大家搶鏡頭,有幸結識了多位新朋友,房間裡笑聲不斷,暖意融融。更不可思議的是見到了寂靜禪林創會會長寂正、靜真夫婦 – 兩位極其平易近人、真修行的菩薩,並聽說他們等了我們很久了。

除了師父們每日點點滴滴的言傳身教,開印師父更為大眾做了一場公開演講,主題是“轉向快樂自在的秘方”。

聽得當然很過癮,很享受,可自身修習的功力很弱,只能淺淺地有感而發。

每個人都有習性的方向,比如悲觀,比如樂觀。習性雖有定向,卻可以轉向。就比如寬恕這個品質是可以通過訓練日臻成熟的,而寬恕也並不等於認同對方的錯誤行為。

師父問我們做到快樂難?還是自在難?我們異口同聲答:自在。什麼是自在?自在就是沒有障礙,沒有卡住,比如情緒失控就叫做不自在。

當有煩惱出現,不要逃避或只是壓抑,要去瞭解它:什麼原因會起煩惱?當瞭解原因之後,我們可能就會情願試著改變它。即從煩惱中學到觀照,煩惱轉成菩提。

師父引領我們走進正見的門,是為使我們在師長的幫助下最終可以自己修行。所有的一切學習,和與之相關的經歷都是為了建立這個正見。師父強調從十福業(三端正法)做起是最基本卻又紮實的修行。先正其見,而後淨其戒,一旦正見養成,止修有了根基,修習起來障礙也相對減少了多。當知見改變的時候,人的身心也已經起著變化了。正見不只是一個理論、概念,更是一種淨信、正念相應的抉擇力。

自己好像也字面上理解一切緣起的道理,可是煩惱還是有,境界來的時候反應也不夠快 (說實話這比我學習佛法、應用佛法之前不知道強多少倍了)。師父提到達到真正的「自在」還要靠止、觀訓練;這個是我從前未曾聯繫到一起的。也就是說,雖然可能在觀念上明白緣起性空,卻沒有看到真相。世間的思維理解是需要的,但是是不夠的;要想更熟練,需要強化定力,強化保持正念的功夫,止觀相配合,才能隨時隨地用心關照體會。師父形容奢摩他的訓練就好比熔金,而之後的打造是Vipassana。從柔軟到修定到Vipassana, Vipassana 才真自在。

記得開照長老也在一首詩中提到「轉念就在眼前」,「轉世也在一瞬間」。

一直都為自己不能隨心所願有那麼多的時間去一門心思鑽研佛法,禪修而時不時煩惱,不知道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有時會幻想著所有醒著的時間都歸自己做主,於是把所有想看的書都看完,所有要精解的講座全都聽完,每日規律禪修,最好在時候到了再閉關一段時間 … 現在我也有一個遠大的目標,不過卻是時時把握住現在的每一秒,把它化為高品質的經驗。

現在的一念若能守住,就不會做錯事,講錯話,也不會懈怠懵懂了。如果當下有幾分鐘呼吸可以讓我專著,就閉起眼睛做一下,地鐵上站著的時間,所有不自覺打妄想的時刻,於是每日程式儘管還差不多,徹底放鬆、流暢,柔軟的感覺卻持續而多了。如果沒有1小時,就是10分鐘也不錯,10分鐘用上力也不簡單了。不能一口氣把師父們的講座聽完,甚至一個session也不能,那就聽一句是一句,先慢慢薰著。專注當下正在做的那件事,日子好過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