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ccho manussapaṭilābho, kicchaṃ maccāna jīvitaṃ,
kicchaṃ saddhammasavanaṃ, kiccho buddhānaṃ uppādo.
得生人身難,生得壽終難。得聞正法難,(遇)佛出世難。
──《法句經‧182偈》(Dhp. 182.)

前言
諸位法師,各位來自20多個不同縣、市、鎮、區的佛教團體代表們,大家好!

今天難得的機緣相聚在一起,真有所謂:「諸上善人聚會一處」的感覺!今年(2008)沙巴及納閩全州佛陀日慶典,特地增設了一項別開生面,獨具匠心的法宴(佛教座談會)嘉饗諸位。在主題之後,希望大家也熱絡地參與以下三個專題:
1. 祖蓮法師主講的「印度部派佛教的如實觀」,
2. 海平法師主講的「正信佛教與附佛外道」,及
3. 吳德福律師主講的「佛教徒如何維護馬來西亞法律所賦予的權益」。

和諧團結,宏護正法
無論學習什麼法門或宗派的三寶弟子,為了宏揚正法、護持正法,大家務必和諧、團結,唯此才能夠凝聚力量,不致乖散。或許,這就是今年全州佛陀日慶典主辦單立想帶出的意識吧!正法久住與否,不同背景,可能會有不同的解讀。

根據中國新編的《漢語大詞典》定義:
和諧:就是和睦協調,配合得當,勻稱、適當、協調。
團結:就是要有組織,把分散的東西聚攏成一團,有和睦友好的意思。
宏揚:就是廣泛宣揚。
護持:就是保護、維持,或保衛與扶持。
正法:就是指釋迦牟尼所說的教法,別於外道。

簡言之,「和諧團結,宏護正法」就是:大家以有組織的、有制度的,把分散在各處的力量團結一體,並以和睦協調的方式來宏護正法的意思。

正法久住,不是新鮮口號,這是2,600多年前的老話題了。從過去古老印度到現在21世紀,幾經歲月之後,現今的佛教更是宗派林立,各有契機,各有相應。我們為了「正法久住」的共同目標、共同利益,暫且把門戶之見擱置一旁,皆以超宗派、以「本是同根生」(我們都是一家人)的基點上而齊努力。

沙巴佛教的歷史不過短短20多年,嚴格說來,與西馬上100年的佛教相比,不論在教育、文化或慈善事業上,我們的起步是晚了許多。不過,這多年來我們還得感恩前輩在這塊土地上播種、紮根、灌溉,為後人建立了良好的基礎,功不可沒!也許有人認為,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好,我個人也相信只要大家團結一致,來者可追,尚能補救,不是嗎?「匹夫」都「不可奪志」了,更何況身為三寶弟子宏法、護法的願心願力,豈能奪去?對宏護正法的志願,捨我者,誰也?

什麼是「正法」
印度佛教傳來的經律論及註釋書,談到正法的,為數不少,這裡引幾項文證略加說明:

如《相應部.47念住相應.22住經》裡,佛陀說:
阿難!以什麼因、什麼緣,如來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阿難!又以什麼因、什麼緣,如來般涅槃之後,正法還能久住?
朋友!因為不修習、不多修四念處的原故,如來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

又《中部.9正見經》,舍利弗尊者對比丘們說:
人們說『正見、正見』。『正見』是聖弟子的正見,[正見]能使人正直生活,能帶來對法具有一種不會壞失的淨信,能使人得到正法。

大乘《妙法蓮華經》也說,諸佛出現於世的一大因緣是為了開、示、悟、入佛知見,如「方便品」:

諸佛世尊,欲令眾生開佛知見,使得清淨故,出現於世;欲示眾生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悟佛知見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入佛知見道故,出現於世。舍利弗!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CBETA, T09, no. 262, p. 7, a22-28)

由此即知:有了正知見、正行的佛弟子,對三寶起了不壞淨信,正命生活(不邪命),在佛陀入滅之後也能擔當起宏法、護法的作使命來。北傳上座部佛教的論著《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183,亦以肯定顯著的文句談到如何令正法住世等,意思相當。如說:

此中有二種正法:一、世俗正法,二、勝義正法。「世俗正法」謂名、句、文、身,即素怛纜、毘柰耶、阿毘達磨。
「勝義正法」謂聖道,即無漏根、力、覺支、道支。行法者亦有二種:一、持教法,二、持證法。「持教法」者,謂讀誦、解說素怛纜等。「持證法」者,謂能修證無漏聖道。

若持教者相續不滅,能令世俗正法久住。若持證者相續不滅,能令勝義正法久住。彼若滅時,正法則滅。故契經說:「我之正法,不依牆壁柱等而住,但依行法有情相續而住。(CBETA, T27, no. 1545, p. 917, c20-p. 918, a1)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201-400卷》卷325〈48 菩薩住品〉:

善現!若菩薩摩訶薩欲得無上正等菩提,應自輪法輪,亦勸他轉法輪…,自攝護正法令住,亦勸他攝護正法令住法,恒正稱揚攝護正法令住法,歡喜讚歎攝護正法令住者。(CBETA, T06, no. 220, p. 659, c)

持教者、持證法者這兩種人是令世俗正法、勝義正法住世的行法有情(轉法輪者)。

雖然「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如果說到實現這一崇高偉大的理想──「正法久住」或「梵行久住」時,除了個人的修證,還得建立依靠一個和樂、清淨、穩固的僧團不可。這就是各律本中,著名的「十事利益」了。

