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觸到一些護理人員,時間一久就可以觀察到每個人的態度、心情、做事方式等等的不同。有的人,照顧病患,他就是例行公事上下班打卡的模式,病人就好像一位顧客,既然來了就要招待他,他走了也不會覺得少了什麼。

有的人,他會把病人當成是自己的朋友,或親人來照顧,噓寒問暖,甚至於病人的一舉一動,他都問候關懷。

雖然可以區別很多不同類的人,但我想如上面這兩類明顯的就是一種是用無記心在工作,一種是用善心在工作。他們都有把事情完成,但是兩者的品質與結果,還有感應到的回饋,是有天地之遠的。

我們學佛修行時間久了,每個人的心態、個性、做事方法,也都一一的展露出是不是與正法有相應。有的人,就好像例行公事,做早晚課如上下班,過堂吃飯好像受罪一樣,出坡工作簡直就是剝奪了他的自由時間。

但有的人,他每天都在享受自己獲得出家因緣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讓自己很真誠、很充實,過得非常法喜。雖然不一定在戒定慧上面有多高深的體悟與研究,但是他對於三寶,對於正法的好樂,是很容易與讓人看在眼裡而深受感動的。他吃每一粒飯都心存感恩,掃每一寸地都覺得在累積善業,誦每一句經文都好像三寶對自己正法的開示,這種人明顯的表現出,出家就是他的皈依處。

光是這兩種人,我們就可以明白,動機、態度、結果、品質,真的差異蠻大的。

有時候你不論在哪一個地方都看得到有這種種的人,我們很難要求全部的人都相同,但最明顯的是這兩類人:用無記心在過活,和用善心在存活,這兩者是非常不一樣的。也許這是我自己主觀的判別,然而,這應該也是很多人的同感心聲才對。

雖然人各有志,每個人的業力因緣都不一樣,也許別人這樣活得很開心、很充足,那只是自己看在眼裡,自己的良知過意不去而已?

在這個疫情期間,你有沒有發現,有的人無動於衷,有些人恐懼害怕;有的人充滿怨恨,有的人充滿慈悲;不管你是選擇要做哪一種人,但是當下的心,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自己掌握好、觀察好,否則周邊的人都把我們貼上標籤了,我們自己還樂在其中,這不是太愚癡了嗎?當然,樂於給他人貼標籤的人,自己也不是高尚的。總之,人人能夠反省自己,提昇自己,改變自己,淨化自己才是最好的。就如佛陀,他的覺悟就分成兩種:自覺和覺他,但最關鍵的還是自覺。

這一種覺性,有時候是與生俱來,有時是過去的無貪無瞋無癡等種種的善因善緣所累積而來的,這種對世間生住異滅、成住壞空的覺悟性,是因人而異的。這一種覺悟性的大小,與個人的智力大小有關,也就是説有多高的悟性,就有多大的智力。

這種覺性、悟性,對世間人來說,用白話一點來說就是成熟度。有些人早熟,有些人年歲很晚才成熟。你看有些人四五十歲,個性態度、做事方式還是很幼稚,很不成熟。有的人二三十歲,就非常懂得為人思考,非常成熟,有老年人的穩重。這不是什麼特殊的智慧,這是我們過去及現在所累積的資糧、悟性而有的結果。

世間很多現象,總會讓人感覺人比人氣死人。為什麼我們一起學佛、一起修學、一起讀書、一起工作,但畢業後的成就卻有天地之別呢?有些人總會抱怨別人不懂得欣賞自己,有的人總是認為別人都耍聰明、用心機去爭取目前的利益名聞,卻極少有人懂得自我反省,用覺性去感悟到底自己的問題出現在哪裡?

學佛修行的第一步,就是自我覺性的開啟。假如你透過聞思修可以多少開啟從未有的佛法體悟,當你經歷過這一種覺性的開竅,不管你走到哪裡,看到什麼經論,遇到怎麼樣的人、什麼環境的考驗等等,你都能夠用自己的覺性去一一面對,調和融合,與他們和平相處。你不會去抗拒他、躲避他、抱怨他。

俗語有說: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看似很普通的一句話,如果你去慢慢的思維,可以讓我們建立很好的一種悟性的認知。因為一個人懂得自我反省、自我慚愧,自我發現種種不足的話,他就會想辦法讓自己成長,讓自己在有生之年改變自己的愚癡、無明和愛染。

我這段日子裡感悟最深的就是要提昇自己的悟性,要去開啟自己的覺性。先把自己修正好,自己的習氣調整好,自己的懈怠放逸糾正好,慢慢的你就會發現這種覺性,它是一種明亮的智慧。只要你跟一般人在一起,很容易的,你就會發現自己跟別人的不同。這種不同絕不是自命清高,而是你自然會發現,覺性越高的人,他越不想浪費生命,絕不會把時間花在沒有意義的地方。如果我們佛弟子的覺性,能夠及早被喚醒的話,未來的路你就可以自己平安的走下去了。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