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庇佛教的歷史發展

開印(20180904增訂)

     現今的亞庇佛教,是以華語系或北傳的中國佛教系統為主流,南傳與藏傳佛教道場或間有分設,雖為數不多,但在亞庇佛教界卻扮演著以英語弘傳佛法的重要角色。

     2018年07月31日星洲日報報導,馬來西亞統計局最新發布,沙巴2017年人口約385萬3800人,其中華族人口只有約314500,佔8.16%。

     若是根據1991年I.D.S研究所的調查統計,當時亞庇華人人口是209175,佛教徒只有31,788,佔15.2%。值得一提的是,亞庇市佛教徒似乎以華人為主流。

推究其因,或許間接肇因於十八、十九世紀間,中國南遷大量的僑民至此,其信仰雖帶有民間色彩,卻也揉雜了漢系佛教的傳承。下面就亞庇佛教歷史分為:公元四、五世紀開始至十三世紀的早期佛教,及二十世紀中、末的近期佛教,兩個時期來敘述。

一、佛教傳入亞庇的史跡

    若欲了解亞庇市佛教的起源及其發展,得從「渤泥國」時代談起在史料學上,中國史書──《梁書》應該是最早記載當時信仰佛教的史書。若論及當時國王崇信佛教乃至深入一般平民百姓的考察,則需綜合《諸蕃誌》卷上的渤泥國條,《宋史》卷489的渤泥傳等文獻資料。宋太宗太平興國二年(997),渤泥國王曾派遣使者施弩、副使蒲亞里,判官哥心等多人到過中國朝貢。當時兩國之間的交流大概情形,記載於中國史書,成為今日考證本市佛教的重要史料之一。

     根據史書記載,中國宋代時期的渤泥範圍已涵蓋今天的菲律賓南端、蘇祿群島、沙巴、砂拉越及加里曼丹,即後人所稱的「婆羅州」。西方人士所稱的Borneo實源於Brunei汶萊,是渤泥的對音(見邱新民《東南亞文化交通史》,頁385)。當時情況是:十四世紀之前的本地佛教信仰者幾乎是當時皇族市民的土著為主。史書有載,公元1292年,中國元軍南征爪哇失敗時,亦曾有一批中國人留居渤泥,但畢竟是外來的。

     佛教在公元前後傳入東南亞,五世紀初傳入「婆羅州」。根據《梁書》、《隋書》、《舊唐書》及《新唐書》記載,早在公元四、五世紀間,渤泥便是信奉佛教的國家。《南海寄歸內法傳》和《求法高僧傳》亦明文記載,七世紀初葉到公元六百七、八十年前後,當時的印尼諸島和婆羅州一帶多行「說一切有部」(Sarvāstivāda,小部分居民則信奉「正量部」(Sammatīya佛教。(關於西北說一切有部僧人至南印度、東南亞乃至中國的史料,參見補充資料。)

     直到十四世紀中伊斯蘭教傳入,至十八世紀的間中或有佛教的弘傳,不過在史記上不是很明顯。後來,大約十九世紀中,中國南端廣東、福建一帶大量華人移居至此,再次帶來中國佛教和民俗信仰混合。此後,本地佛教信仰者皆以華人為主。

     亞庇佛教的歷史的發展,可推溯至四、五世紀的渤泥國。渤泥當時的版圖據中國《諸蕃誌》及《宋史》說法是「統十四州」。近人從三都望、三發等地出土的遺物考察,及按照『諸蕃誌』所載的西龍宮、什廟、日麗等多處地點、交通和服色飲食等研究,當時的渤泥國土,至少應當包括今日的沙巴州、汶萊、砂拉越及坤甸,有的說法還包括了菲律賓的南端,而且政治上與中國的關係至為密切。關於渤泥當時的情形有翔實的記載,以《諸蕃誌》及《宋史》最為詳盡。從現今留存的《梁書》、《隋書》、《舊唐書》、《新唐書》等中國史書,婆羅州出土的佛像、香爐等及近人在學術上的考察研究成果看來,從公元四、五世紀至十四世紀之間,這裏確實是曾流行佛教的國家。

