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11.
是否心路十七个刹那,每一个刹那都能辨别出来,并且每一个刹那心所帶有的心所也都能觀察到?

答11.
這是巴利佛教較後期的阿毗達磨學說(印象中,為初期論典裡所未見),十七心識,何其細緻?因此,有的認為:這只是理論,但也有人主張:縱使細膩也應學習,可開發智慧之光。

問12.
觀是否可以簡單的理解成正見和正念?

答12.
正見(慧根)和正念,通於欲界、色界、無色界及出世間心。與智相應的修止、修觀,都有正見、正念。

問答13-17乃觀察三世的相關問題

問13.
觀察三世的時候,是否需要確定前一世或者說是以前的生命狀態具體是什麼呢?度疑清凈衹要求觀察因果之間的關係,那麼是否要具體到是何種生命狀態呢?

答13.
根據上座部佛教傳統的註釋教法,觀察過、現或現、未之間,主要是把握業與異熟的關係(不落神我見),與宿命及天眼有所不同,這在『瑜伽師地論』 、『成實論』及『大乘義章』也有提到。

問14.
在進行觀察的時候,是否都是現觀有沒有推論思維的方式?或者是兩者參雜的?

答14.
據我所知,初學佛者對過去世、未來世的業與異熟之間的信解多從聖言量來。初修觀時不免有推論成份(比量),但進入實際觀智時應有現量(有時與比量兼用)。

問15.
觀察之後思維還是先有正思維後有觀察?或者是兩者交替的?

答15.
兩者皆通。

問16. 
在觀禪當中兼用的比量是否也屬於如實觀?

答16.
這是一個佛門中的千年懸案。《清淨道論》在壞隨觀智裡有談到類智的修法,說法智、類智都是觀智,當然沒問題了。但「類智」的定義正是一個分歧的地方(也可能涉及個人的修證問題)。

在契經中,佛陀確曾談到觀當下的法智及觀過、未的類智,但類智是屬於現量還是比量,後來論師們對此有不同看法。《顯宗論》等的有部論師認為類智(anvaya)非比量(anumāna-pramāṇa推論),是現量。但有人認為,若根據巴利文獻則有可能找到一些支持「類智」等同「比量」的說法。

在巴利尼柯耶曾用過「推論」(anumāna)一詞,但那只是一種推人及己或推己及人的想像方法,不涉及修證問題。

問17.
如何知道自己是止、觀行者?更適合哪一個?

答17. 
若禪修者自覺定力 / 專注能力不差,直接修觀,也許可行。反之,無妨先培養一些定力之後再修觀。

問18. 
取是心所,貪和邪見心所,这个是菩提長老的解釋。不過我覺得,欲取應該是欲心所比較合適,因為貪只是指不善的,但是善業同樣可以導致再生有,那麼應該用雜的欲心所表示更合适。有佛友認為是随眠的所以用貪合適。那麼欲取到底是貪还是欲心所?

答18.
欲取的「欲」是kama,指欲望(屬貪),與七雜的「欲」(chanda)心所不同。前者是貪,而後者只能是一般的想要,如阿羅漢想要說法、想要托缽等…,只是想要,不能記說無漏聖者也有貪欲。

問19.
意根、意處、意識界、意界。他們到底都是什麼?因為什麼劃分確定?他們的作用是什麼?

答19.
意根=89心(各有功能)。
意處=7識界,或89心。
意界=1五門轉向心、2領受心
意識界=76心

註:10雙五識+1五門轉向心+2領受心+76心=89心。

意處是意根麼?
答:是的。

意界是意處麼?
答:不是。

意界是意根麼?
答:不是。

意識是意識界麼?
答:不是。

意識界是意界麼?
答:不是。意識界是 76心,如上所列。

問20. 
意、法生意識,這裡的意又指的是什麼呢?

答20. 
此「意」,指意界的五門轉向及領受。

上一頁  佛法問答 1~10                         

下一頁  佛法問答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