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講解中觀菩蕯戒的文章是貢噶旺秋仁波切(1921-2008)所著,確尊法師藏譯中。

貢噶旺秋仁波切於2002年前來沙巴亞庇講授了《現觀莊嚴論》與《入菩薩行論》。弘法大會由寂靜禪林、亞庇佛教居士林(普陀寺)和亞庇慈音精舍佛法研修會(慈音寺)三大佛教團體聯合主辦。詳文點擊 

 

 

 

 

中 觀 菩 蕯 戒

受菩薩戒時,首先要發菩提心,心中要想「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要證得遍智的佛陀果位」。由於這個緣故,我們聽聞甚深的教法,並依法修行。

一、 菩提心的福德

我們所聽聞的法是《入菩蕯行論》,現在再談一些發菩提心的功德利益。昨天提到在發菩提心之後,名字馬上就會改變為「佛子」,也就是改變為「菩蕯」。不但名字改變了,在實質上也獲得改變,即是成為人、天等一切眾生所應該禮拜的對象。不僅如此,在剛剛發菩提心,承諾要度盡無邊的有情,並且自己的志向永遠不退轉,所以,在受了清淨的菩提心戒之後,縱使在晚上睡覺或白天放逸的時候,也都因為發起這樣菩提心的福德,將會不間斷的增長。

這個量有多少呢?「等同虛空!」在經典裡佛陀有提到:如果發菩提心的福德是有形象的話,那麼,這個發菩提心的形象將會遍滿虛空,而且不只是遍滿虛空,還有剩餘。佛陀針對此還提到:若有人以遍滿三千大千世界的金銀珠寶等,供養如恒河沙的諸佛菩蕯,這樣的福德都比不上發勝義菩提心的福德。發勝義菩提心的福德是如此這般的廣大無邊,要是自己內心能夠生起這樣的菩提心,那麼受戒後所要守的菩蕯戒,是很容易持守的。

二、先行七支、懺業聚糧

    發菩提心,就大乘經典的意思加以註解的有情,可分為唯識派與中觀派。其中的唯識派在受菩蕯戒時有前行、正行與結行的儀軌,這部分和中觀派有些許的不同,兩派所持守的戒律也稍有不同,唯識派有些甚至較難持守。我們在《入菩蕯行論》中所講的發菩提心戒,所依的儀軌是中觀派的儀軌,會採用中觀派是因為它的戒極為廣大,它在行為上與受戒所依的儀軌,以及受完戒之後所要持守的戒,也都是極為自在的。例如在受戒之前,想要受菩蕯戒的有情,只要是心中想要依著菩蕯戒來修持的任何一個人,都是可以發菩提心及受菩蕯戒的。

發菩提心受菩蕯戒的有情,是不分出家眾或在家眾的,而在家眾過去是不是具有居士戒,這也沒有差別。縱使沒有受過居士戒,如果他想要受菩蕯戒,這也是可以的。不只這樣,如果過去因為煩惱非常得粗重,由於這樣的力量,讓自己造了一些極大的惡業,像這一類的有情,如果後來想要受菩蕯戒,只要他依著儀軌受菩蕯戒,他的戒體也是可以生起的。

由於這緣故,所以無論是農夫、工匠、軍人、獵人,或者漁夫,都是完全沒有差別的,只要他心中想要受菩蕯戒,都是可以的。因此,在受菩蕯戒之前有一些需要先行的法:一開始要觀想諸佛菩蕯在我們的面前,自己向諸佛菩蕯頂禮、供養、懺悔自己從無始以來到現在所造的罪業,並且要隨喜其他有情所行的善根;還要祈請諸佛菩蕯能夠常轉法輪,以及祈請諸佛菩蕯不入涅槃、常久住世;最後,再將以上所行的一切善根,迴向菩提。行此七支法,最主要是為了懺悔自己的罪業、清淨罪障,以及累積資糧,使自己能夠成為接受菩蕯戒的法器。

三、菩提善種、行持成佛

行了七支法之後,接下來就是皈依三寶。在皈依三寶時需要唸誦三次的皈依文(發菩提心文),在皈依三寶結束之後就真正受了菩蕯戒。所以,在真正受菩蕯戒之時,要跟著上師唸誦三次發菩提心文,唸完之後,自己的內心就真正得到了菩蕯戒體,在得戒體之後,我們要生起歡喜心,因為這對今世所獲得到的身體是極有意義的。今天能夠生起菩提心,在自己的心中獲得了極為廣大的福德,因為這個樣子,所以我們要感到高興,除了讓自己心生歡喜之外,我們也要讓所有一切的父母眾生心生歡喜。

