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飛逝,一轉眼寂靜禪林創立竟已渡過了六個年頭。

回想當年,大家的一股護教熱忱、勇氣及帶些衝動的天真,才有今日的我們。六年,在佛教史兩千五百五十年的時光隧道裡算不了什麼,但在「人生七十古來稀」的有限歲月,六年啊,人生又有幾個值得回顧的六年?

委員大會上,我內心是夾雜著一些愧疚的。不知大家在這六年的一路走來,參與、奉獻、有苦也有樂,從中我們學習到了什麼?道業是已有增長、壞習氣得以銳減?

佛教重視人生教育,在人類舞台上扮演著督導世人向善、向上、向於光明的教育聖職。佛教教育需要依靠制度建全的道場及擁有良好品德的弘法人員不斷地無私奉獻。凡有付出,也必仰賴固定收入來平衡;長期穩固的經濟支援,也讓投入教育工作者或教育單位無憂無慮的付出。一個佛教道場的維持,並不離此世間法則。財施,是衣食住藥等資具,需長期仰賴四方信眾的布施護持;法施是道場的教育回饋,將正法施予廣大的信眾。如此,兩向合作,互相支援才能令佛教教育長久的延續下去。

幸運的,寂靜禪林若干年前成功地移植了南北傳佛教的一些優良傳統,無論戒律制度、止觀修習或嚴密架構的阿毗達磨義釋訓練,我們已開始一步步的學行上路。感恩過去祖師大德們留下諸多寶貴的經驗提供後人參用,省略麻煩,不必什麼事都要從「零」開始。

「百年樹人」的教育,它迫切需要一個如法如律的正規體制,例如戒行清淨及正知見,這是萬萬不可或缺的基本條件。有了正見和戒行的不斷奮戰,精勤不懈,相信聖道就不會距離我們太遙遠了。不過,就現階段的現實情況而言,我們「只問耕耘」就好了,沒有三、五十年的埋頭苦幹,還真不敢預見什麼好成績,遑論大豐收?

人類的欲望,永無止境。無論一個道場在建設經費上的籌措,以及廣大信眾對一個道場的渴望欲求,同樣都是沒完沒了的。珍惜與善用每一當下,不必過度地將希望寄予眼不見、耳不聞的未來。許多願景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假象,欺騙了自已,也欺騙了別人。現在的寂靜禪林在資具建設上雖不甚豐富,但還不至於會讓大家餓死凍死;佛法甘露雖不充沛能夠滿足每一位,但也不缺乏課程;同參道友雖非個個聖賢,但都可以在道業上互相提攜,互相切磋,還算過得去嘛!那大家還在挑剔什麼?遲疑什麼?等待什麼呢?是否等到「沙門樂住」(禪堂)建蓋好,行政大樓也可以正常運作的若干年後,萬事具備了,禪林也待恢復了一片「寂靜」時,才是修行的好時節呢?

我想起了無門慧開禪師的一首詩:「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春夏秋冬任何時節,都是修(福雙)行的好時節。參與寂靜禪林護法工作的委員們,大家既是三寶弟子,應知確立正見及持守五戒的好處,相反的沒守戒、沒正知見的過患也應如實知。唯在具備這兩項修行之始的首目後,修習止觀、護法護教才能穩固,也不至於出現什麼嚴重的行為差錯。

聖嚴長老在《無名問無明》(與影星李連杰居士)的一段對話錄中提到:「道心之中有衣食,衣食之中沒道心。」有道心的人不愁衣食,甚至衣食中也有佛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賺錢養家是一位在家人的本份事,金錢對在家人來說是一種必需品,沒了它不行,但對一名正信三寶弟子而言,錢不是奮鬥的究極目標。

2005年再六天成為過去了。我以身兼住持職事的一介比丘身份,籲請各位委員們惦記大家自己的學佛初衷,在為寂靜禪林奉獻時亦不忘宗旨,清楚知道我們為何而來?為何為忙?希望在道業上都有所加持,更加地確立自己的人生方向。為活動而活動,或仍在世間名利上打轉,忙個不停,這就喪失掉佛教徒應有的本份了。

人類在欲望舖天蓋地的大環境中求生存。每一個人出世就已確定必將死亡,一天一天的過去,在欲望仍無法滿足時,卻日愈走近了死亡邊緣。我們要如何在學佛的行途中不為名利誘惑?如何將佛法溶入自己生活心態及形態並感動週遭的人?

做到不被環境影響,已經不簡單。還要立志去影響環境與他人,這就更顯示出三寶弟子的英雄本色啊!

2005年即將過去了,真誠地希望大家學到更多的法益,習氣更有了具體的改變。

信是有緣(下平聲.一先韻)
無明輪迴苦海顛,胎卵濕化似雲煙。
如今相聚為何事?衛教修行兩不偏。

於寂靜禪林常年大會獻詞2005-12-25

(載自寂靜會訊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