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佛教裏,我們稱修行的地方為「道場」,也就是修道的場所。「道場」,實際上有點像現在的學校,是出家人與在家居士學習佛法的地方。在學校,有院長、教務長、訓導長、老師們帶著學生,在學習的生涯中度過十多年的時光。學生在學校裏,有權利學習一定的課程;老師,則有義務要把學生帶好。

學生們畢業後,有的立志要在社會上謀生、有的當醫生、有的從事建築等各行各業。無論如何,我們畢業了之後,對社會、國家要立德、立言、立功。在道場裏也一樣,一位出家人在道場裏應該要有五到六年的依止學習。如果我們不懂得毗尼、經論、止觀,則一輩子都還需要學習。有的人在道場裏學習得比較成熟了,可能會留在道場裏擔任阿闍黎,幫忙教導一些新學的學眾;有的則不一定留在道場,他也可以在佛教界服務,到需要他的地方去服務奉獻,從事弘法利生的工作。無論留在原來學習的道場或到另外的道場,都是離不開立德、立言、立功的。

每一位出家人在這三立中,有的是為佛教立下汗馬功勞、有的是立下道德的模範、有的是四處開講佛法,或著書立說、出版光碟、錄音帶;他們都是默默付出,為佛教奉獻的人。我們不能要求出家人每件事情都要做得好。但是每一個出家人都有他自己的優點,每一個佛教徒都應當發現自己的專長在哪裏?自己的天賦偏向於哪個地方?可以為大眾服務奉獻的地方在哪裏?就好比一個大公司裏面,大家都為公司著想,但卻彼此從事著不同領域的工作。佛教也一樣,在義門上,有的人專長介紹阿含、有的人會講阿毗達磨、有的人擅長中觀、般若、有的人會講唯識、如來藏、有的人專長在中國佛教的思想、有的人是西藏佛教的思想、有的人是南傳佛教或印度佛教的思想。但在一門深入之前,必須廣博的吸取,心胸、視覺也要廣闊。譬如在中國佛教裏面,論修行止觀最嚴謹的應當屬天台。如果,你對天台的止觀有興趣,除了可以把方向擺在天台之外,也應當多了解藏傳、南傳或其他國家佛教的優點。依我的觀察,一個人在經論上、禪修上學習,若要比較純熟,大概至少需要十年左右,這時候,無論講也好、修也好,都有一些自己的體驗。有些人比較快,約七、八年就可以了;有的比較慢些,十五、二十年才慢慢凝聚到一些經驗。這些經驗不是故意去塑造出來的,而是不斷地聽聞與修行。我們在經論上不斷地深入,不一定要等成熟了、當老師時,才可以講經說法。我們可以照顧自己的學弟妹、居士,以一種分享的心態和他們討論。慢慢地,十年、二十年後,你會發現自己累積了許多在經論、職事上的心得。

立德與立言即是身教和言教。立德是與實踐有著相當密切關係的,在南傳、中國佛教、或西藏被稱為祖師的,身邊環繞著幾百人,甚至幾千人。如果,一個善知識,只有言教沒有身教,是吸引不了那麼多人的。尤其現在是科技時代,個人德行不好,要別人依止在身邊學習是很困難的。為什麼呢?因為只是言教好、身教不好,即無法立德,就不能攝眾。目前我們雖然在德上並不是十全十美,至少要嘗試、也肯謙虛地去學習。我發現擁有愈多自己個人小秘密、掩飾自己的人,成長得很慢。因為,他在成長過程中會扭曲。就好像一棵樹,可能你覺得它在發芽時,需要一些樹葉、遮蔭的東西把它蓋起來。但是,如果你還繼續蓋下去,那幼苗的莖就會長得歪曲、也無法長高。同樣的,過度的保護,也會如此。所以,在道場上,乃至在佛學院帶學生,過度的保護學生也不好,過度的呵責學生也不好。不呵責不行,錯了應該要講;過度的保護也不行,他會過度依賴,以後長不大。我們自己也一樣,一個健康的佛教徒,乃至打算出家的行者,不需要有太多的庇蔭。