在不同部派所載的律本,十事的內容,微有出入,大致是這樣的:一、攝取於僧;二、令僧歡喜;三、令僧安樂;四、令未信者信;五、已信者令增長;六、難調者令調順;七、慚愧者得安樂;八、斷現在有漏;九、斷未來有漏;十、正法得久住。十事,在《雜阿含經》卷29也有談到(但唯九事),如世尊告諸比丘說:

諸比丘!何等為學戒隨福利,謂大師為諸聲聞制戒?所謂攝僧,極攝僧,不信者信,信者增其信,調伏惡人,慙愧者得樂住,現法防護有漏,未來得正對治,令梵行久住。(CBETA, T02, no. 99, p. 211, c24-28)

比照律本,十事利益中似少了「令僧安樂」。一般律本所傳都是具足十事,如《摩訶僧祇律》卷1:

佛告舍利弗,有十事利益故諸佛如來為諸弟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何等十?一者攝僧故,二者極攝僧故,三者令僧安樂故,四者折伏無羞人故,五者有慚愧人得安隱住故,六者不信者令得信故,七者已信者增益信故,八者於現法中得漏盡故,九者未生諸漏令不生故,十者正法得久住,為諸天人開甘露施門故。以是十事,如來應供正遍知為諸弟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CBETA, T22, no. 1425, p. 228, c22-p. 229, a1)

印順導師曾將「十事利益」歸納為六項,即:和合義,安樂義,清淨義,外化義,內證義,究極理想義。並且,他老人家認為:

釋尊救世的大悲願,依原始佛教說,佛法不能依賴佛與弟子們個人的修證,而唯有依於和樂清淨的僧伽。這是制律的意義所在,毘奈耶的價值所在,顯出了佛的大悲願與大智慧!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p178-179,1988;《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p196-202,1988)

如何宏護正法
從上述的聲聞、大乘的經律論,已略知印度古德們對「宏護正法」與「團結和諧」的基本觀點。

從《法華經》來說,我們宏護正法就是為了讓眾生悟入佛陀的知見中來,淨化眾生。從阿含與律來說,有了正知見、正行的佛弟子才能正確的宏法、護法。此外,除了個人的修證,和樂、清淨、穩固的僧伽,對梵行或正法久住也顯重要,從中更能了解到佛陀制戒、攝僧的目的所在!

這是主題內容的大義。下面的專題:宗派觀、正信與附佛、法律上權益等也與正法住世有息息相關。這些問題,如果在佛教團體內部(或對外),處理不當,宗見分歧,可能會引起一些敏感課題,帶來麻煩,也因此而產生了許多不必要的內耗、紛亂,有礙宏化。因此,我們請來的三位專業人士(兩位法師,一位律師)所發表的卓見,與大家一同切磋、研究:

一、佛教宗派:佛教發展兩千多年來,宗派林立(非附佛者)已成事實,經過多年的磨合期,與其否定,不如存異求同,如此才較能有效地團結起來,也減少了不必要的內耗?

二、附佛外道:佛在世時,已有外道混入僧團找飯吃的例子,如《雜阿含.須深經》就是一例。佛教是嚴然成了後來新興宗教的招牌,在「名牌效應」下,附佛外道所宣講的,與正信佛教所宏揚的有魚目混珠之嫌。對此,佛教徒仍保持一貫的默然,甚至以為:據理力爭,就是沒修養。諸如此類是非不分,黑白不辨,到底是無知,還是修養?。

三、捍衞責任:佛教徒對「眾生恩」、「國土恩」的理念,不只理論,還要以實際行動來表示。對於宗教法律的捍衛,並非質疑,而是不時留意某些治政人物的言論是否客觀?是否利民?還是為了個人私益而撈取選票?佛教徒應立足在「報四重恩」的原則上,應以大義凜然、責無旁貸的態度來看徒及捍衞法律所賦予我們的宗教自由,(非附屬於其他宗教之下)?

這幾個月,我特別留意到東西馬佛教的一些雜誌,再次討論80年代的建立「大馬佛教」課題。若沒記錯,最早寫類似文章的人應該是繼程法師。

2008年4月4日,在馬來西亞資訊網的「專題評論」讀到一篇轉載《星州日報》,由陳民傑報導的「佛教青年怎麼老是在時事上沉默?」文章(http://www.mybuddhist.net/cms/)。出席與談者,有洪祖豐(馬佛青諮詢委員)、顏愛心(馬佛青諮詢委員)、陳昭欽(馬來西亞佛教學術研討會籌委會秘書)、薛振榮(馬佛青總會署理總秘書),主持人是:曾毓林(星洲日報副總編輯-副刊)。這篇文章我看了幾遍,值得一讀再讀。如主持人的開場白,就是:

怎麼評估現在佛教青年的整體表現?在回應時事方面,幾乎沒有聽到佛教青年的聲音?

還有討論到:

消化現代社會中諸如科學、政治等等概念。佛教是一個注重心靈修持的宗教,回應現實社會課題一直都不是佛教的強項。

大家是否贊同,或是反對的?有何感想?……諸如此類,誰說現代社會所面臨的問題,與佛教的正法久住沒有關連?不能契機,是否也關乎佛教的存亡問題?從「正法久住」的根本,思索出許許多多的連帶問題。

結語
最後,我做了以下三項與「宏護正法」關係密切的思考問題,留給大家(帶回去做紀念也可):
1. 「大馬佛教」有什麼特色?本身的弱點及優點是?如何建立?
2. 如何「團結」本州佛教?如何「代表」本州佛教?
3. 佛教徒對時事(如政治、跨宗教對話)課題時,應有的態度與反應。
上面講的,只是開頭的「拋磚」,接下來我們聆聽三位主講者的精闢言論,現是到了「引玉」的時段了,謝謝大家!

2008-05-31沙巴及納閩全州佛陀日慶典
開印比丘專題演講
(載自寂靜會訊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