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傳語人

何其有幸,今生有善緣跟隨佛陀的腳步出家,進而修學和講佛法。近日重讀《大智度論》這段文,感觸很深,分享如下:

一、如今我能用佛法來引領眾生學佛修行,這實是三寶給予的恩澤,沒有釋尊教法為指引,猶如夜行險道,無燈明故無所見,生命只能如浮萍般在無常的世間輾轉飄零

二、解脫聖者於法的體悟,跟釋尊所體驗的是相同的,而且這是諸法普遍的實相,過去、在和的聖者,同法、同義、同句、同味。故聖弟子所說的法,等同「佛說」,由此可知,「佛說」不一定佛親口說,這是正見無我真理的特色。這也就是早期的「佛力」說,不像後人將佛力看成是神力。

三、學佛者莫自認佛學知識深厚而高,也勿因有些禪修經驗而自負,我們能擁有這些,都應歸功於釋尊,沒有他四十五年的慈悲弘化,沒有他導引的止觀經驗,試問我們的所得所悟,又從何說起呢?只要謹記自己是釋尊、是三寶的傳語人牢記佛法的核心教證就是無我正見,就不會因具備一些自利利人的能力而沾沾自喜

四、最後,因為有了這份體認──佛陀的傳語人,就不會受困於我見我愛作崇,不會被所謂傳統宗派的觀念禁錮在在處處都能跟別人和平相處,並具有包容與尊重異己的美德。

Ps

從經論所示的「傳語人」,實是證果的聖者,非指凡夫所能。就嚴格的角度來說,我們還是相似的「傳語人」,更應該謙虛向學,精進修行。

開仁2019年7月15日

《大智度論》卷41〈三假品 7〉:

爾時,眾會聞佛命須菩提令說,心皆驚疑。

須菩提知眾人心,告舍利弗等言:

「一切聲聞所說、所知,皆是佛力。我等當承佛威神為眾人說,譬如傳語人。所以者何?佛所說法,法相不相違背。是弟子等學是法,作證,敢有所說,皆是佛力;我等所說,即是佛說。所以者何?現在佛前說,我等雖有智慧眼,不值佛法,則無所見。譬如夜行險道,無人執燈,必不得過;佛亦如是,若不以智慧燈照我等者,則無所見。」(T25,357c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