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臺灣的阿兵哥,快服完兵役的最後一百天,叫「破百」,天天忙著倒數營裡所發放的饅頭,愈吃愈少,距離「重獲自由」的歡喜日就愈近了。相反地,佛世時的釋迦沙門,在依循佛制三月安居後才加一歲,出家愈久,夏臘愈高。後來安居習慣,也就成為了沙門在道業上的莫大助緣,三月安居,九旬近百,結束時,又稱「佛歡喜日」。

出家人除了平日住持道場、弘法佈教的工作之餘,也應有個人用功的時間與環境,不能終日疲於奔命,緣多外攀,或散心雜話。中國佛教的出家人,除了安居,還有其他靜修方式,例如七七四十九天的密集禪修、禁足、閉關等。此外「禁足十年,木食澗飲」,無論深山古剎,野林獨居,只要懂得方法又肯用功,許多看似不甚理想的環境,也都成為攝心辦道、嚴守本務的處所。

出家人在教理基礎、止觀經驗,及辦事能力等各方面條件皆具備之後,再來投入弘化,相信是最為理想的弘法人選,也是不少出家人夢寐以求的生涯規劃與修學次第。我相信,有了這基本的修行功夫,當面對逆緣困境、誘惑重重時,也較易把持得住身心,較好調適。當然,這樣有福氣先修後弘的出家人,也是難得。

禁足,雖然不及閉關嚴肅,也沒辦法徹底過濾掉一些日常的寺務瑣事。今次我終於如願以償,雖得一年半載(只有一年半的靜修),已感滿足!希望從披閱經論、註釋書所得的修行憑藉,未來應用在佛法教育上,這個方向,心裡有了個譜。

近年寂靜禪林所出版的,如《死亡與再生》、緣起圖、開示光碟,和歷經二年多方完成126講的《沙門果經》等,件件法物,都感受到監院、住眾們及無數幕後工作者所付出的愛心、熱忱及擁戴!

在禁足期間,發生了不少不幸事故,從印順導師捨報,如恒比丘病危,會長寂正的出血性中風,到近來漢祥夫人雨秋的病逝,怎不叫人掛心?疾甚曰病,老、病、死都是苦。

晏殊說「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我們與其只在徒然傷感那些消逝過往的餘事,不如「憐取」眼前當下的一切。眼前人,不限親愛家眷,還包括當下一切的人、事、物,好好珍惜與善用現有資源(能力、經濟、健康、壽命等),修諸福業,勤修三學。

多事紛擾,正考驗著一位三寶弟子如何保持一貫的正確見行,如何觀待這世間的生滅。

不動則已,一動江水漣漪、起伏不止。解夏後,希望還留一點時間收拾盪漾之餘的後勢,稍息,重要的任務,還在前邊。

(載自寂靜會訊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