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靜喜居士(美國)2014年7月1日

一直希望有機會參加長期的禪修,可以把所學的方法練習的純熟一點,所以得知遠在馬來西亞的寂靜禪林主辦45日的禪修,真的很心動。在家人的鼓勵下,我報名參加全程的禪修。但在臨行前幾天,我又猶豫了。自問有必要為了禪修遠渡到地球的另一邊嗎?後來反省這種猶豫是基於對家人的執著與不捨。但和家人的感情再好,總有一天是要分離的。如果不學會面對,到了分離的那一天,走的人痛苦,留下的人不捨。還不如現在學會面對,希望相處的時候能珍惜,離開的時候能彼此祝福。所以最終我還是鼓起了勇氣,遠赴南洋。

到了禪林,想家的心情馬上煙消雲散。這裡的風景美如畫,佛友們更是友善熱情。我還有機會參加佛陀日的慶典,供養托缽的僧眾,如同身臨佛世,真的很感動。

WESA0044

佛陀日過後,馬上進入禪修期。我選擇以安般念為主修,因為我一直對這個方法無法掌握,想利用這個機會把方法練習的純熟一點。一個星期過去後,我那愛分析、判斷的習性就找上了門。我不自覺的研究所緣,然後設定許多所緣應有的”標準”。之後連所緣都看不見了。師父常常提醒我要尊重、喜愛所緣,但我還是無法掌握。這樣維持好幾天,心裡很沮喪。就在一個早晨,我慢步的登上沙門樂住,享受著清爽宜人的空氣,突然想到從事藥物研發的同修,每次探望病人後都會說,”啊!能活著就是一種幸福。” 當下,我覺得能呼吸就是活著,就是一種幸福,為何還對自己的呼吸百般挑剔呢?它太輕就嫌看不見,太重又覺得不對。。。屆時我終於體會,呼吸代表我的生命,我尊重它、喜愛它如同尊重、喜愛我的生命!有了這個領悟,所緣不但明顯,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10414899_695419730504488_5603063362268859890_n

今年的夏天是異常的熱,蚊子也非常多,我嘗試接受,但後來發覺,自己禪修的狀況跟著天氣的溫度和蚊子的多寡起變化。經師父提醒,我看見自己對環境有敵意。在師父的同意下,我轉修慈心禪。雖然這和我的初衷不同,但此時我應該真誠的面對眼前的問題。一轉修慈心禪,我對天氣和蚊子的敵意就顯露無疑。雖然知道不可以,但還是忍不住拍殺了幾隻蚊子,每到早上受戒時特別心虛。雖然在大眾面前發露懺悔,但看到蚊子肆無忌憚的吸著我的血,我就忍不住拍打它。本來是僧團的結夏安居,被我這個外國人搞得很不安居。禪正師父為了幫我適應,一下子給我防蚊藥膏,一下子給我蚊帳,讓我很過意不去。有一次在尼界出坡,看見禪念師父的雙手佈滿蚊蟲咬傷,但她還是任由幾十隻蚊子圍繞著她,甚至停在她的手上、頭上。她顯然對這些蚊子一點敵意都沒有,只是默默的拔著草。我頓時覺得非常慚愧。在第二天受戒時,我決意,”今天”即使被蚊子叮死,也絕對不拍打蚊子!一天過去了,雖然還是被蚊子騷擾,但我學會接受,真的沒有拍打過一隻蚊子。之後,我更有信心和蚊子和平相處。我學會預防,但如果還是無法避免,也就欣然接受。之後,我的心就明顯的穩定了,禪修也開始進入佳境。每次經過戒壇都會看到旁邊的石柱上刻著”戒為惑病之良藥”,我是親身體驗到了。

10346007_694483110598150_3142903959319622816_n

在一次坐長香時,有一隻蚊子停在我的上嘴唇。出乎我的意外,我的第一個念頭竟然不是排斥,而是提醒自己呼吸不要太用力,免得傷到它!這隻蚊子後來躺在我的鼻子上做日光浴,停留許久,臨走時還不忘再叮一下留個紀念。雖然之後幾天我頂著紅紅的鼻子,但心裡非常歡喜!每天讀頌慈經,”凡有生命者,若強、若弱、若長、若大、若中、若短、若粗、若細,盡一切無餘。或可見或不可見,或遠或近,或已生或未生,願一切眾生都快樂。”雖然很嚮往自己能有這樣的慈心,但總覺得那是理想境界,佛、菩薩的境界,和自己很遠。但現在經過幾個星期的練習,看著自己從排斥轉為接受,從接受轉為看到眾生的可愛處,我對佛陀的教導產生了更堅固的信心。如果像我這樣的嗔型人都可以有這樣的轉變,對一切眾生慈愛是可以實現的。

L1350230

因為我喜歡海,所以在這之前,去過沙巴幾次,但都是去旅遊的。這次待的最久,也最深入,只是旅遊地是自己的內心。這45天裡,我經歷了許多好的經驗,也遇到許多的挫折,但無論是好的經驗或挫折,我都很感恩,因為這些都是我成長的資糧。師父說,如果遇到了困難,要從自己的習性找答案,這句話我在這45天裡有很深的領悟。如果習性能得以修正,五蓋能調伏,那定就是水到渠成了。這如佛陀所教導,因有慚愧而持戒,因有持戒而無悔,因有無悔而歡喜,因有歡喜而有樂,因有樂而有定,因有定而能如實遍知、趣向解脫。以前學佛法,大多停留在文字上,這次能夠親身體驗佛陀的教導,走過一小段的古仙人道,心中升起的法喜真的不是紙墨可以形容的。

很感恩能有這樣的福報到寂靜禪林參加禪修。感謝家人的支持,師父們的教導和照顧,也感謝許多志工的護持。很高興和大家結了善緣,希望今後在成佛路上能彼此支持和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