中國宋代時期的渤泥國崇佛史跡

     宋代的渤泥,城裏有居民一萬多人。據說,當時中國商賈每月初一、十五兩天奉賀禮,到幾個月後,才請國王及大人來論定物價;價格一定,就鳴鼓召集遠近的人來船上,任他們貿易。即便貿易完成,卻須等到六月十五辦完佛誕節後才可出港,以祈避免風濤等災厄。當時所稱的佛,並沒有佛像,只是建蓋一些茅舍,樣子像塔裏放個小龕,罩珠兩粒,稱為聖佛。凡遇佛誕節,國王必親自供獻花果三天。佛誕節後,商賈船舶啟碇離港回國。

     中國明朝的社會情況,《宋文憲公全集》(四部備要本)卷26「芝園後集勃尼國入貢記」有記載,與《諸蕃誌》相同,其記載稱:其地炎熱,多風雨。無城廓,樹林柵為固。王之所居,若樓,覆以貝多葉。王綰髻裸跣,腰纏花布,無車馬,出入徒行。……事佛甚嚴,以五月十三日為節,國人亦於是日作佛事。

     公元十四紀後,渤泥國王開始改奉伊斯蘭教,但在十三、四世紀間,中國元世祖忽必烈(Hu-bi-lie)滅宋朝後,建立元朝(1279-1368),版圖跨越亞、歐兩州。1292年元軍南征爪哇(Java),海軍往返經常路過渤泥。後來元軍遠征失敗,而對渤泥的影響卻不少,就是一批不少人馬長居渤泥。這是渤泥國王改信伊斯蘭教之前,中國人口、文化與宗教信仰仍續不斷傳入渤泥的概況。公元十五世紀以後改信伊斯蘭教,第一任蘇丹為阿拉伯爾達達(Alak ber Tata),亦稱摩罕默(Mohamed, 1403),傳其女兒嫁總兵黃升平(或王三品 Ong Sum Ping),而黃升平繼承為汶萊蘇丹世系第二代,伊斯蘭教名字為亞默(Ahmad)。

二、20世紀末的亞庇佛教 (2000-2018)

A.佛教團體

A1) 沙巴佛教會Persatuan Buddhist Sabah / Sabah Buddhist Association

二十世紀中,沙巴、砂拉越與西馬一起成立聯邦政府後才開始紛紛成立佛教團體。公元1972年6月13日,沙巴佛教會於亞庇正式註冊成立,因此可說是亞庇最早成立的佛教團體。

A2) 普陀寺 (Puh Toh Si)

1973年「亞庇佛教居士林」(Kota Kinabalu Buddhist Che Sze Lim)成立,1980年1月13日開幕。1977年興建了本州第一座氣勢雄偉,規模宏大,香火鼎盛的佛教寶剎──普陀寺,是本州馳名海內外的觀光景點之一,甚富於華人宗教、文化、藝術之珍貴價值。

A3) 慈音精舍佛法研修會(K.K. Tyer Ying Buddhist Research Society

1982年由張崇堅等成立。1986年1月21日,獲得州政府社團註冊局的批准,並禮請檳城三慧講堂竺摩長老為該會住持。該會於1996年在開始動工建造慈音寺活動中心,1998年落成,1999年正式開幕啟用。每週例常活動計有中、英文佛學班、念佛班、禪修班、讀書會、青年團、週日兒童班等,還有不定期舉辦各類佛法研修課程、梵唄班、敦煌佛像繪畫班、書法班等。迄今是亞庇市佛教團體中積極推動佛教教育的團體之一,各類活動皆相當頻繁。

A4) 馬來西亞佛教青年總會沙巴州聯委會(Young Buddhist Association of Malaysia Sabah State Liaison Committee

本市佛教發展,若論及屬全州性的佛教組織,則直到1984年該會成立開始。由當時總會長陳穎春,及總秘書梁國興召集第一屆州聯委會會議,直到現在,曾承辦、主催過無以數計的佛教各類型的活動,在本州是一舉足輕重的全州性佛教組織。

A5) 沙巴內觀智慧禪坐中心(Kota Kinabalu Vipassana Meditation Society, Sabah

1991年12月成立。這是本州首間純粹弘揚釋迦原始佛教教義,及內觀智慧禪法的佛教團體,也是首創以英文語系接引知識份子、傳佈佛法的佛教團體。多年來舉辦過無數次的禪修課程活動,成績斐然。

A6) 沙巴與納閩聯邦直轄區佛教基金會(Buddhist Foundation of Sabah and the Federal Territory of Labuan

