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學有幸聽聞到親切幽默、德學俱佳的印長老講述「死亡與再生」,實有法喜滿溢之感,長老以原始《阿含經》為基礎,雜揉《阿毘達摩》中的心意識剖析生死的業流演變,加諸多年的實修及世界各地弘法經驗,將原始文獻與現代生死科學做比較印證,以古今輝映,東西方融合,細膩又宏觀的詮釋生死議題,期能讓e世代人類的生死困惑及心靈需求有掘井得泉之喜。

       以下僅就末學聞法後心得做概略的分享:

一、苦生苦死苦不了

    「法不孤起必仗緣生」佛陀以一大事因緣降生人間,即是為生死苦惱的眾生傳達如何脫苦的喜訊。長老開示中說:「開悟者好善法樂;凡夫者好五欲樂」,這就說明了徹悟諸法實相的聖者,心念是清淨無欲,常行諸善,以法潤生為懷;凡人從一出胎即五欲常隨逐,苦樂常相伴,所謂「習所成性」,是我們過去世的業習種子帶到此生起現行的結果,其中有善的,也有惡的,當吾人灌溉善種,惡種就易枯萎,反之亦然,但凡夫常會不自覺的下錯種,也就是種苦瓜,希望收成哈密瓜,不知種苦因得樂果,猶如吃沙想得飽,是自找苦吃,常為家眷或名利,終日奔忙,追逐幻化的夢想,不思修行,待死亡號吹起,才悲悔交加的登上無常船,隨輪迴風飄到下一個再生國去。如此生苦死也苦,一生又一世,千年又萬年,繼續著無盡苦的歲月。

二、死裡逃生一念間

    「結生-死亡-再生」是三界輪迴中固定上演的戲碼,而多數眾生總也樂此不疲的賣力演出,只是每次出場的演員親眷不同罷了!今生親愛的夫妻兒女,愛離死別後,來生易貌以鮮魚肥豬上場,經一番宰殺,瞬間即成為冤家餐桌上的佳餚,滿腹情愫與怨恨,轉眼又到下一世算總帳,如此的恩怨情仇幾時休?如此的生死輪迴何時了?有情多無明,不解無常相,取著命根希能永恆,汲營財物妄能不滅,不知得失一瞬間,生死一念間,當吾人認清生死是攣生兄弟,必會依序來訪,便知學如何「善生好死」是終生的功課,因為是結生識好奇,想來這世間一趟「娑婆之旅」,故對此地風光、眷屬、順逆境、命限,皆需歡喜接受,因這是自己的選擇,所造作的一切皆會烙印在我們的意識流裡,肉體有生死,會敗壞,意識流將繼續踏上孤獨的旅程,而如何讓我們可以不懼怕死亡,歡喜的迎接死後的再生呢?佛陀傳給我們的寶典就是「三藏聖典」,通關密語是「具足正見,善觀因緣」,經由如理修證,則從三界流轉的苦牢中死裡逃生,讓下一期的生命是個「解脫之旅」而非「傷心驛站」。這是佛陀來到娑婆世界送給眾生最珍貴的禮物。

三、好生好死好自在

    「活得快樂,死得安然」是有情共同的願望,但弔詭的是多數眾生卻都躲避死亡,甚至造讓自己不得好死的業因,譬如滿腦惡念、殺生貪婪、恨天怨地等等,這如佛陀老人家在世該也會嘆息吧!-眾生為何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獄無門卻猛鑽?無明之極、業力之牽啊!其實我們都是由名色法所組成的有機體,長老開示中就談到《阿毘達摩》記載色法產生原因:業、心、時節、食素四種。其中「業」是前世自己把它帶來的夥伴,其它三種是今生自己造作的結果,長老表示一個人過去世的業很好,但這世的心念不好、對身體無節制的耗損、飲食無度,則此生的各種因緣會變差,會過得很痛苦,不順心;反之,如過去的業不好,但這一世常起善念、寡欲養生、飲食節制等等,則此生也可能平順的度過。

末學覺得惡業習性對吾人的戕害甚於野獸猛火,因野獸猛火的危害僅止一世,而惡業習的威力卻是生生世世影響著我們,除非透過修持翻轉改造命運。「業與異熟」決定我們的再生,原因是1.宿世善根2.今生精進。長老說一個人如果常負面思考、瞋惱貪婪而生病,就不能怪「業」了,也不能怨父母沒把你生好,是自己心念造成的。所以心、時節、食素三種色法善用,則可成為我們此生的助緣,不善用就成為破壞緣。   

    因此,當吾人了解「業」「果」之間的關係後,應覺悟生死大戲是自導自演的,要演喜劇或悲劇,一轉念便定,如今有緣聞正法,便要當生命的主人,讓自己活得快樂,死得好,來生自在斷煩惱-「常存善念懷喜心,禪悅智慧法水沁」。

末學  性志  合十

文/釋性志   圖/曾順泰

 

相關視頻 :台灣CBTV十方法界弘法衛星電視台的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