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第一次有緣來到寂靜禪林,我就深深地愛上了這個地方。從此,我連續三年到此修習禪法。

也不知是否自己和馬來西亞特別有緣。記得二十多年前為了學習四念處的方法,我獨自去到檳城的國際禪修中心,開始學習內觀禪。及後在美國也參加過好幾位禪師指導的禪修課程。但因各種原因,特別是自己精進不足,一直沒有什麼進步。隨著逐漸年老體衰,也就放棄了修習。

三年前在加州和闊別了近二十年的二位同修見面,驚見他們在禪修中進步良多,獲益不少。其中一位臉上更是發出如燦爛陽光般的笑容。據她說這是跟開印法師修慈心禪很開心所致。看到他們的成就讓我欣賞、羨慕不已。而想到自己是個嗔心較重,愛恨分明的人,身心都很硬,對世俗的東西興趣不大,因此也沒有什麼事物能引起自己開心快樂。我想若修慈心禪,即使不能達到什麼境界,至少希望自己柔軟、快樂些也好。在他們兩位鼓勵下,我終於鼓起勇氣,來寂靜禪林參加學習慈心禪。

經過兩期的訓練,自覺是有所得益,在打坐時覺得身心都較柔軟、放鬆。臨走前,開印師父提醒我無論到哪裡,都多結界作慈心觀。因而平時生活中,當抵觸、排斥、抗拒的情緒一起,或心中不快樂時,也會及時提醒自己:「不要有敵意……,保持快樂。」心情就變得好轉,人也輕鬆快樂些。

這次的七天禪修,我希望加強自己的定力,徵得師父同意,修習安般念。由於平時晚睡,不活動,一下子要四點半起床,每天四次來回一百多梯級到禪堂,身體疲憊極了。所以在前兩天半禪修時,只要閉上眼睛,差不多就可以入睡。每當從禪堂回來,看到幾隻狗躺在門口熟睡,真有點羨慕他們。直到第三天下午,自己才開始進入狀態。心中牢記師父的教導:正念要留住在ABC(A入出息、B人中範圍及C接觸點)三中,重點是放在C的接觸點上,並且清楚了知所緣上的事,如入息、出息等。加上菩提比丘文章說的,正念是「清澈的覺知」說法。運用在修習中,從而使所緣逐步清明、穩定。在師父說我和這套修法有緣的鼓勵下,我會繼續去修習,能來一次算一次,能坐多久就坐多久,我不敢期望自己達到什麼地、什麼智,但求在定慧方面積累一點資糧,於願如是。

最後,我要衷心感謝開印法師的教導,以及禪林的所有師父們。他們是如此慈悲、盡責,細心安排、照顧我們的一切。還有大寮的師姐和義工們,每天辛勤地為我們煮出多樣美味的菜式,也讓我對馬來西亞不知名的豐富水果大開眼界。在此再次感謝!

文/偉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