1992年4月10日成立,這是第一個屬全州性非營利性質的佛教基金會。宗旨在於推廣及實踐正信之佛陀教義,以契理契機的善巧來宣揚佛法,提昇佛教徒的精神與道德,在經濟上贊助展覽會、演講會、康樂活動、工作營、研討會,或其他既合乎佛法、又利於身心的宗教或教育活動等。

A7) 亞庇慈濟基金會(The Registered Trustees of The Kota Kinabalu Charitable Foundation
緣起於1992年4月18日,亞庇一批佛教徒成立「行善團」小組,從事慈善工作。1992年10月13日申請註冊,同年12月21日獲得註冊成為信托局,後改名為「亞庇慈濟基金會」。發起人余觀保等,皆是本地虔誠的佛教徒,有感於社會上許多貧病交加、殘障等不幸人士,不分種族背景及宗教信仰,皆伸出援手與關懷。這也完全符合佛教教主釋迦牟尼佛教導人們慈悲喜捨,廣結善緣之精神。

A8) 沙大佛友聯誼會 (University Malaysia Sabah (UMS) Buddhist Society)

沙大侯秀英博士曾活躍於理大佛學會、馬佛青總會、與多屆全國大專佛法生活營、佛法研修等。2000年8月,與學子們共同成立沙大佛友聯誼會。其長期目標為通過聞、思、修、建立大專生對佛法的信解與實踐,對內有助大專生間法情的培養,對外又透過與沙巴當地的佛教團體(如寂靜禪林、慈音寺、Aloka House等)友好互動,培育護法情操, 令佛法久住世間。具體上設有佛法班、導讀班、培訓班,並有佛曲班、手語教學班、及在寂靜禪林的義工活動,讓學子們將佛法所教的十福業等善法實踐在生活中。

A9) Aloka House Sabah

位於Alamesra 的Aloka House Sabah,是2007年Aloka基金會創辦。已故的Dr K. Sri Dhammananda自1984年到沙巴州弘法,為許多來自星、馬英語教育、不諳華語的佛友提供學佛的機會。後由其弟子Bhante Mahinda專為社區、大專生及青年們設立這個開發身心靈潛力的中心。其宗旨是為為促進大眾福利與快樂,積極於宗教、教育、及福利事業,以期跨越種族與宗教的藩籬。舉辦活動包括佛法課程討論、佛經教學;誦經、禪修、教育、兒童、青年佛法班、社區服務、捐血、救災等。於2015年4月份在Kundasang的Masilau還建有名為Mitraville的禪修中心。

A10) 沙巴亞庇薩迦哲欽曲科密宗講修中心 

Kota Kinabalu Sakya Believers Association of Sabah; Persatuan Penganut Agama Sakya Kota Kinabalu Sabah

由於沙巴州少有藏傳佛教團體,為提供相應藏傳佛教之士一個修習交流的場所,薩迦派熱拉寺住持尼瑪吾薩仁波切授意劉奇偉(Lau Ki Wai)創辦之。此中心於2009年十月取得登記,並有喇嘛常住於中心,為佛弟子解答佛法問題;所辦活動包含法會、灌頂、灑浄、加持等。

A11)神山禪修中心(Mt. Kinabalu Mediation Society

成立於2010年5月9日,創辦人施真禪師,為發揚佛教的真理及思想,致力於推廣及傳授禪修的學習。透過禪修的學習,從而了解人生的苦、無常與無我,調整待人處事的態度,去除執著,以得輕安喜樂。為了佛教傳承與推廣,該中心每年二~三次禪修,包括四無量心、內觀禪等,由施真禪師指導。

A12)馬來西亞佛教弘法總會沙巴分會(Buddhist Missionary Society Malaysia Sabah, BMSMS)

2015年11月24日,由主席Richard Yong創辦,以弘揚佛陀教導、促進教內和諧為宗旨,舉辦各種活動,包含衛塞節、New Full n Full Moon Service, Dharma Talk等。

B海外國際性佛教組織的傳入

B1) 世界佛教圓覺宗沙巴學會(Persatuan Penganut Agama Buddha Kesedaran Sempurna Sabah / The Society of Buddhist of Perfect Enlightenment Sabah

此為第一個海外國際佛教組織傳入於本市。在此之前,大凡佛教團體,皆以本國或本地佛教團體號召而創立。臺灣智敏上師蒞臨沙巴弘法後,於1993年12月而促成。這是以藏傳寧瑪巴(紅教)傳承並糅合中國佛教各宗之長而成的系統。

