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101.
請教您可否以一例來説明如何觀77智(學生不確定是否理解如何觀):

對別人的不如理批評(波動),當下察覺自己起了不滿意的心(速行心),之後對他起了悲心(速行心),這種情況在事後(有分心)也可用77智來審察嗎?是否觀過去順逆(是指無明、行? )、現在順逆、未來順逆(生、老死? )共6支,還是在當下就應審察之?

答101.
七十七智是建立緣起–法住智的方法。這些觀智,主要在「自相」上深知業果不虛,也可通達於知見有為法的幻化生滅的「共相」。

您提到的,似與心路省察有關,這也是很好的思惟方法。

不過,若欲破除由於外境(所緣)引起的煩惱,除了了知「所緣」是無常等,亦應徹見「能緣」的心本身也是無常等,如此,能所皆破(即空),妄心當下即滅矣。

問102.
學習「阿毗達磨」的重要性何在?

答102.
「阿毗達磨」的雛型起源於原始佛教聖典,這與舍利弗等長老僧團有著密切的關係,從南傳《分別論》及有說《法蘊足論》架構可發現它與第一次結集「相應修多羅」的本母有關,即可想而知「阿毗達磨」緊扣著聖道的核心。

不過,南傳或北傳的「阿毗達磨」說來有一點像孤兒,因為某些「阿含」學者說它是後期的,可以不學;某些「大乘」學者說它是小乘的,可以忽略。其實,真正能夠貫徹「阿含」與「大乘」之間的唯一橋梁,正是「阿毗達磨」。

若缺少了有部毗曇(即阿毗達磨)的基礎,而直接閱讀《大智度論》,大概會有不少地方看不懂。因此,若欲深入了解大乘論典者,先學習「阿毗達磨」將會有莫大的助力。

問103.
如何在學習自己相應的佛教體系或宗派的過程中,避免落入遍執或唯一化?

答103.
我們不論學習哪一個體系,有師承是個人福報,要懂得感恩,不宜把自己老師視為唯一,若太過偏執,劃地自限,在修習佛法這條路上會走得很辛苦。

今天的南、北、藏傳佛教都是佛入滅之後的「部派」(同一根源的分歧宗派),持平而言,今日的南傳佛教、大乘佛教、金剛乘與釋尊本教還是有一些差異的。我們可選擇自己所相應的佛教體系或宗派,但不宜過度標榜自己的最純正、最偉大或最無上。我以為在尊重不同「部派」傳承的律、論及註釋書的同時,還要保持一定的清醒、理智與客觀性。

近代印順導師、呂澄居士,當代美國菩提比丘、德國無著比丘等皆是其中佼佼者,雖出身漢傳或南傳佛教,但在研究佛教的某一課題時皆會盡己所能地善用各語文獻,不拘一格,這是何等大度,是未來國際佛教學者的楷模。

問104.

有人說三世因果緣起,善不善心和無常苦無我的正知見是從證知來的。它和讀的佛學是不一樣的。若是還沒有實修到,卻一直上很多的佛學課,是否浪費了很多可以禪修的時間?如果還沒有實修到,讀那麼多佛學到底也不能斷煩惱。也只是知識而已。真是這樣的嗎?

因為每個人都說如果沒有修到緣起,就是不安全,還是會墮惡道的可能。可是,佛陀時代阿羅漢有具解脫和慧解脫,慧解脫的聖者並沒有很深的定,怎麼能觀緣起呢?

那麼,是不是一定要修到緣起才是符合佛的教誨,才是八正道的正見。修到緣起肯定會斷疑惑、破身見。師父,這樣理解對嗎?

答104.

宗教經驗也不一定都是正確的,也可能有虛偽不實的成份,修行的人要小心謹慎。依照佛陀的教誨是正見為導,不迷於經驗之談而偏廢了聞思及正見的樹立。凡佛弟子的所修與所證應該要契合經教才是,有信無智可能會迷信(反之,有智無信是狂慧)。

如果只是來生不墮惡道,世間福業的布施、持戒、欲界定、聞法、世間禪定乃至緣攝受智、行捨智等成就者皆有可能,但這只是來世不墮,非永不墮惡,初果聖者才永遠免除惡道及斷除身見、疑見。

以為「慧解脫」聖者不具色、無色界禪定,只是出自說一切有部的部派經論(後來中觀、瑜伽行派承續於此),這部派後來另設了一個「未至定」來處理慧解脫聖者的禪定問題,南印度《成實論》雖然也承自有部雜阿含,不過自設「欲界定」而評「未至定」為非佛說,這是印度佛教發生過的一個爭論問題。

今天,如果我們跳出一個部派裡的囿限,嘗試旁涉其他部派如巴利聖典《須尸摩經》及漢譯現存版的大眾部《摩訶僧祇律》時,發現他們的「慧解脫」聖者是具備初禪乃至第四禪的,唯缺無色定,並非連一切色界禪定都沒有。

問105.

