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6016) 5568 715
 

方丈的話

 
  • 禪坐的利益

    禪坐的利益

    禪坐共修莫害怕腰酸背痛,腿再麻再痛也不會斷……。 只要歡喜之,隨喜學習, 慢慢地您就會感受到──盤上腿才知道自己耐心這麼差;想專注所緣才發現散亂心如此嚴重。 不用氣餒, 其實成長需要時間,需要耐心……。 相信自己,一定能種下止觀成就的善因,也不要羨慕或妒忌誰,水到自會渠成! 來,一塊出發吧! 好文分享~摘錄自「不虛此行」第65頁

     
  •  
  • 有的《阿含》經文,需藉《論書》助讀!

    有的《阿含》經文,需藉《論書》助讀!

    有的《阿含》經文,需藉《論書》助讀! 舉例:有部論師認為:《阿含》的「六見處」可攝為「五蘊」! 一、《雜阿含133經》卷6(T02, no. 99, p. 41, c14-p. 42, a15):……是故,諸比丘!(1)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2)受、(3)想、行、識亦復如是。(4)如是見、聞、覺、識,求得隨憶、隨覺、隨觀,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5)若有見言:有我、有世間、有此世、常、恒、不變易法,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6)若復有見:非此我、非此我所、非當來我、非當來我所,彼一切非我、非異我、不相在,是名正慧。 二、《中阿含200經》卷54〈2 大品〉( T01, no. 26, p. 764, c15-27):有六見處。云何為六?(1)比丘者,所有色,過去、未來、現在,或內或外,或精或麤,或妙或不妙,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有,我非彼有,亦非是神,如是慧觀,知其如真。(2)所有覺、(3)所有想、(6)所有此見:非我有,我非彼有,我當無,我當不有,彼一切非我有,我非彼有,亦非是神,如是慧觀,知其如真。(4)所有此見:若見聞識知,所得所觀,意所思念,從此世至彼世,從彼世至此世,彼一切非我有,我非彼有,亦非是神,如是慧觀,知其如真。(5)所有此見:此是神,此是世,此是我,我當後世有,常不變易,恒不磨滅法,彼一切非我有,我非彼有,亦非是神,如是慧觀,知其如真。Rf:M.N.22,vol.I, p.135 Alagaddūpama sutta 三、《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38 (CBETA, T27, no. 1545, p. 713, b12-26):《阿羅揭陀喻經》復說:「有六見處。(1)謂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廣說乃至,苾芻應以正慧,觀彼一切非我我所,勿起我慢;(2)諸所有受,乃至廣說;(3)諸所有想,乃至廣說;(4)諸有見、聞、覺、知,若得若求,意隨尋伺,乃至廣說。(5-6)諸有此見:有我、有有情、有世間,常、恒、凝住、無變易法,正如是住,乃至廣說;諸有此見:我應不有、我應非有、我當不有、我當非有,苾芻應以正慧,觀彼一切非我我所,勿起我慢。苾芻應於如是見處、取處等,隨觀察無我我所。若能如是則於世間無所執受,乃至廣說。」【論師解釋六見處即五蘊】:(1-2-3)此中,諸所有色、受、想者,即色、受、想蘊。(5-6)諸有此見:有我、(有)有情,乃至廣說;諸有此見:我應不有,乃至廣說者,謂行蘊。(4)諸有見、聞、覺、知等,謂識蘊。 四、《大毘婆沙論》有提到「六見處」對應「五蘊」的。 […]