B2) 國際佛光山沙巴協會亞庇分會(Persatuan Buddhist BLIA Sabah Dan Wilayah Labuan

1994年成立。1998年開始籌建該會於本州的第一座道場──「佛光山沙巴禪淨中心」(Persatuan Renungan Fo Guang Shan Sabah)。此中心不但是本州最大都市佛教道場之一,更是一所現代化的都市道場。成立至今,所舉辦的活動,在文教方面有佛學講座、佛光青年團、兒童班,修持方面有禪坐班、慈悲持素益身心、世界佛學會考等,每年亦派代表前往參加世界佛光大會,從中學習及吸取經驗。慈善事業包括援助貧困殘疾、慈悲愛心捐血運動、拜訪老人院、精神病院,參與其他文化社團活動,響應政府的呼吁,擴大教化,接引大眾等,深獲得各界認同與支持。

B3) 佛教慈濟功德會(Buddhist Tzu-Chi Merits Society

1996年8月由劉濟雨賢伉傳至沙巴亞庇。該會宗旨在於落實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發揚佛陀無緣大慈、同體大慈之心念,以慈悲喜捨之心起救苦救難之行,與樂拔苦。其活動範圍包括慈善、醫療、教育、文化(四大單元),以及國際賑災、骨髓捐贈、環保、社區志工(八大腳步)。該會為國聞名的佛教慈善團體,其會員並不囿限於華人或佛教徒。

B4) 九如圓覺宗禪修中心(Kiulu Retreat Centre) 

於2017年1月31日開幕。該會重於接引有意學佛者,推廣佛陀教育,以期如法實修實證,乃至開顯無上菩提。該中心是世界佛教圓覺宗諾那.華藏精舍沙巴學會的分部,離擔波羅里鎮(Tamparuli)僅七公里之遠,座落於羅谷村(Kg. Logub)路旁海拔1700尺的山邊上,後方有「世界和平吉祥塔」,共108座,每座3.3米高,名「一切如來心秘密全身舍利陀羅尼經塔」。時適逢阿育王造塔一千年,智敏金剛上師為紀念之,與當時有心建造佛塔的安虎生居士,共同發心建造,相當可觀。

C僧眾為主的佛教寺院

在亞庇諸多佛教組織中,多屬居士團體。純屬出家僧眾為主道場則有:

C1) 「大悲寺」(Maha Karuna Rama
繼恩比丘尼(Ven. Ji En)於1988年7 月成立,12月開始正式活動。在此之前,繼恩法師秉持悲願經常於本州各地區弘化,尤其一些偏遠小鎮,是本州第一位對卡達山(Kadazan)族人說法、也是首位常住本市及通曉英語佈教的出家人。

C2) 「淨覺寺」(Jing Jue Monastery
繼昌比丘(Ven. Ji Chang)1988年底創辦。法師1999年返西馬後,交由聖琳比丘(Ven. Sheng Lin)接管,改名為「沙巴臨濟宗觀音亭」(Guan Yin Ting Buddhist Center)。

C3) 「寂靜禪林」(Santavana Forest Hermitage
開印比丘(Ven. Kaiyin)於1998年12月28日成立,它是沙州第一所由僧團領導、重視教理與禪修的道場。十多年來曾於亞庇設立「行政中心」(Administrative Centre),方便都市人士親近善士,修學佛法。2017年12月購置了一棟三層的樓店屋做為新的「寂靜禪林教育推廣中心」,該中心擁有多重功能的應用空間,它既是繁忙都會人在憒鬧中讀書、品茶、瑜伽、書法、佛法及禪修的心靈加油站,更可作為年輕人學習成長的菩提園地。2018年4月23日開始初步的裝修工程,12月底配合二十週年慶典正式啟用。

C4) 彌陀寺
明典比丘創辦,座落於Jalan Maktab Gaya,至今已14年。(資料從缺)

C5) 慈心林

泉平比丘(Ven. Jotipala)於2017年5月15日,依南傳上座部佛教傳統創立,為促進宗教和諧及人文關懷,計畫推動佛教青年領袖培訓課程及具教育性活動。除以早晚課、靜坐共修、布施供僧、持戒、聞法、服務及恭敬中修福修慧外,更有週末兒童佛法班、青少佛法班、大專佛法班及成年佛法班、青少營、大專營、慈心禪、及心靈課程等。

