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文

開照比丘監獄之旅

 

潤痕

血淚深淺藏千仇,故事起伏隱萬魂
無盡尋思鎖心頭,餘生留影近黃昏
納衣風塵串獄門,生死未卜不能等
古今慈悲送清溫,法水一瓢潤傷痕

 

1988 年走進監獄的初始因緣,至今 2018 年,我仍是處於「被動」而非「主動」,因著這份被動,囚友們出乎意料 的互動與舉止,常常令我動容。

 

從《死囚懺悔錄》到《困進一個入口》,如今結集《囹 圄》從東方到西方監獄心靈之旅。如以往,在諸多因緣的推 移下,而促成這本書的付梓。感恩種種因緣,使我能夠藉由文 字,與大家分享監獄之旅中所走過的毎一步。

 

從東方監獄到西方監獄,文化背景雖有異,鐵窗的那道 門卻是一樣地厚重。毎個走進門內的故事情節各異,前因後果 不同,然內心的悔恨與淚水的交集卻有著相似的悲愁。

 

鐵窗無情,面對生死,血肉淚水總是情。
「沒準備要死,不想死,想要回家」

 

這來自死囚心底話。

「監獄是我家」,出自囚友的口中, 令人悲喜…

 

「悲」:家無溫暖,一次又一次重犯入獄,一生追悔命終在獄中……。

    

「喜」:找到依歸,死神到來心無怨;以獄為家好好活下去……。

 

「緣」背後所隱藏的秘密,就是「業力」,能改變即在「當下一念善的啓動」。生死之路,可面對不同的結果。

 

「逝去的已成過去,失去的不堪回首,想想,還有什麽事不會成為過去的呢?還有什麽明天不會出現的呢?」瞭解這一點,當知以生命的「生,或死」來決定幸福是不行的。「該睡就睡,該醒就醒」,「醒來」後,堅強的活下去,向前再走一步。「睡不醒」時,順此因緣再生才有機會,全新的生命就由此而開始。

 

由於我們是業的主人,因果還自受這是事實,因緣和合誰也無法逃避,因此,當果報呈現時便是機會,關鍵是將造成此世來生的「已生怨令斷」,還是「令新怨再起」?「未生善緣令起」,還是「已生善心令增長」?

 

《囹圄》這一本書,如斯觸動,如此感動,您可以從中看到囚友們的心境,您可藉此進一步瞭解他們,看他們如何坦然地面對鐵窗的生活,如何勇敢地渡過悔疚的煎熬,以及如何傲然地承受最後的結果。

鐵窗身影,往事代價
牽掛還是放下?

 

鐵門關上,頂上白髪傷疤?
還是昇華?

 

雙手心扣,足下步伐掙扎?
還是蓮花?

 

無情歲月,內心的話吶喊 ?
還是融化?

 

生死交迫,朝露晚霞
當下還是回家?

 

結言

再讀《死囚懺悔錄》,故事里的人物兒乎都不在世間,原來「錯了,即沒有回頭路,也錯過重生的機會」。

 

重溫《困進一個入口》,害怕明天的到來,活在憂苦的日子里,雖已知錯,但又何時能有機會回家呢?

 

這回「監獄之旅」,引領我們到一個有悲傷、有煩惱的地方,來體會今生來世,活著不可隨便!

 

雖然囚友們並不是很開朗,卻堅持著:「監獄是我家」,在哪兒跌倒,就在哪裡睡覺,醒著也不迷茫,重復不斷准 備資糧。

 

他們內心充滿希望,他們心力堅強,這讓我看到了他們 未來前程一片光,由衷留下了非一般的感動。

 

毎次面對著「憂苦的眾生」,即是在挑戰著我的智慧與慈悲。曾向見過面的囚友們表露因為有您,讓我有機會瞭解您,也瞭解我自已的功力在哪裡,謝謝您給了我這機會。

 

2018 5 17

歡迎下載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