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28〈序品 1〉:「如酥、膠、蠟是地類,得火則消為水,則成濕相。水得寒則結成氷,而為堅相。」(CBETA, T25, no. 1509, p. 264, c12-13)

舉蠟燭很容易了解。蠟燭是屬於地大偏多的相類,是堅硬相,若得到火的燒燃則消融為水,轉成濕相。水是濕相,若受熏寒冷的溫度則結成冰,冰則為堅相。

這譬喻告訴我們,一切法都是沒有決定性的。你給它什麼因緣,它就長成什麼樣子。所以,眾生也是如此,有善法的熏習,他就成為善業的眾生;若熏習惡法,則亦復如是。

從這裡我們也可以檢視自己的性格、習氣等等,我活到現在這把年紀,對於周邊的因緣,還有我個人自己給它的熏習力量,才成為這種樣態的,試問自己滿意嗎?

假如認為自己已經習以成性,不能再改變性格,那此人就是有自性見,不能改或是不想改?只有自己清楚了。這種人沒有人能夠幫助他,和拯救他的,其必須等到周邊的因緣都對他施予壓力的時候,他才會知道自己是那樣的糟糕。與其讓別人當面指正,不如自己反思修改過來,才是智者所為啊!

我們經常要反思:萬物都會因為內在條件的改變,而面貌全非,更何況我們這個脆弱的五蘊身心呢?假如正確的思惟能把懈怠改為精進,傲慢改為謙虛,愚癡改為智慧,散亂改為禪定,請問這有什麼不好呢?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方丈說喻 2020年7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