結語

     綜而觀之,亞庇市佛教歷史的起源於甚早,可能在四、五世紀間,但後來十四至十九世紀之間五百年的發展過程可以說是很模糊的。

     沙巴佛教團體的成立較遲,還有諸多待努力之處。幸則大馬是重視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加上近十年來的經濟起飛與教育落實,帶動了本地佛教的一片欣欣向榮的氣氛,加之海內外佛教徒的關注與護持,促使本地佛教早日進入了就緒運作的階段。

     依我的觀察,亞庇已有不少佛團在硬體設備上已漸趨完善,我們應該是時候要培育和注入更多的佛教人才在教育、慈善、文化等各方面,而且不但要跨州與其它佛團互動,也要不時與海外佛教界保持一定的聯繫,不宜固步自封,把自己孤立起來。「僧在即法在」,祈望未來有更多人投入於佛教弘化事業,乃至發心出家,亞庇佛教界就在三寶具足情況下穩健發展。

主要參考書

  1. 臺灣地球出版社編輯部編《中國文明史》,1997。
  2. 邱新民《東南亞文化交通史》,新加坡亞洲研究學會出版(Singapore Society of Asian Studies),1984。
  3. 日本干潟龍祥(Ryusho HIKATA)《南方的佛教》。
  4. John. M.Chin, The Sarawak Chines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1.
  5. Berita Jabatan Pusat Sejarah, Kementerian Kebudayaan Belia Dan Sukan, Negara Brunei Darulsalam, 1990.

補充資料:

1.《高僧傳》卷3:求那跋摩,此云功德鎧,本剎利種。累世為王治在罽賓國。……至年二十出家受戒,洞明九部博曉四含,誦經百餘萬言,深達律品妙入禪要,時號曰三藏法師。……後到師子國(即今斯里蘭卡),觀風弘教,識真之眾,咸謂已得初果。儀形感物,見者發心,後至闍婆國(即今瓜哇),初未至一日,闍婆王母夜夢見一道士飛舶入國,明旦果是跋摩來至。……導化之聲,播於遐邇,隣國聞風皆遣使要請。時京師名德沙門慧觀慧聰等,遠挹風猷,思欲餐稟,以元嘉【編按:424年—453年】元年九月,面啟文帝,求迎請跋摩。……以元嘉八年正月達于建鄴(即今中國南京),文帝引見勞問慇懃。……春秋六十有五,未終之前,預造遺文偈頌三十六行,自說因緣云:已證二果。手自封緘,付弟子阿沙羅云:我終後可以此文還示天竺僧,。亦可示此境僧也。……文帝欲從受菩薩戒,會虜寇侵彊,未及諮稟,奄而遷化。以本意不遂,傷恨彌深,乃令眾僧譯出其遺文云:

「……諸論各異端,修行理無二,偏執有是非,達者無違諍……摩羅婆國界始得初聖果,阿蘭若山寺,道迹修遠離,後於師子國,村名劫波利,進修得二果,是名斯陀含。……」(以下為偈頌全文)

 

2《佛祖統紀》卷32:「宋朝來貢者。占城。三佛齊勃尼闍婆(CBETA, T49, no. 2035, p. 312, a18-19)

 

3.《佛祖統紀》卷36:「十一年。求那跋摩於南林寺立戒壇。為僧尼受戒。為震旦戒壇之始時師子國比丘尼八人來。……十二年。闍婆國入貢。表曰。宋國大主大吉祥天子。教化一切降伏四魔。」(CBETA, T49, no. 2035, p. 344, c24-p. 345, a5)

 

4.《佛祖統紀》卷52:「諸國朝貢晉武帝。扶南國遣使。進金佛象牙塔○安帝。師子國進玉佛像。高四尺二寸。宋文帝。迦毘羅國。師子國。訶羅陀國訶羅單國。闍婆國五國咸遣使入貢。」(CBETA, T49, no. 2035, p. 456, c24-28)

 

●經學者考證:
摩羅婆國南印度古國名
闍婆國今印度尼西亞爪哇

摩臘婆國(梵Malava)南印度古國名。位於鄔闍衍那國之西。又稱摩羅婆國、南羅羅國。《大唐西域記》卷十一云(大正51‧935c)︰

「摩臘婆國,(中略)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據莫訶河東南。(《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八)》p.5282.2)

