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禪林12月28日-30日舉辦3天的廿週年慶系列活動前一週,寂靜禪林方丈開印阿闍梨也前往台灣出席嘉義皓月精舍的廿週年慶慶典,也寫了一篇深有意義的祝賀短文,在此與大家分享!

晧月精舍二十週年 – 開印法師 序

我1990年到台灣,與如恒、如智二師於中壢圓光相識,這是與晧月精舍結下法緣的開始。我們都是圓光佛學院改制大學部的首屆同學,此外還有性實、本寂二師。當時大學部男眾同學就我們五位,因此被笑稱是「五比丘」。

除了性實法師平日忙於圓光寺務,我們每一學期每星期日都會聚集在一起研習佛法,不曾中斷。我們閱讀過印順導師《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清淨道論》,六種不同《律本》對照,以及中輟未完成的《成實論》。

1995年畢業後,我留院執教,翌年也去了新竹福嚴幫忙教務。在這期間,幾乎每星期五下課後就南下嘉義小住幾天,與如恒、如智、如範三兄弟暢談佛法、禪修,有時也會討論一些與中華文化相關的話題,如書法藝術等,星期日再回到新竹。多年來如此,烙下了深刻且美好的回憶。

卸下教務後,我們還曾經一起到緬甸四處參訪禪院,包括摩谷、孫倫、馬哈希、烏巴慶及葛印卡禪修中心,最後我們選定毛淡棉並依止帕奧禪師為業處阿闍梨。

台灣晧月精舍與馬來西亞寂靜禪林同在1998年創立(晧月似乎更早些)。從雛型到成型,如同嬰兒、小孩至中年,晧月精舍在佛法教育、禪修乃至書藝、茶道文化等方面皆不遺余力用心宣導和推動,迄今略具規模。

說實話,在臺灣辦佛教教育不靠經懺法會來「永續經營」是不容易的。在馬來西亞的寂靜禪林也一樣。尤其在草創期,在教界內就有長老、學長們曾私下對我表示經費來源方面的關心和擔憂。當然,晧月精舍、寂靜禪林很幸運地已成功以「低空飛過」之勢渡過了二十個年頭,說來不易,路途艱辛。

圓光穗道遺蹤影,遠渡參禪濟一帆。
故友故情多故事,平生平實不平凡!

我懷念已辭世的學友如恒比丘。也讚嘆晧月同參們一直秉持著平淡樸實的道風,它在「平生平實」中,讓大家看見了「不平凡」。願晧月這一份真摯,源遠流長。

今年(2018)年底,正值是嘉義晧月精舍與沙巴寂靜禪林同慶二十週年,我謹以回憶的方式略述幾句和祝福,為序。

20180924 開印於美國丹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