     
  •  
  • 依法的人,心無忐忑

    依法的人,心無忐忑

    在道場中,人來人去已見怪不怪。有的人雖口說無常,但卻用心於常。何以見得?佛說:「無常因、無常緣,所成之法,云何有常?」然而,凡夫卻堅固地以常見來挑選對象、探看道風。你說苦嗎?這是在聞法中沒有建立無常正見所致,即便找到相應所緣與對象,恐怕只要因緣一旦轉變,心也就隨之空虛無奈了。 在教學相長的旅程中,經常看到三分鐘熱忱的追星族。有信願、有精進是好事,不過,若自心不警覺佛說的正法眼(1),往往熱度退減,或善知識離開,依法的心就隨之消滅。雲遊四海的修行人要內在光明、心具能量,就必須依法、依義、依了義、依智來修學正法,遇到不順心的因緣出現,或障礙往前的方向,不妨調整自心去適應、考驗自己,順逆都能自如,方能處處自在。 無論是換主,抑或是換客,都不要緊。有緣的人相逢,盡己所能的與之論法增上;無緣的人再見,同樣盡己之能的贈予祝福。只要眾生不離開三寶,不離去修道,去哪裡都能心懷歡喜。 悲智圓滿的釋尊,他的色身依舊要面對無常生滅,也因為覺知無常生滅,才有智慧;有了智慧,就不會被無常生滅的現象所影響。學佛者要學的,就是這些。正法眼不是肉眼,是熏習正法而生的智慧,這種正因,一定要排除像似正法(2),否則,天天用功,依然離開正道。 跟不相應的人在一起很辛苦,跟相應的人在一塊很染著,不管你選擇哪一種,都離不開苦。因為前者有現前折磨煎熬的苦,後者有漫長藕斷絲連的苦。依法的人,心無忐忑,因為境界的順逆可以用心去轉變,只要頻道調好,兩者都可以成為朋友。(開仁撰2019/1/31) 【注釋】(1)《瑜伽師地論》卷46〈18 菩薩功德品〉:「諸佛菩薩為諸有情宣說正法、當知有五大果勝利。何等為五?一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遠塵離垢,於諸法中法眼生起;二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得盡諸漏;三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便於無上正等菩提、發正願心;四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時、證得菩薩最勝法忍;五者、一類有情聞佛菩薩說正法已,受持讀誦、修習正行、展轉方便令正法眼久住不滅。如是五種、當知名為諸佛菩薩所說正法大果勝利。」(CBETA, T30, no. 1579, p. 548, c2-12)《瑜伽師地論》卷82:「解正法已遠塵離垢,於諸法中生正法眼。」(CBETA, T30, no. 1579, p. 755, c7-8) (2)《瑜伽師地論》卷99:「云何名為像似正法?謂略有二種像似正法:一、似教正法,二、似行正法。若於非法、生是法想,顯示非法、以為是法,令他於中生正法想。如是法教、實故諦故非是正法,而復像似正法顯現。是故名為似教正法。若廣為他如是宣說,令他受學,亦自修行,妄起法想,習諸邪行,而自憍慢;稱言我能修是正行。應知是名似行正法。……如是一切像似正法,應知皆是違逆學法。」(CBETA, T30, no. 1579, p. 872, c10-p. 873, c7)

     
  •  
  • 要朔古,還是追今?

    要朔古,還是追今?

    有人說:「佛世時沒有這種修法,是後人創新的法,我們要學習佛世的法比較純正,才能算是正見正信。」 這句話的理解是見仁見智的。 你說「正念學」不是佛法嗎?你說「阿含經」所有的才是最純的佛法嗎?諸如此類的問題,前人已討論得精彩絕倫,不欠我的看法。 然而,自從明白了《瑜伽師地論》所說的「於三摩呬多地起止觀雙運而得淨智見作意」(1)及「非三摩呬多地:雖得定但為愛味等惑染污其心,以及唯修得世間定故,未能永害煩惱隨眠諸心心法」(2)之後,才明了原來佛法的修行要門並不是在於法門的新舊,而是在乎有沒有菩提分法的伴隨──有的話就是正法,沒有的話只能是方便法。(3) 有人説:「佛法的禪定是共世間的。」其實確實來說,沒有菩提分法相隨的法,全部都是共世間的,因為它無法超越三界。 雖然我不會高調聖境,也不懂模仿聖境。可是,南北藏傳的教法與經驗,菩提分法就是共同的根本特質,缺了它,就不能成為出世間法。 入門和不放逸的用功方式會因人而異,適應你的就是良藥,反之,則是藥反成病(4)。在「依法不依人」的前提下,不宜偏執某傳承是正法的唯一,因為從釋尊及聖弟子的身教、言教來說,當以「自利利人」和「正法久住」為大方向,至於你相應的是三乘聖人的哪一種,則任君選擇了。只要能體現菩提分法的特質,就有同坐解脫床的共同經驗。 佛教若步入「自是他非,我純你雜」的境域,想必不需外人攻破,自己已先掉入泥濘而無法自拔了。 當然,無論是朔古,還是追今,都各有千秋,也各具利弊。然而,菩提分法是自淨其意之本質,是絕對不可動搖的,這是依法的準繩,依人學習的自禦能力。(開仁撰2019/1/31) 【注釋】(1)《瑜伽師地論》卷31(CBETA, T30, no. 1579, p. 458, b4-p. 459, b16)。 (2)《瑜伽師地論》卷13:「云何非三摩呬多地?當知此地相略有十二種。……或有雜染污故,名非定地。謂雖證得加行究竟果作意,然為種種愛味等惑染污其心。……或有不清淨故,名非定地。謂雖自在,隨其所欲、無澁無難,然唯修得世間定故,未能永害煩惱隨眠諸心心法,未名為定。」(CBETA, T30, no. 1579, p. 344b20-21, c5-13) (3)《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5〈6 分別賢聖品〉(CBETA, T29, no. 1558, […]