 

◎附三︰高觀如〈中斯佛教關係〉(摘錄自《中外佛教關係史略》)

    斯里蘭卡和中國的佛教關係,開始見於文字記載的是公元四世紀間。據《梁書》卷五十四的記載,當時師子國(斯里蘭卡的古稱)王聽到東晉孝武帝(373~396)崇奉佛教,便派遣沙門曇摩航海送來四尺二寸高的玉佛像一尊,路上行了十年,義熙二年(406)才到達晉京(今南京)。這是中斯佛教關係的首次紀錄。

    東晉‧義熙六年(410),中國高僧法顯經印度到達斯里蘭卡島,看見有商人用中國產的白絹扇供佛。可見那時中斯兩國間早已通商往來。法顯在斯旅居二年,曾親往島上有名的無畏山、佛牙寺、支提(山)寺、摩訶毗訶羅(大寺)等處參學,並見到非常隆重的佛牙供養法會盛況和摩訶毗訶羅一位阿羅漢入滅火化的情形,還在斯求得《彌沙塞律》、《長阿含》、《雜阿含經》和雜藏等諸梵本回國。法顯在他所著的《佛國記》中記錄了當時斯國佛教的重要情況。

    ……又姚秦‧弘始中(409~413)鳩摩羅什在關中大弘佛法,時師子國有一婆羅門來到長安,和羅什門下的僧人比賽辯才(見《高僧傳》卷六〈道融傳〉)。據此可知東晉以來斯里蘭卡和中國的人員往來已很頻繁。

    ……. 其時印度高僧求那跋摩曾在師子國弘教,後到闍婆(今印度尼西亞爪哇),又由闍婆乘外國商人竺難提的海舶抵達廣州,於元嘉八年(431)到宋都建業(今南京)。(《中華佛教百科全書(九)》p.5539.2 ~ p.5540.1)

 

印尼佛教最早出現的文獻記載為晉‧法顯《佛國記》。西元412年,法顯由斯里蘭卡返航中國途中,突遇颶風,飄流至耶婆提(今爪哇島),並在該地停留五個多月。當時該國婆羅門教興盛,佛法則不盛行。《出三藏記集》卷十四載,印僧求那跋摩(377~431)曾留住於闍婆(爪哇)大弘佛法,闍婆國王母及國王先後歸依佛教,並使全國皆崇信佛法。印尼佛教乃於此奠基。430年,位於爪哇西部的訶羅陀國派遣使節至中國。由其奏文得知該國亦尊崇佛教。又,由473年、517年婆利國(巴里島)遣使上呈中國的奏書中,亦可得知該國已信仰佛教。此外,在斯拉維西西部出土的青銅佛像,為五世紀時作品,相傳是自南印度請來的。

    西元七世紀起,佛教在印尼開始興盛。據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載,室利佛逝(蘇門答臘)有僧侶千餘名。西行求法者皆停留此處一、二年,而後再前往印度。我國求法僧中以會寧、義淨、貞固、法朗、道宏等人與印尼佛教關係最密切。會寧曾於664 年至665年間抵訶陵州(爪哇)。並與爪哇人若那跋陀羅合譯《涅槃經後分》二卷。義淨則止留室利佛逝國(蘇門答臘)六月,學習梵語。其後,自印度返國途中,又居住室利佛逝六年,從事譯經及抄寫梵本經典等工作。所著《南海寄歸內法傳》、《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等即完成於該地。貞固、法朗、道宏等人則協助義淨於當地譯經。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四)》p.1896.2 ~ p.1897.1)

 

又考梁慧皎《高僧傳》求那跋摩預造遺文偈頌文,可推知其修學及證果次第與有部系有關:

 

勝妙眾生相  頂忍亦如是  是於我心起  真實正方便,

漸漸略境界  寂滅樂增長  得世第一法  一念緣真諦  

次第法忍生  是謂無漏道  妄想及諸境 名字悉遠離

境界真諦義  除惱獲清涼  成就三昧果  離垢清涼緣

不涌亦不沒  淨慧如明月  湛然正安住  純一寂滅相

……

諸論各異端 修行理無二  偏執有是非 達者無違諍

……

摩羅婆國界 始得初聖果 阿蘭若山寺 道迹修遠離

後於師子國 村名劫波利 進修得二果 是名斯陀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