如何「立德」?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戒律上、止觀上、戒定慧三學上用功。如果我們沒有經過三學的洗滌、陶練、淨化,就沒辦法洗練出、或取出真正佛教中所謂真正的「德」。我們所謂的立德,並不是偽君子、假道德。在表面上道德很好,私底下卻又是另外一回事,表裏不一是偽君子,很快會被人識穿的。「德」是什麼?不是叫你做一個完美的人,因為你不是阿羅漢、不是佛。別人也不會相信你是十全十美、完滿無缺的。但是,至少要知道我是個有缺點的人,我正在學習謙虛地放下自己的身段,這樣的人才能立德。如果,一開始就把自己裝扮成一個完美的人,那就會變成一個「完蛋」的人,在道業上沒辦法再進步的人。因為自己塑造自己一個假像,自稱「我是一個完美的人」,不可以講我,我沒有這樣的缺點。你會相信嗎?他是阿羅漢嗎?他是佛陀嗎?他既然不是,怎麼可能是完美的人?

「慚愧心」是立德的開始,應知道自己的過失、是不是常常在傷害別人。我們應當常常看到自己,少去批評別人、少去講別人、少去挑別人的毛病,不要在雞蛋裏挑骨頭,你可以挑,挑自己的沒有問題。當發現別人的毛病時,要用憐憫心去看待,應當講的還是要講,只是講的時候留意自己的身份、別人的身份,注意講話的內容、場合、適當的時機、語言,還有正確的動機。實際上,立德是從哪裏來?「立德」是從內心淨化,以及和別人相處中慢慢建立起來;「立言」是靠你自己深入經律論,不斷聞思而建立起來。當然,立德之後你會講得更好,因為有戒、定、慧的經驗,講出來的東西會更容易攝受別人,所以「立德」之後再「立言」會更好。

「立功」,每一個人對佛教都有一定的貢獻,有人擅長蓋道場,有人擅長領眾、組織,或從事文學,無論從事哪方面,都是為佛教立下汗馬功勞。中國佛教有句話說:「時節因緣一到,龍天護法推出!」在《般若經》中有一句勸導菩薩的話──「此是學時,非是證時」,即此時還是學習的時候,不是證悟的時候。我常會勸導:沒有出家十年,不要急著跑出去立功。否則到最後自己的我執會愈來愈大、我所愈來愈多,立下的功不是為佛教,是為自己。道場也變成自己的地產、收徒弟也變成自己的眷屬、辦活動也變成自己的表現,打著弘法利生招牌,卻是不斷鞏固自我的勢力。一個真正為佛教立功的人── 雖然是有損自己,卻對佛教、對後輩有好處的,他都會願意做。

立功之所以會扭曲,是因為沒有先立德。有人說出家人分為立功、立德、立言這三種,實際上,立言和立功離不開立德,沒有戒定慧上的陶練,你的立言和立功,恐怕就有待商確。所謂的立功,不一定要等到未來,你把現在能做的範圍做好,就是立功。所謂「君盡君道,臣盡臣道」,當住持,把住持的責任做好;做監院,就把監院的職事做好;分配到什麼職事,就把什麼職事做好,這就是立功。每個人都有自己應當付出的地方,因為在道場裏面,我們有權利享用衣、食、住、藥上的供養,有權利享用聞思修上的體驗,那我們也有義務付出、護持這個道場、護持佛教,讓正法久住,所以權利和義務,它是平等的。

「立言」是正語,和別人講話時,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不妄語;正業、正命是「立功」。不出八正道,所以真正的「立功、立德、立言」統攝在八正道來看,不離開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我們反省看看,有哪些自己還做不足的,自己檢討。所以,一個好的出家人是「站起來能講,盤起腿來能修,提起筆來能寫,辦起事來能幹」。實際上完整的出家人,應該從八正道之中開展出來,立德、立功、立言這三者都應當要具備的。

(載自寂靜會訊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