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般念三摩地,在原始佛教中,佛沒有嚴格的區分為止或觀的業處,從契經來看,安般念又稱為入出息念,其含有止修觀修、通達四聖諦和明解脫之意義的;而將之限定或偏向於止業處,實是後來論師之看法,這個觀點需要先定位好的,就如慈心禪,於契經同樣是通於解脫的方法。

    智者的《六妙門》說:「阿那般那,三世諸佛入道之初門門……三乘得道之要道」。這裡的三世諸佛跟南傳注釋僅談過現二世稍有不同。從智者、覺音及律釋來看,都有增入「數息」的方法,然如法護《第一義寶涵》所言:數字在有正念住於所緣上時,即可放捨之。

    其次是談「身至念」與「安般念」之關係。經說:身至念是佛出現之前一切異學所無有的修行方法,並說此法將導向於震撼及解脫利益,意即完全是從身體自性和實相來解說;因為身至念包含「遍攝身」(止)及「所緣身」(觀)之內容。相對的,安般念只是身至念中十四種方法之一,而《清淨道論》亦說到安般念即遍攝身(止)的三摩地。

    《攝義論》說修習安般念有三次第:遍作相、取相及似相。而有三法:相、出息和入息,才有所緣的存在。1.遍作相:是完全的準備相,重於前五識,由身觸(息=A,身=B)把取所緣(重疊處=C)的第一步。2.取相:重於意識。3.似相:純意識,屬欲界及色界心。1.即正念的守住所緣,2.是正知的了知「入出息」、「長短息」及「遍身息」,3.為止身行。

    在修習的過程中有三要項須注意:一、方法,二、加行,三、善根。開始時,對方法的掌握要清楚,其次即決意要實習,最後的結果則端視個人的善根傾向而定了。而留住所緣的要訣亦有三:歡喜恭敬、見欲過患與決意不斷(多久不中斷)。

釋開仁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