受完菩蕯戒之後所要守持的戒,是依自己過去曾經受過的別解脫戒而定。如果自己受過皈依戒,那就是守持皈依戒;如果是皈依戒之外,還有居士戒,或出家戒,那麼就要行持這些戒。若在過去沒有機緣受居士戒或出家戒的有情,今天皈依了三寶,具備皈依戒之後再受菩蕯戒,往後不要忘了三寶、皈依戒。除了佛以外,我們不再皈依其他的;皈依了法,我們就不隨行非正法的教法,並且要藉正法的力量來行善、不造惡;皈依了僧,凡是聖僧眾或修行者,我們應該要恭敬、頂禮,對他們生起信心。皈依了三寶,就要盡自己的力量持守不殺生,最好能夠在這一生當中都不再殺生,如果沒有辦法,就試著這一個月內不殺生;如果連一個月都辦不到,那也沒關係,就持守幾天不殺生;如果連幾天都做不到,我們就誓願承諾在受戒的這一天內不殺生。

承諾之後,如法行持,並且想「我所行的這一切善根,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的緣故」,光是這樣來持守菩蕯戒也是可以的。甚至有些人因為條件的關係,連這個都辦不到,那也沒有關係,今天受了菩蕯戒之後,若偶爾起了「自己在未來為了要利益眾生,所以要成佛」這樣的心念,記起自己過去曾受了菩蕯戒,光是只有這樣的心念在自己的心中生起,也都能夠受菩蕯戒的。

今天大家有很好的因緣條件,能夠依著儀軌發菩提心、受菩蕯戒,並且受了菩蕯戒之後在一段時間裡也持守菩蕯戒,此時在心中已經種下善根種子。如果未來由於因緣條件的關係,遇到了惡友或不好的上師,自己的心念改變「認為過去所受的菩蕯戒是不對的,自己根本是無法成佛的,以後不要再利益眾生了」,當有這樣的心念生起,即違背了菩蕯戒,也就是捨了菩蕯戒。捨菩蕯戒有捨戒的過失,來世會墮落到地獄道中受苦,但由於心中已種下善根種子的緣故,縱使以後捨棄了菩蕯戒,未來當某一期生命再獲得人身的時候,若能再遇到上師,一定會有因緣再受菩蕯戒,並依菩蕯戒來行持、修持,最後能夠依著行持而證得佛陀的果位。由於這個緣故,雖然因緣上捨棄了菩蕯戒,但菩蕯戒的戒體是不會捨棄我們的!依著所受的菩蕯戒,未來我們一定能夠成佛的!

經典裡有這樣的記載:有些具有神通的惡魔,在心中生起了惡心念,來到了文殊菩蕯面前,文殊菩蕯告訴他們要發菩提心、受菩蕯戒,但他們很不高興,現出惡相說:「我們不受!」於是,文殊菩蕯就現出忿怒相,在一彈指之後,惡魔頭及眷屬的身體形象馬上改變了,變得非常老、醜、衰弱,而且身上也沒有任何神通的力量。這是因為文殊菩蕯的加持,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展現出過去有的神通力。因此他們來到釋迦牟尼佛面前,希望佛陀能夠幫助他們,說:「因為文殊菩蕯的緣故,使我們變成這個樣子,祈請佛陀能夠救護我們。」佛陀回答說:「文殊菩蕯繫縛你們,縱使有一百個我、一千個我、一萬個我,也都不能去除文殊菩蕯加諸於你們的繫縛。」連佛陀都沒有辦法,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好呢?

他們開始商量,有些說:「繫縛我們的是文殊菩蕯,只有去求文殊菩蕯來解開我們的繫縛。」有些人則反對,認為要去求仇敵,不如死了算了。最後,達成了協議:為了解除身上的繫縛,必須去找文殊菩蕯,但他一定會要我們受菩蕯戒,當他開口的時候,我們先假裝說好,等發菩提心、受菩蕯戒之後,他將我們身上的法力去除掉,那時候,我們再把菩蕯戒捨掉就可以了。於是,眾惡魔前往祈求文殊菩蕯解除對他們的繫縛,果然,文殊菩蕯說:「可以,只要你們發菩提心、受菩蕯戒,我就可以解除對你們的法力。」於是大家在發菩提心、受菩蕯戒之後,文殊菩蕯也在一彈指間恢復了他們以往的神通。

受完戒離開之後,就像之前所說的在法力解除後,他們就要捨掉所受的菩蕯戒,但是菩蕯戒的種子已經深植在內心,他們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把這個戒捨掉,由於此因緣,所以他們有機緣持守菩蕯戒、在菩蕯道上修持。在經典上記載,惡魔欺騙文殊菩蕯,在文殊菩蕯面前發菩提心、受菩蕯戒,後來佛陀也授記他們在未來世將會成佛。像他們這樣也都能成佛,現在我們心裡要想:今天有福德來受菩蕯戒,無論如何一定要發菩提心受菩蕯戒,自己未來也一定能夠成佛。所以,請各位細細思索上面所講的這一層道理。

