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偉仁博士:【印度情境化、釋經學與因明:窺基大師對中國佛教方法論的重構】

在寂靜禪林住持開印比丘的推薦下,很榮幸能請到忙著教學的鄧偉仁博士到來亞庇主講禪林於7月31日主辦的時事關懷座談會:【佛教對世界末日的看法】。趁此之便,籌委會也邀請鄧博士於7月30日晚在禪林亞庇行政中心為大家分享他的專長課題,也既是有關他畢業於哈佛大學宗教研究所的博士論文題目【重情境化、解經學、因明:窺基中國佛教方法論的重構】。

在此之前, 開印比丘曾於7月4-6日在禪林主講【契經及其注釋書的研讀方法】。開印比丘在講座中介紹南傳尼柯耶和北傳阿含的文獻史,并解析南傳及北傳的論書包括註、疏、鈔等的不同,也穿插實習時間,引導同學在有心深入經藏時,有效地閱讀原典、領會法義(請參考禪林網頁活動報道)。

鄧博士的講題則重在介紹窺基大師注疏中的方法論,以及這些注疏方法如何可能為中國佛教建立一個穩固的解經平台,進而可能重構佛漢傳佛教的解讀。鄧博士從介紹窺基大師的生平開始。窺基大師(632~682年)出身在一個貴族家庭,伯父是尉遲敬德(唐朝大将,585年-658年),從小就有很好的學問根基,並寫得一手好文章。窺基大師是一位意志堅定的人,被尊為法相宗宗祖,百本疏主 和玄奘的嗣法弟子。法相唯識之學,是一門極為艱深,極為繁瑣的學問。窺基大師要求玄奘大師以十大論師的釋論百卷,揉譯為成唯識論十卷,這可是不簡單的貢獻。接著,鄧博士說明在敘述中國佛教時,一般學者多從歷史敘事(Historical narratives),中國化的佛教(Sinification of Buddhism)和解構或後現代主義批評中國化的佛教(Deconstructive/postmodernist critiques of “Sinification” of Buddhism)方面切入。鄧博士特別強調應用解構或後現代方法所引伸的問題。這包括自我解構的危機,有缺陷的方法,并失察于歷史的真實性。緊接著,鄧博士介紹窺基大師的注疏方法主要有三種,分別為:脈絡重構 (recontextualization)、梵文文法和因明。

鄧博士認為窺基大師承繼玄奘的使命也對前人對佛教思想的理解有需要修正的地方。一般我們僅僅以為窺基大師主要是藉由弘揚唯識法相宗思想來匡正古人對佛教的理解,但是鄧博士舉證說明上面所提到的三種方法論,也許扮演着更根本的改革 – 使得佛教在中國的理解和詮釋能和當時的那難陀大學的佛法學風接軌。最后,鄧博士也不忘舉例受窺基大師方法論影響而對佛教作出巨大貢獻的大師包括宋初法眼宗大師永明延壽 (904~975) ,明凈土大師蕅益智旭 (1599~1655),費影通融,歐陽竟無和印順導師。

比較親近開印比丘而學習上座部佛教思想,研討【清淨道論】和【阿毘達摩】的佛友,原本對有關專題不太熟悉,在聽了鄧博士的講解后,更能體會語文文法(梵文,巴利文)的掌握對瞭解精準法義的重要性,也贊歎佛教因明學的可貴性, 當然更崇仰窺基大師對中國佛教的貢獻。開印比丘也受法益的感染而説明年禪林要開辦巴利文班和佛教因明學課程。善哉! 善哉!我們拭目以待!

感恩鄧博士無私的分享,感恩一切因緣的具足。 愿此功德迴向一切眾生。愿一切眾生皆幸福,安穩和快樂。

文 / 淨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