     
  •  
  • 晧月精舍二十週年 – 開印法師 序

    晧月精舍二十週年 – 開印法師 序

    寂靜禪林12月28日-30日舉辦3天的廿週年慶系列活動前一週,寂靜禪林方丈開印阿闍梨也前往台灣出席嘉義皓月精舍的廿週年慶慶典,也寫了一篇深有意義的祝賀短文,在此與大家分享! 晧月精舍二十週年 – 開印法師 序 我1990年到台灣,與如恒、如智二師於中壢圓光相識,這是與晧月精舍結下法緣的開始。我們都是圓光佛學院改制大學部的首屆同學,此外還有性實、本寂二師。當時大學部男眾同學就我們五位,因此被笑稱是「五比丘」。 除了性實法師平日忙於圓光寺務,我們每一學期每星期日都會聚集在一起研習佛法,不曾中斷。我們閱讀過印順導師《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清淨道論》,六種不同《律本》對照,以及中輟未完成的《成實論》。 1995年畢業後,我留院執教,翌年也去了新竹福嚴幫忙教務。在這期間,幾乎每星期五下課後就南下嘉義小住幾天,與如恒、如智、如範三兄弟暢談佛法、禪修,有時也會討論一些與中華文化相關的話題,如書法藝術等,星期日再回到新竹。多年來如此,烙下了深刻且美好的回憶。 卸下教務後,我們還曾經一起到緬甸四處參訪禪院,包括摩谷、孫倫、馬哈希、烏巴慶及葛印卡禪修中心,最後我們選定毛淡棉並依止帕奧禪師為業處阿闍梨。 台灣晧月精舍與馬來西亞寂靜禪林同在1998年創立(晧月似乎更早些)。從雛型到成型,如同嬰兒、小孩至中年,晧月精舍在佛法教育、禪修乃至書藝、茶道文化等方面皆不遺余力用心宣導和推動,迄今略具規模。 說實話,在臺灣辦佛教教育不靠經懺法會來「永續經營」是不容易的。在馬來西亞的寂靜禪林也一樣。尤其在草創期,在教界內就有長老、學長們曾私下對我表示經費來源方面的關心和擔憂。當然,晧月精舍、寂靜禪林很幸運地已成功以「低空飛過」之勢渡過了二十個年頭,說來不易,路途艱辛。 圓光穗道遺蹤影,遠渡參禪濟一帆。 故友故情多故事,平生平實不平凡! 我懷念已辭世的學友如恒比丘。也讚嘆晧月同參們一直秉持著平淡樸實的道風,它在「平生平實」中,讓大家看見了「不平凡」。願晧月這一份真摯,源遠流長。 今年(2018)年底,正值是嘉義晧月精舍與沙巴寂靜禪林同慶二十週年,我謹以回憶的方式略述幾句和祝福,為序。 20180924 開印於美國丹佛

     
  •  
  • 觸境觀緣,揮灑自在

    觸境觀緣,揮灑自在

    這是一篇記錄開印阿闍梨書藝弘法的短篇–「觸境觀緣,揮灑自在」,摘錄自《開顏含笑-佛藝。佛意》郭麗娟著,與大家分享!

     
  •  
  • 契理契機又正念正知的佛教禪修 / 開印

    契理契機又正念正知的佛教禪修 / 開印

    生命中體驗到離苦、得樂及究竟解脫之道,
    必須是經由正念與正知相應的禪修訓練中來。

     
  •  
  • 清淨如滿月

    清淨如滿月

    恭祝大家 佛曆2558年 清淨如滿月

     
  •  
  • 20131228十五週年慶住持開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20131228十五週年慶住持開示

    住持開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  
  • 住持開印比丘的話(十九):沙門本色

    這裡有幾句話想跟大家分享。所謂「修行」,我們中國佛教經常解說成「修」正「行」為,那是以中國「修行」二字來解。《禮記‧學記》:「故君子之於學也,藏焉,修焉,息焉,遊焉。」鄭玄注:「修,習也。」不斷的修習,不斷培養,不斷的有進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