四、習佛所行、清淨違緣

今天殊勝的因緣,我們師徒能夠聚集在同一個地方,依照簡要的儀軌來受菩蕯戒。其實只要我們對釋迦牟尼佛與十方諸佛菩蕯有信心及虔誠恭敬,他們隨時隨地都在我們面前,沒有離開過我們。現在我們心裡想著:導師釋迦牟尼佛就在自己的面前,釋尊的周圍圍繞著諸佛菩蕯,我們對十方諸佛菩蕯深具信心,並且極為恭敬、虔誠地在祂們的面前行七支法:頂禮、供養、懺悔、隨喜、請轉法輪、請佛住世、迴向。

1.      對治我慢的「頂禮支」:若現有的環境無法實際的頂禮,此時心中要觀想著自己在頂禮,但不是只有這個身體在頂禮而已,而是這個身體變化著無量無邊等同微塵數般的父母眾生在頂禮。

2.      對治吝嗇的「供養支」:在跟著念誦的時候,觀想著自己和所有的一切父母眾生,向十方諸佛菩蕯及釋迦牟尼佛行供養,還要觀想著我們心中的變化,即我們要將世間上所有最好的供養物,如花、香、燈、塗、食物、音樂、傘、幡,及蓋等等,將它們無量無邊的化現出來供養諸佛菩蕯。

3.      懺悔所造惡業的「懺悔支」:口中跟著念誦懺悔偈,懺悔自己從無始以來到現在,由於心中的貪、瞋、痴、嫉妒、我慢、吝嗇等等的煩惱生起,而經由身、語、意三門所造的十惡、五無間罪,種種這些都在諸佛菩蕯面前加以懺悔。

4.      隨喜一切聖者有情所行之善的「隨喜支」:為了清淨我們因嫉妒其他有情眾生的圓滿、富足、行善的這樣一個惡業,所以在諸佛菩蕯面前唸隨喜的文句時,我們要以毫無嫉妒的心隨喜佛、菩蕯、阿羅漢、辟支佛,以及其他所有有情眾生所行的善。

5.      祈求十方諸佛轉法輪的「請轉法輪支」:十方世界中,有些諸佛成佛之後並不轉法輪,於是我們祈請諸佛為了利益眾生而轉法輪。以這樣的請佛轉法輪,能夠清淨自己從無始以來到現在的不恭敬正法、失去正法的惡業。心中觀想著向十方諸佛祈請轉法輪,口中跟著唸誦祈請諸佛轉法輪的文句,祈請諸佛再來轉法輪。

6.      請佛不入涅槃的「請佛住世支」:十方世界中,有諸佛轉完了法、隨即入滅的情形,對於即將入滅的諸佛,我們心中觀想著祈求祂們不要入滅,請求祂們能夠永遠住世間。

7.      普願眾生皆成佛的「迴向支」:經由以上六支累積資糧,即頂禮十方諸佛菩蕯;供養十方諸佛菩蕯;在十方諸佛菩蕯前懺悔自己過去所造的罪業;在十方諸佛菩蕯前隨喜其他諸有情所行的善根;祈請十方諸佛轉法輪;祈求十方諸佛不入涅槃,能夠長久住世。接下來,將自己所行的善根資糧,藉由迴向給所有一切的眾生在不久的未來都能成佛,以此為成佛之因。當跟著一起唸誦迴向偈時,心中要如此觀想。

行七支法是為了要清淨無法生起菩提心的違緣障礙,即過去我們自己所造的違緣障礙,除此之外,為了讓我們發菩提心的順緣能夠具足,必須透過七支法累積廣大的資糧。

五、皈依三寶、受菩蕯戒

現在,所行的七支法已經圓滿,接下來真正進入受菩蕯戒。在受菩蕯戒之前,要祈請十方諸佛菩蕯、皈依三寶,念誦皈依文的意思是從今天一直到成佛之間,我們將誠心的皈依佛法僧三寶;接著受菩蕯戒時是「願菩提心戒」和「行菩提心戒」一起受持,所以我們是用願菩提心戒和行菩提心戒的儀軌。

跟著唸菩蕯戒的文,即過去諸佛為了利益一切眾生,是如何的發菩提心?發菩提心之後,是如何依著菩蕯戒的次第在修持?我今天也和祂們一樣,為了利益一切眾生而發起菩提心,並和祂們一樣依照菩蕯戒的次第加以修持。所唸的文句意思,就像過去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及藥師佛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要利益一切眾生,而我們要如何發起這菩提心呢?諸佛在過去未成佛之前,是如何發菩提心?諸佛在發菩提心之後,於六度四攝法上是如何修學、如何行菩蕯戒呢?心中要想:自己在諸佛菩蕯面前的見證下,也要像祂們一樣發菩提心,並修學、行持菩蕯道。

