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7日,美國紐約州莊嚴寺迎來40多位中、美學員,開始7天的「四念住」密集禪訓。「四念住」,包含「身念住」、「受念住」、「心念住」、「法念住」四個方面,內容細緻扎實。在連續7天的練習中,禪修指導老師開印阿闍梨次第清晰地給學員講述指導了「四念住」的修法,讓學員得以全面了解「四念住」的整體。         

「四念住」中,「身念住」為基石。阿闍梨指出,我們身體的四大伴隨我們幾十年了,可我們卻未曾認識它,也未曾了解我們許多的煩惱都與四大的變動有關。而解決煩惱的下手處,就在如實知見四大的存在及其變動。在第一天的練習中,學員先用安般念攝心,培養正念、正知,和一定的定力來輔助觀。接著,學員進入四大分別觀(地大、水大、火大、風大),感知四大的特相。當認知到我們的身體不過是四大(及其所造色)的組合時,那種執身體為「我」和「我所」的習慣收到了撞擊,猶如登上高峰,卷雲​舒;又如懸崖勒馬,停、聽、看​本然,認識色法真相

認識四大的自相后,學員進入「受念住」的練習。「受」是四念住練習中的一個關鍵,是連接「身」和「心」的樞紐。十二緣起中輪迴的切斷點也是在「受」到「愛」這個部分。阿闍梨引用經典的話說,世間人都在追求樂受。我們喜歡某種事物,不是因為我們真的喜歡這樣事物本身,而是因為我們喜歡這樣事物帶給我們的樂受。學員學習觀察,「喜​受」和「憂受」是如何依著身體的「樂受」和「苦受」而變化,真切地體會到受無明驅使的蒙昧。那一刻,便如一盞智慧明燈,閃耀的片刻覺察,我是如此這般被我的感受帶著跑,屈從與它,盡至毫不懷疑。

以「受念住」為銜接,學員進入「心念住」的練習。學員學會觀察,我現在在「散亂心」中嗎?我現在在「貪心」中嗎?我現在在「嗔心」中嗎?我現在有「癡」、「無癡」?這整個從「身」到「受」再到「心」的過程,讓禪修者容易看到我們習性是如何串聯。從而,在煩惱生時,知道追本溯源,切斷煩惱的相續。

 

最後兩天的練習,學員從現觀身、受、心的不斷變動而現觀無常。而從這無常的體悟中,更穩固自己的心,逢喜而不飄然,逢憂而不消沉。

七天「四念住」的課程,緊湊而豐富。每一天,學員都精進地練習著。天還未亮,學員就起身前往禪堂。那時,夜幕寧而低垂,秋風涼而氣清。白露為霜,映襯星光點點;燈光橙橙,照耀道人明心。在與概念法的博弈中,體味到真實法的滋味。在習性勢能強大的壓迫下,激流勇進,得以逆轉,善莫大焉!

除了禪法的學習,此次禪七中,每天早上,都由禪戒法師給學員傳授八戒。禪戒法師在六天的時間里給學員分別解釋了每條戒律的緣起,持與犯的條件,讓學員理解持戒的意義和功德。每天下午,靜悅居士帶領拉筋十二式,讓學員舒展筋骨、動靜結合。靜瀾居士的即時翻譯,則讓英文學員也可以參與到這次禪訓中。

善知識的身教,更是學員們寶貴的課程。開印阿闍梨每一堂課,課前、課後都先頂禮菩提大長老。而大長老,則早早來到每一堂課,安靜地坐在下面聽講「晚輩」授課。善知識謙虛和恭敬的態度,美得如一幅畫,不輸於莊嚴寺的秋葉之美。

 

有學員把阿闍梨的教導,比喻成母親將食物嚼爛,一點一點餵給幼兒。愿修習「四念住」的「幼兒」們,接受這「法」的食物后,能在「四念住」修習中茁壯成長,將智慧磨成一把利劍,斬斷煩惱,勢如破竹。​

最後,不忘了感謝美國佛教會會長菩提長老促成此次禪七,​莊嚴寺方丈​慧聰大和尚的支持,​繼旭法師鉅細靡遺、事必躬親的協調,​以及​常住僧眾和義工們的護持才使得禪七可以圓滿​進行。

SādhuSādhuSādhu