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寂靜禪林的環境建設,從零開始,既無「承先」,卻有「啟後」
二、寂靜禪林的道業活動,標的鮮明,既已「承先」,責期「啟後」
三、寂靜禪林的資源制度,勉強過關,既有「承先」,仍待「啟後」
_________

一、寂靜禪林的環境建設,從零開始,既無「承先」,卻有「啟後」

寂靜禪林的一開始就與眾不同,我們是先有地而後才有組織等的成立。

山上的這塊地,是1998年12月22日第七屆「東馬佛法研修班」課程還在進行時決定的。關鍵性的決定,與我們理想中的宗旨、目標有密切關係。那一天早晨,我們在今天山門前小白屋那裡向上遙望,一片荒山樹林有群鳥飛過,還有一團雲霧在樹梢間盤旋圍繞,感覺很好,因此就下定決心也默默祝願:
「願在這裡創建一個三學增上、解行並重的道場,利益更多的眾生!」此言一出,寂靜禪林的僧信教育,從此展開了序幕。
轉眼,再過幾天就是2008年,真有點難於相信:我們真的「就這樣」走過了十個年頭?

從「零」的一片荒郊,「篳路藍縷,以啟山林」以至今日,不論幕前或是幕後工作者的一切付出,我們深深感銘於五內!

大家應該知道,寂靜禪林山上的硬體設備不在華麗,也不堂皇,這裡所著重的、所標誌的,是與大自然及本州土族文化、建築藝術融合。這是一種嘗試,與此時、此地、此人結合後所展現出來的一種樸素、幽靜、雅致風格。這要歸功於為了大眾而日夜辛勞的監院,還有建設委員會整個團隊多年的默契、策劃、執行,才有這今天的規模。

寂靜禪林的環境建設,從荒蕪的「零」開始,既無「承先」,經過多年努力,如今有了「啟後」的作用--走向與本地文化結合的啟發。

二、寂靜禪林的道業活動,標的鮮明,既已「承先」,責期「啟後」

十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們當然累積了一些「苦」經驗,我也常說:「不經試驗,那有經驗?」在漫長的一條路上,我們不斷摸索、想辦法,努力朝向寂靜禪林的宗旨目標邁進。

這幾年來寂靜禪林的大方向,我們有個僧團(現改稱「長老團」)做靠山,不勞操心。

當年一個「守」字,我們守了十年。也確實,從開山、創建道場到今天,我們不曾在西馬任何佛教道場做過宣傳,雖然我們都住在同一個國度裡(東、西馬的距離,有點遙遠似的?)。

年正式接任住持,我嘗試把時間、精神放在現有僧眾及居士身上,整飭制度,紮好基礎,把佛法班、禪修班等教學次第建立起來。

曾有人問:「寂靜禪林主要弘揚的法門是什麼?」及「你們死了之後要去哪裡?」聽似簡單,卻是問得鏗鏘有力,切中「要害」。經過這幾年不斷的弘揚,相信不少人已經知道寂靜禪林的「修行法門」及我們「死後去哪裡」了呢?

簡潔的答覆是:
一、寂靜禪林是「聲聞與菩薩道」並弘的道場,「七清淨」是修道主幹,而《沙門果經》、《清淨道論》及上座部阿毗達磨(註釋書)等為修行的主要寶典。
二、遵照釋尊在《相應部》裡的一段教法:學佛的人要先建立正見及持好淨戒,這兩項是道前基礎。具有「正見增上」的佛教徒,因戒淨、有智慧者不墮惡道,再依善業而投生人間再續正法緣,直至證得四種道智、四種果智為止。

也可以說,我們主弘的就是「古仙人道」,一條過去諸佛走過的古道,也是我們現在依然故步的八支正道。

為了加強弘法及護法者的堅定信念與道心,對古道務必要有一定程度的認知、體會,相信也唯有紮根於此、安住於此、建立於此的佛教工作者,才能穩住身心,與道侶們並肩承擔,一起上路。沒了正道,佛教工作者的奉獻無論多麼善巧、多麼方便,都不免有些遺憾!

2008年單是「大眾教育」就推出了十多項活動,有佛法的、有文化層面的,假使有朝一日寂靜禪林乃至辦事者的道業不穩,標的不明,縱使多年前我們曾經有過「承先」(教理知識與禪修經驗),但也無法「責期」(規定期限)內完成任務,更何況要「啟後」呢?因此,方便再多,也萬萬不能忘了根本,以法為本,異方便為攝受,如此而已。

那,我們的「責期」是什麼呢?持教者、持證者的培成,是當務之急!

三、寂靜禪林的資源制度,勉強過關,既有「承先」,仍待「啟後」

最後一項,我是外行,雖然不難說個明白它的原由,但不能提出好的解決方案來,只說一半,另一半交給大家討論吧。
人力與財力資源,是一個組織推動力的活水源頭,沒有來源,活動的後續力量必遭折抵,甚至打擊。中國成語的「無米之炊」,就是比喻缺少了必要條件,即使有能幹的人也辦不成事(原自諺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寂靜禪林的人力與財力資源,說實在話,也祇是「勉強過關」。就舉一個招攬人力資源的例子就好,若問起:人力從那裡來?來了又安排去那裡?如何留住人力?如何篩選人才?如何培養人才?諸如此類的一連串問題,想到就要開始頭疼了,還有財力資源呢?對我而言,這就更加是外行了。

所以說,寂靜禪林的資源制度,勉強過關,雖有「承先」,仍待「啟後」。啟後的部分,交給大家去想辦法、去解決吧。
今天的話,我就講到這裡打住了。

20071223
(載自寂靜會訊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