當面對佛教經論不同迻譯版本和觀點差異時,如何決擇?

答105.
我個人的處理方法是:

一、先找出該名相/該句子的梵巴原文(探本索源,不因後人翻譯名相而受困擾),

二、次查印度古層的註釋書(愈是後期,可能岐義愈多以及部派特色就愈明顯),

三、參考近代人的著作看法(優點是具時代感,但須留意和抉擇:孰為經論原意?孰為譯者觀點?)。

問106.

今早一坐1個多小時,因為思維活躍,覺知不強,所以總有耐不住的感覺,身體緊繃得很厲害,最後就乾脆躺著練習數息。

問題:
-身體的緊繃調整是否一直會持續下去,是否會因為定力的增強而減弱?
-在坐中,如果出現筋骨酸脹,對此部位是否可以加入一些觀想,待酸脹消失再回到所緣?
-再過段時間將會上班,目前的打坐時間將無法得到保證,每次調柔身體需要時間長,兼顧好工作和修習將面臨挑戰,末學擔心現在取得的一點小進步會因此退失,可有好的建議呢?

答106.
「思維活躍」,須先辨明是什麼原因所導致活躍?若是放逸,可以生命無常、日益隨減等死隨念作意治之;若是散亂,直接以安般念法治之;若是瞋恚,應以慈心或悲心治之…,以此類推。
「身體緊繃」平時要多學習放鬆自己,「筋骨酸脹」亦然,打坐前先全身放鬆、練習瑜伽及注意身體保暖(勿著涼)等都有幫助的。
留意時間分配、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況及體力,得失之心易產生貪或瞋,以「平常心」用功就好,日久見功夫,水到自然而渠成。

問107.
我們學習阿毗達磨的心路時,是否等同在修觀,還是推論?這是以當下心見當下心嗎?是否觀智成就的人才能真正的「如實知見」?

答107.
確如所言,所謂「如實知見」是指見清淨及度疑清淨已成就者、毗婆舍那智已建立者。

對於自己身心現象,在觀智未成就之前或能觀見、或不能觀見,甚至會用一般理論知識性方法在推斷、思考都有可能,雖然這還不是真正的觀智,但也是聞、思所成慧的學習過程。

在真正的毗婆舍那階段,修觀者是以當下心觀照之前的心,不是說當下心能見當下心,一心不二用、無二所緣故。尤其已具備三摩地的修觀者,其心清徹無比,無五蓋故,便能夠以現在心看見上一剎那或幾剎那前發生的心相,精確把握而中間不會混雜了其他雜念,可謂清徹照見了心、心所的真實相,這時候應該說禪修者連心「路」的概念也不會存在。

總的來說,初觀者不比熟觀者的觀照能力來得深細,愈是多修習者,其心必將更細。

問108.

法師可否簡介「心的秘密」之《阿毗達磨》?

答108.

「阿毗達磨」是古老印度佛教,尤其上座部佛教分析經義、修福及指導止觀修習的寶典。它可普遍於南傳巴利佛教、說一切有部及大乘法相宗,部分中觀學派論述裏面也多少有涉及到阿毗達磨。

對一個還不了知真相、真實法的凡夫來說,「心」可能是「秘密」。真實法,不離開名色、緣起及涅槃法。在這次課程中,將會有不同的指導老師為我們講解名色、緣起及止觀的修習方法。

透過不斷聞法、分組研討及綜合報告可刺激與引發問題意識和自我省察,這是產生聞、思二慧力量的方法。

問109.

請問法師,學習阿毗達磨是否能讓我們瞭解自己的生命或心的真相?如何學習?

答109.

是的,學習「阿毗達磨」目的就是為了瞭解與體驗到生命真相。我們可以透過親近善知識、聽聞佛法來建立正知見。修學佛法,最怕墮入過度沉迷於神秘經驗、自由心證,忽視了正知見的引導。

「阿毗達磨」不應僅視為是哲學作品,它是修行寶典,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裡拿它來作觀照,乃至做為止觀禪修的指導手冊。這是對佛法的聞、思、修慧的貫徹次第。

問110. 

請問以什麼心態學習「心的秘密」,才能從中獲得到最大的優惠?

答110.

不是為了名利、憍慢。三寶弟子是為改惡習、長福德,為解脫煩惱,及不離聖道為中心而學習阿毗達磨,如此即可獲得最大的利益。

上一頁  佛法問答 9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