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步入第廿個年頭的寂靜禪林,將於今年內舉行系列活動隆重慶祝廿週年慶,寂靜禪林住持開印阿闍梨日前配合在亞庇進行的一場「如何不墮惡趣」的佛法講座,特為「寂靜禪林20週年慶暨全國巡迴弘法」主持推介禮。

阿闍梨強調,廿週年慶是以採用孔子《論語.泰伯》中的「任重道遠」為主題, 以道出續佛慧命的責任重大,同樣要經歷長期的奮鬥。禪林十年前的十週年慶主題是「古道邊陬」,古道指佛教八正道,邊陬指邊地,以「邊地佛教」為警惕的意思。

阿闍梨指出,廿週年慶的系列活動將包括全國巡迴弘法、寂靜禪林在沙巴大學對面的ALAMESRA新置的教育推廣中心之開幕禮、禪茶書藝展、佛教藝術座談會及在斗亞蘭寂靜禪林舉行的慶典、佛教論壇和抄經等活動。

他說,全國巡迴弘法是於今年一月啟行直至九月間。弘法團隊包括住持本人及僧伽董事會成員開照長老、開仁長老、道一長老、禪戒比丘尼及禪正比丘尼。

僧眾們將分別到全國各地佛教團體去廣結法緣。 弘法系列活動主題為「正見增上、解行並重」,內容包括專題演講、福慧成長營、慈心一日修、佛隨念一日修等。

他表示,寂靜禪林的巴利文叫Santavana, Santa意指為已寂靜的、寂止的,vana是森林、欲望,也就是「寂靜的森林」、「欲望的寂止」,或就是學佛的終極目的:貪嗔癡的止息。顧名思義,寂靜禪林即是藉由實踐佛陀教法以達致煩惱止息、寂靜無為的一個道場。

寂靜禪林是「聲聞與菩薩道」並弘,重視僧信教育,解行並重。在經教與禪法上,主要依循上座部佛教的教學傳承,同時也吸取漢傳、藏傳佛教的優點。它對於同根生的各宗派源流皆予以尊重和學習,不拘於一宗一派。

寂靜禪林於1998年成功註冊為信托基金會。道場的運作由僧眾主導、信眾護持,並成立了「護法委員會」及「執行委員會」(現稱「四部一會」),以便更有效的推廣法務。

他說,寂靜禪林在這些年來,抱持著「實驗與改進」的態度,不管在僧信教育、組織管理、日常運作乃至活動籌備上等等,都一直努力地朝向制度化和穩定化,並且在「僧伽為導,白衣為輔」的原則下逐步演進。

寂靜禪林組織架構中有多個單位。「長老團」是最高領導層。自2017年始,「長老團」改稱為「僧伽董事會」,並從原有的比丘成員,再增加數位資歷較深的比丘尼。

「教育部」、「資訊部」、「庶務部」及「護法會」是落實禪林宗旨和理念之主力單位,協助管理層執行決策和推動法務。

阿闍梨表示,寂靜禪林在過去二十年來一直在積極培養人才,以投入弘護正法的行列,對象包括僧信二眾弟子。課程主要分為「護法培訓」與「弘法培訓」。唯因經驗不足,人力有限,至今仍有課程內容及師資等多方面有待改善。

寂靜禪林在前十年對建設禪堂、行政大樓、大寮、寮房、五觀堂、圖書館、講堂、法堂等工程皆已如期完成。 第二個十年則因為硬體建設經不起環境氣候的摧化、腐蝕,需進行各種搶修工程。

禪林於去年在亞庇Alam Mesra也購置一棟三層樓店屋,將充作寂靜禪林教育推廣中心,護法會目前正積極推行「百福八千」計劃,以籌募馬幣八十萬元之裝修費。估計推廣中心的啟用,將能發揮更多元化、現代化的弘教功能。

阿闍梨稱,東馬的沙巴、砂拉越之的佛教發展較西馬遲了約一百年,堪稱為「佛教邊地」。 寂靜禪林從1998年開山以來,未曾依靠經懺佛事來維生,這需感謝沙巴、全馬各地及國外的善信對「教育」的熱衷護持。禪林發展迄今,大約耗資了馬幣一千兩百多萬,這還不包括沒有記錄在財政開銷上的一些贊助經費。財力與人力,永遠是團體面對的二大挑戰。

他說,佛教教育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工作,不宜操之過急。禪林目前需要進行內部重組,它在推廣中心啟用之後,會有個周詳的計劃來執行對外的課程。

寂靜禪林辦教育,重教理也重禪修,對未來規劃活動時,將不貪速度快,不貪數量多,要注意以品質扎根,以便走得長遠。

他說,寂靜禪林未來應該凝聚對佛法有相同的愛好者在一起以產生更強的凝聚力,再做內部提升和培訓。繼續為大馬佛教培養弘法人員 –內修外弘、解行並重。

寂靜禪林重視 「僧信教育」,強調倫理,建立正見、修道次第和解行並重。解門上研讀佛教原典經論,行門上以「清淨道次第」做為依據,希望未來 可以培育出更多更優秀的「持教者」和「持證者」,以期朝向「正法久住」的宏大標的。

除了解脫道、菩薩道的示導,還有許多福業道的開示與實踐,鼓勵居士們廣修福業,累積資糧。

僧信的互盡本分,相互提升,俾使推廣僧信教育的寂靜禪林得以源源長流,令眾生常與三寶相遇,常以佛法為伴,朝向離苦得樂之道。

文/靜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