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佛雙賢弓箭座,沙門樂住北婆阡。
十年樹木青生色,法炬千秋在用賢。

一佛:釋迦佛。

雙賢:雙賢弟子。佛陀曾說︰「舍利子生諸梵行;目連比丘,長養諸梵行。此二人當於我弟子中最為上首,智慧無量,神足第一。」大智與大行,表徵了佛教的兩大聖德(圓滿了的就是佛,稱為「明行圓滿」)。舍利弗與目犍連,起初都是刪闍耶(Sanjaya)的弟子,同時於佛法中出家,同負助佛揚化的重任,又幾乎同時入滅;法誼與友誼的深切,足以成為後人的典範。

弓箭座:沙門樂住的佛像安座形如弓字(佛法如慧箭,箭穿煩惱)座上,其原作概念取自古印度那蘭陀大學的弓箭講臺,玄奘大師曾此留學,據說這裡曾是世上第一所大學。
沙門樂住:巴利原文為samaṇa-sukha-vihārī。2001年緬甸帕奧禪師取名,意謂:「但願在此地有諸多僧伽共住一處,樂住修行。」

北婆阡:沙門樂住位於北婆羅州,縱貫南北的斗亞蘭縣柏都帶村田野裡。中國《隋書》、《唐書》等有片段記載,早在公元四、五世紀間,婆羅州是信奉佛教的國家。根據日本干潟龍祥(Ryusho HIKATA)之研究,公元七世紀初婆羅州曾流行說一切有部及正量部。十四世紀中,回教傳入,之後佛教在史籍上就沒看見有明顯記載了。大約到了十九世紀中,中國南端廣東、福建一帶大量華人移植來此,再次帶來中國佛教和民俗信仰混合。此後,本地佛教信仰者改以華人為主。[1]

十年樹木: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培植樹木需要十年,培育人才需要百年。謂培養人才不易,須作長久之計。語出《管子‧權修》:「一年之計,莫如樹穀;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身之計,莫如樹人。」

青生色:嫩青色。相對於千年歲月、百年育人。回首十年,寂靜禪林像剛抽芽的幼苗充滿生機,有新生命,有新希望。優點在新,缺點也在新,新的總不免幼稚而不成熟,少了那一份老成、老練與穩重(寂靜禪林LOGO象徵:老成持重)。寂靜禪林僧信弟子必須要謙恭受教,努力學習,從高僧行誼中汲取古德吃苦耐勞,為教忘軀、為人捨己的奉獻精神,為佛教、為眾生而繼續努力!

法炬千秋:法如火炬,能照明黑暗的世間。南朝梁簡文帝《重請御講啟》:「智林法炬,人人並持。」弘揚與護持正法之千秋大業,人人有責。

在用賢:在於任用賢人。《後漢書‧左雄傳》:「臣聞柔遠和邇,莫大寧人(安定民眾),寧人之務,莫重用賢,用賢之道,必存考黜(古人以考績定黜陟:官位貶升,人事進退)。」內德與才能,才是佛教選拔任用賢人之準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主要參考書
一、 邱新民『東南亞文化交通史』,新加坡亞洲研究學會出版(Singapore Society Of Asian Studies),1984。
二、 日本干潟龍祥(Ryusho HIKATA)「南方的佛教」。

(載自寂靜會訊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