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度論》卷32〈序品 1〉:「譬如有人遣使供養彼人,彼人雖不得,而此人已獲施福。」(CBETA, T25, no. 1509, p. 300, c4-5)

如有人派遣使者去供養某人,對方雖然沒有獲得,而此送物者已經獲得布施的福業了。(此又或可解為:施物尚未送達受者手上受用,施物中途被掠奪,施物被不小心弄壞了…等等應都可以吧)

論義是在談論僧衆雖然沒看見、也不知道是誰所為,然而他接受了供養,已經讓布施者得到福業了。

論文除了上喻,還舉了修習慈三昧的人,並説明修習者雖然沒有對衆生有實際利益的施予,然而因為行者起慈心祝福衆生離苦得樂的緣故,其本身就能夠得到無量功德。(CBETA, T25, no. 1509, p. 300, c5-6)

第一個譬喻,讓我想起曾經很多人詢問過一個問題:我們布施給某個團體、某間寺廟、某個人等,後來其被人發現財務不透明或不合法,甚至於捐贈款項雖然注明賑災,主事者卻也將員工和業務等的開銷,全部用這些基金來處理,故引起非常多社會人士的反感。

雖則説當事人確實是有責任表示意見,澄清所為,不過,先不論在法律上和道德上的功過,因為這些層面的複雜化,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辨析的,故暫不討論。

這裡我只想説明的是,只要施主拿出這份心意時,捨心成就,當下其實他就成就善業了。

當然,當下和過程是初,真實受用是中,用後歡喜是後,若於初中後三者都如其所願,成就的福業就更圓滿了。

第二個譬喻,修慈心禪則強調意念清淨,若禪修正念正知都專注於祝福衆生離苦得樂的話,這種善的強大意業,將感得無量的福德。

誠然,倘若除了禪修中意念慈善,在日常的身業和語業也慈善衆生的話,這個福德就更不得了了。

我們經常要反思:我們做了布施,內心上還會因為一些因緣的改變而懊悔或憎恨嗎?培養清淨的意業,福德這麽大,我們為何還老是無法持續的學習慈心禪呢?

文/寂靜禪林方丈開仁長老
2020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