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在全球刷新的新聞當中,大多會看到敬業的醫護天使的奮鬥故事,因為必須要戴口罩和防範面具,原本潤滑的肌膚已經變得臉上疤痕累累。醫師也因為沒有徹底的治療方法,看著病患痛苦指數的上升,自心的平靜再也耐不住,且流下無奈的眼淚。

在種種的場景中,很多時候人心展現出來的是善良、是光明的。但往往一落入文字的敘述,或視頻的傳遞時,就會成為另一種人的宣傳手法,或污蔑手段。

我到過不同的國家,看過不同族姓的人,有的地方之前雖沒去過,印象自然會被外層的政治色彩、新聞或者是文化所影響。但是,往往當你與人相處,與人互動的時候,你會發現人心其實很多是善良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對任何種族的人,不應該帶著有色彩的眼鏡去揣測或懷疑對方。為何人總不會反過來想一想,若我去別人的地方,別人如果用同樣的待遇來款待我的話,我有何感受呢?

在這疫情期間,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醫護人員,都讓人感受到他們就是敬業的天使。而那些很不幸得病者,在示範病毒的可怕,是值得仿效的眾生,更是我們以身示範的先驅。假如沒有這一些因緣的報導,很多人在這疫情期間,覺得自己的方法已做得很好,應該不會波及到自己;甚至於有些人根本只相信命中註定,所以不戴口罩,像平常那樣隨意的過生活。我們不能説這些人很自私,我們只能說他們沒有看到醫護人員的辛苦,還有不幸得病而犧牲的那群典範的先驅。假如我們明瞭這些因緣的啟示,我們更應該要保護好自己及周邊的人。

說實在的,這些人都是我們無聲説法的老師,我們能夠有現在健康的自保條件,更要珍惜健康的歲月,好好的存活下去,繼續行善。

我們也許沒有他們的偉大,但是我們應該要給予善心的祝福,祝願他們能夠平安,沒有苦痛。

這次的疫情病毒,是沒有種族區別的,而且它的流行及其變異性之快,讓全球的研究人員絞盡腦汁。雖然,我們也知道病毒不可能完全消失,只要在它受控的因緣下,人間就可以恢復正常了。從過去的H1N1、SARS、流感等種種病毒看來,其實都是如此的。害怕不是解決的方法,只有顧好自己與周邊的人才是關鍵。

看見死屍成群、病患無助的期盼,我想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心如刀割。所以,佛弟子雖然沒有專業加入醫療團隊,但是我們希望給予這些天使、這些先驅應有的種種祝福。假如任何的物質金錢、精神的支持等,能助他們減緩或消除辛苦,而獲得應有的鼓勵和慰勞,我想不會有人不願意伸出援手的。

今天我給需要的人祝福,在我需要的時候,自然就有人願意給我祝福。緣起因果是相互的,如同需要兩個手掌才能拍出聲音一樣。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