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聽一些佛友提起,也在報章上讀到一些假和尚向顧客兜售護身符、小裝飾品等的新聞,對佛教來說,這是一個壞消息;我們也懷疑背後有詐騙集團在從中操縱。假和尚的「假」,本身既是仿冒,已犯法,加上諸不如法的行為舉止,如威儀不好,又販賣、乞錢、算命、賣符、售佛牌等更屬邪命,還沾污了佛教出家人的清淨、正見與正命的形象。

7月10日,讀到《星洲互動》一篇另類又意外的報導,檳城某商業廣場可能受假和尚化緣的影響,三名比丘尼「在商場電梯內,遭保安人員以關閉電梯瓮中捉烏鱉的方式『逮』住她們,然後在眾目睽睽下,好像帶犯人似的把她們帶到保安室。」能講一口流利的馬來語,保安人員不允許她們開聲,也無視佛總發出的僧伽證和大馬身份證,這從佛教、從法律觀點來看都極不合理,尤其不接受她們對自己身份的解釋。

雖然廣場管理層於12日,發表文告向並派出保安部主管親自向該三名比丘尼道歉之後,此事暫告一段落。不過,這起事件中,我們不但對管理不當加以譴責,也希望其他類似場所的管理層引以為鑒,在執行任務時「更專業、要更周全的考慮,以及更加敏感處理問題」。

佛世時的外道須深(Susima)曾是一位典型的「假和尚」。有說,須深在佛法中出家目的在「盜法」,其實最後目的都一樣是為財(為衣食)而來。盜法、盜財的人,一般不明究理的人,若供養是否將獲得同樣的善業功德?這是我碰到的有趣問題,值得大家一起來做深入性的思考。

我心中的疑問與答案是:沒有智慧的布施,是阿毗達磨中的智不相應心;不論真假,是無明;不管對方拿了錢來幹什麼,衹論布施,衹圖功德,是愚昧、貪慾;既知是「假」和尚,心中存疑,就不容易生起真誠的善心信念布施(即假布施),這不衹影響了個人的功德問題,還在無意中助長歪風,增長惡習,這既成了不負責的自害害他行為,何來功德?諸如此類的推論下去,結果已不敢想像了。最後再進一步的想:供給金錢給假和尚,能為社會、為眾生帶來什麼好處?我左想右想,實在想不出什麼功德利益來(不是我不慈悲)。

布施的前、中、後皆有歡喜,抉擇自己的布施對象(恭敬的、悲憫的)、布施物品(適時適用的、有益身心的)及布施時的良好善念動機,有此喜悅、智慧及主動心,相信才能為布施者帶來豐富的善業、善報。

因此,我呼籲那已嫻熟佛法的智者,應站出來,積極不斷地做護法衛教的宣導工作,盡己最大能力,並請大家告訴大家一個中肯的答案,對假和尚說:不!

(載自寂靜會訊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