受菩蕯戒一開始的時候,要先祈請十方諸佛菩蕯,接著唸誦第一遍菩蕯戒的戒文:垂念自己;跟著唸誦第二遍:心中再次想起諸佛菩蕯為自己受菩蕯戒的見證,祂們坐在面前,自己發誓承諾像釋迦牟尼佛過去等諸佛,在未成佛之前是如何發菩提心,發了菩提心之後是如何修習菩蕯戒的學處,而我今天也一樣,在諸佛面前將受菩蕯戒,在受完菩蕯戒之後,將依著菩蕯戒來修學;跟著唸誦第三遍的時候,自己要想己經獲得了菩蕯戒,然後要心生歡喜!

現在各位的心中已經獲得了菩蕯戒體,發菩提心的菩蕯戒比滿月及摩尼珠還要珍貴。如果是過去已經受了菩蕯戒,今天又再受菩蕯戒,這會使得善根更加增長;若是過去未曾發菩提心、受菩蕯戒的人,那現在已經是獲得菩蕯戒,成為菩蕯了。不只是名字改變成為菩蕯,在往後也成為人、天、阿修羅等眾生應該頂禮的對象,而且在我們的心中已經生起極為殊勝的菩提心,猶如去除死魔的甘露一般,因為這樣的善根,我們將獲得極大的利益。

六、醍醐甘露、滿願菩提

菩提心已經在自己的內心當中生起,從今以後礙障修行的違緣障礙、法上的障礙,將會漸漸的去除,生命及福德勝緣將會不斷的增長。任何一個眾生只是能夠依著這個教法來修持,將會獲得無盡的寶藏,就好像能夠獲得「去除所有一切貧窮的無盡寶藏」一般。「菩提心」是能夠去除自己以及所有一切父母眾生心中的貪、瞋、癡等極惡最好的藥,因為一再的在三界輪迴中流轉,是極為痛苦疲憊的,當我們心中生起菩提心,就能夠成為以上眾生修行的大助緣。

從惡道生到善道,再從善道生到解脫成佛的階梯是菩提心;能夠去除所有一切眾生心中貪瞋等煩惱的心鎖,也是菩提心;能夠根除所有一切眾生無知、無明及愚闇的大太陽,也是菩提心;佛陀所說的三藏十二部,及八萬四千法門就像牛奶一樣,依著自己聞思的智慧攪拌,牛奶猶如佛陀所說的教法,能夠產生醍醐,這也是菩提心;所有一切眾生猶如賓客在水中,在三界六道中不斷漂浮著,他們都是想要獲得到快樂,這菩提心是所有一切眾生快樂的泉源,所以菩提心也能夠滿足一切賓客所有的心願。

今天我們能夠有這麼大的因緣福報受菩蕯戒,成為佛的新子菩蕯,應該要感到高興。接下來是要讓其他的父母眾生都歡喜,我們應該對所有的一切眾生說:「我今天在十方諸佛見證之下發誓承諾,為了利益一切眾生,你們應該感到高興!」我們在前行的七支法之後,祈請十方諸佛菩蕯見證、安坐在自己的面前,我們在衪們的面前受皈依戒,受完皈依戒之後受菩蕯戒,受完菩蕯戒之後,我們不但自己心生歡喜,也讓其他眾生心生歡喜,令自他生歡喜,這是最後的覺行。

至此,各位已經完整的受完菩蕯戒、獲得了菩蕯戒,成為男女菩蕯。我們所行的頂禮、皈依、供養等等,所行的善都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如果自己能夠不忘失這一點,那麼今天所受的菩蕯戒學處已經是具足了。在這之上,如果自己還能夠持守其他菩蕯戒,就盡量去行持,依這個力量能夠做多少就行持多少。心中有這樣的想法,無論所行的善是大或小、多或少,這一切善根都會成為未來成佛的因。

我們今天入了佛門、皈依三寶,最主要是為了修學佛法,而修持佛法不只是希望獲得解脫,也希望能夠獲得佛陀的果位。在這一條道路上,沒有任何一個善是比發菩提心、受菩蕯戒的利益來得更大、更廣,這是波羅密乘教法上最為珍貴的教法。從今以後,我們師徒都應該二六時中一再地生起殊勝的菩提心,以利益一切眾生、想要成佛的心來行一切善。如果過程中偶爾造了惡業,我們再以諸佛菩蕯做為見證,在祂們的面前懺悔,而且除了自己平常是這樣修持之外,也要發願盡力為眾生宣揚及宣說

文/貢噶旺秋仁波切(1921-2008)
藏譯中/確尊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