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夏安居,剩下兩個星期。今年有潤月,還是過得那麽快!這次,專心禪修的僧眾,相信在道業上都有所收穫。結束後,有一些僧眾將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即使沒有滿載而歸,也是有載而歸。

這裡有幾句話想跟大家分享。所謂「修行」,我們中國佛教經常解說成「修」正「行」為,那是以中國「修行」二字來解。《禮記‧學記》:「故君子之於學也,藏焉,修焉,息焉,遊焉。」鄭玄注:「修,習也。」不斷的修習,不斷培養,不斷的有進展。

「修」―bhavana,它隱含著培養、進展的意思。甚麽有進展呢?四正勤就是它的進展。已經生起的惡習,逐漸的減少,就是進展;還沒生起的惡習,沒有生起,也是進展;沒有生起的善法,現在懂得令它生起,也是進展;已經生起的善法,懂得經營它,令其相續持久,那也是進展。進展就是一種正勤。

我們在修止的時候,有煩惱干擾我們,生起不善心,在我們未入定之前,一定要先調伏之。把五蓋調伏了,就是已生起之不善,令它斷除;沒有生起的,不令它生起。在修奢摩他上,就有這種進展:不曾經有禪相,令其生起禪相;不曾經體驗近行定、安止定,令其生起。沒有生起的,令它生起;已經生起的,令它相續。毗婆舍那也一樣,要配合四正勤。

修行,不應該落入形式上。外表上禪坐了兩個小時,內底裡卻是胡思亂想,起貪欲心,起嗔恚心,這就不是真正的修行。千萬要記得,我們在學習方法時,那只是一種手段。在還沒達到真正效果之前,有方法未必就有效果。就像有吃藥,亦未必有療效。反之,有些藥越吃越糟糕,吃出腎臟病,乃至更嚴重的問題。所以修行真正有效果,要如何檢視呢?

若是有人問我們,你們出家人說修行,請問修行修得好,看得見嗎?聽得到嗎?嗅得出嗎?嚐得到嗎?觸得到嗎?感覺得到嗎?由於我們自己也不太確定,於是乎這就成了模糊地帶。

其實古來經論中早就告訴我們,無論我們學了多少的方法,假使法不入心,那只是學一門技巧,還沒有修出一個訊息來。修行真正的療效,是看得出一個人的心胸越來越寬大,能夠包容別人的過失,他的慈悲越是寬厚,他的智慧越是透徹。所以應該從慈悲與智慧,理性和感性的平衡點上,來展現一個人的品德、品性。

也唯有這樣,對於佛教,別人才會覺得值得護持您去修行。因為修得當的人,有慈悲有智慧,懂得關心眾生、關心社會,對社會有幫助。無論東、西方文化,要流傳悠久幾千年,它必須是對人類有利益,人類才會去傳承、弘護及推廣。

若是佛教所說的修行,無論他是在家或是出家,修得脾氣越來越怪,知見越來越怪,枉顧別人的感受,且變得非常的自私與自利,這個就是變樣了。當我們的心不調柔的時候,慚愧心是沒辦法幫助我們去看到自己的過失。這時候,同參道友非常的重要,逆耳忠言呀!所以,為甚麽善知識是滿梵行?因為他可以引導我們到究竟的解脫,我們要永遠感恩善知識!

這是在解夏前,最後一次跟大家的開示,也是共勉。希望大家扣緊修行,修行是進展。已經生起的惡,還沒生起的惡,令減損;還沒生起的善,已經生起的善,令增長相續。這個就是bhavana,印度佛教的原始定義。不要落入形式上的修行。在我們的慈悲與智慧上,不斷的去展現出來。不做一個虛有其表的在家或是出家的修行人。要做一個名符其實,頂天立地的沙門本色!

20090819禮僧足時開印比丘開示
(載自寂靜會訊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