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佛世時沒有這種修法,是後人創新的法,我們要學習佛世的法比較純正,才能算是正見正信。」

這句話的理解是見仁見智的。

你說「正念學」不是佛法嗎?
你說「阿含經」所有的才是最純的佛法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前人已討論得精彩絕倫,不欠我的看法。

然而,自從明白了《瑜伽師地論》所說的「於三摩呬多地起止觀雙運而得淨智見作意」(1)及「非三摩呬多地:雖得定但為愛味等惑染污其心,以及唯修得世間定故,未能永害煩惱隨眠諸心心法」(2)之後,才明了原來佛法的修行要門並不是在於法門的新舊,而是在乎有沒有菩提分法的伴隨──有的話就是正法,沒有的話只能是方便法。(3)

有人説:「佛法的禪定是共世間的。」其實確實來說,沒有菩提分法相隨的法,全部都是共世間的,因為它無法超越三界。

雖然我不會高調聖境,也不懂模仿聖境。可是,南北藏傳的教法與經驗,菩提分法就是共同的根本特質,缺了它,就不能成為出世間法。

入門和不放逸的用功方式會因人而異,適應你的就是良藥,反之,則是藥反成病(4)。在「依法不依人」的前提下,不宜偏執某傳承是正法的唯一,因為從釋尊及聖弟子的身教、言教來說,當以「自利利人」和「正法久住」為大方向,至於你相應的是三乘聖人的哪一種,則任君選擇了。只要能體現菩提分法的特質,就有同坐解脫床的共同經驗。

佛教若步入「自是他非,我純你雜」的境域,想必不需外人攻破,自己已先掉入泥濘而無法自拔了。

當然,無論是朔古,還是追今,都各有千秋,也各具利弊。然而,菩提分法是自淨其意之本質,是絕對不可動搖的,這是依法的準繩,依人學習的自禦能力。
(開仁撰2019/1/31)

【注釋】
(1)《瑜伽師地論》卷31(CBETA, T30, no. 1579, p. 458, b4-p. 459, b16)。

(2)《瑜伽師地論》卷13:「云何非三摩呬多地?當知此地相略有十二種。……或有雜染污故,名非定地。謂雖證得加行究竟果作意,然為種種愛味等惑染污其心。……或有不清淨故,名非定地。謂雖自在,隨其所欲、無澁無難,然唯修得世間定故,未能永害煩惱隨眠諸心心法,未名為定。」(CBETA, T30, no. 1579, p. 344b20-21, c5-13)

(3)《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5〈6 分別賢聖品〉(CBETA, T29, no. 1558, p. 132, b2-8)。《增壹阿含.6經》卷3〈8 阿須倫品〉(CBETA, T02, no. 125, p. 561, b18-25)。《雜阿含.263經》卷10 (CBETA, T02, no. 99, p. 67, a22-c3)。

(4)《大智度論》卷41〈8 勸學品〉(CBETA, T25, no. 1509, p. 361, c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